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25章 严重核辐射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4714 2019-06-10 20:54:25

  赵诚斌心急火燎,连跑带颠地直奔第九实验区次元空间物理实验室。

  其实,像这种成天与微不雅粒子和异度空间打交道的实验室,随时都可能发生异常,在国际上也不乏诸多先例。

  这已经是这个实验室自成立以来发生的第五次异外。第二次变乱时一名助理牺牲。仅在一年前发生的第四次变乱中,两名学生受到了较重的核辐射,致使身体组织遭受到大规模破坏,免疫功能几乎丧失,至今还活在无菌仓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次元空间物理实验室外面已经围了不少人,有老师也有学生,还有几位实验区的领导。不过,包孕郝尚智、郭一鸣在内的所有人,全都站在离实验室的大门比较远的地方。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纷纷,像是在争论着什么,时不时有人用手指指实验室的门口。

  实验室防辐射门紧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乱。

  “赵校长!”实验区的几位领导见到赵诚斌,赶紧迎上几步跟他打招呼。

  赵诚宾冲大家摆了摆手,小步快走,直接来到郭一鸣跟前。

  郭一鸣和几名助理正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叹气。郝尚智、简仕良、郑功、朱耀祖及他们的助理和学生们,都围在周围。

  郭一鸣表面上没什么问题,只是眼睛发红,脸色暗然。旁边的两名助手的脸上都挂了彩,一名学生的手像是受伤较重,已经被厚厚的纱布包裹起来。

  一名中年男医生正在为两名助手处理脸上的伤口。饱蘸了酒精的卫生棉迅速擦过血淋淋的伤口,那名助手仅仅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肌肉跳了几下,牙关紧咬却是一言不发。

  赵诚斌见他伤得不重,悬着的心这才落地。

  “老郭,情况怎么样?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郭一鸣眉头紧皱,眼中蓄满了泪水,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超中子源的气冷罐发生爆炸,我还好,就是他们几个都受了伤。还有小车,小车还在里面。唉!”

  赵诚斌听说还有人被困在里面,面色立刻一紧,焦急地问道:“为什么不抓紧时间把他抬出来?搜救机器人去哪儿了?”

  郝尚智连忙接口道:“校长,中子源发生装置的安全罩被破坏,产生了裂纹,老郭他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强核辐射,需要马上抢救。刚才急着撤离,没找到车子轩,所以……”

  “搜救机器人送去大修了,还没送回来。并且,并且车子轩所在的位置十分狭窄,搜救机器人根本过不去。”赵子澜将手掌伸到校长面前,手掌上空显现出实验室里的立体影像,只见东子轩正躺在一处狭小的地方,周围是各种设备,若想进营救只能靠专业人员。

  “所以你们就丢下他不管了,只顾着本身逃命?”

  赵诚斌冷声责备道,但是如果现在再找人进去搜寻,势必要穿防护服才成。好的防护服都在次元空间物理实验室里,因为跑得匆忙没有带出来。

  宗勖忽然说道:“校长,让我进去看看吧!”

  赵诚斌回头看了看他,神情凝重地道:“不可!现在里面的核辐射很强,不穿专业防护服绝对不克不及进去。”

  但是,没有防护办法的人长时间表露在里面,将必死无疑。“可是!校长,没时间了,等专业防化队来了以后,一切都晚了!”

  “那也不克不及再让你进去冒险!”赵诚斌厉声道。

  “来了,来了!核辐射探测仪到了。”一名学生飞奔而至,手里拿着块探测仪表。

  宗勖过去一把抢过探测仪,转身快步向实验室的门口走去。门外的辐射量微乎其微,还在正常水平。

  “门外辐射正常,请把门打开!”程宗大声嚷道。

  郝尚智望着赵诚斌,迟疑道:“校长!”

  赵诚斌冲程宗勖大声道:“先探测一下门内的辐射量,如果不可千万别勉强!”

  “好!请开门!”

  郝尚智冲旁边的赵子澜点了点头,赵子澜通过遥控器启动了实验室的大门。

  门开了个缝便停住了。宗勖将探测仪放进门里,探测仪的显示屏上的数字微微抖动了几下,仍旧停在很低的水平。

  宗勖大声报告了辐射量,要求将门完全打开。赵诚斌不安心,走过去看了一眼探测仪上的数字,见实在像程宗勖报告的那样,点了点头。

  “多加小心!如果发现辐射太强,不要勉强,立即撤出!”赵诚斌叮嘱道,又伸手拍了拍宗勖的肩膀。

  赵诚斌走回郝尚智等人的身边后,神情严格地道:“开门!”

  门完全开启后,程宗勖闪身走进门里。手机忽然响起,“赵子澜来电,请问是否……”

  “接通。”

  电话里传来赵子澜的声音,“程宗勖,我现在通过内部监控影像引导你顺利找到车子轩。”

  越往里走,核辐射量渐渐增加,但宗勖知道他的身体还可以承受。在赵子澜的指引下,程宗勖顺利地找到了躺在地上的车子轩。同时,探测仪的数据也已经突破了严重辐射级别,达到了强辐射等级。

  但是,程宗勖并没有按照赵校长的话自撤出,而是迅速地背起地上的车子轩沿着原路快速奔出了实验室。

  赵诚斌等人全都围了过来,刘本立迅速查看了下车子轩的生命体征,就目前看情况还好,只是被气流击中,后脑撞击造成的昏厥罢了。但是,这只是表面现象,核辐射造成的伤害还没有显现出来。

  刘本立查看了下核辐射探测仪的记录,发现最高强度已经达到强度核辐射等级后,不自禁地摇了摇头,知道车子轩已经凶多吉少。就连来去匆匆的程宗勖也需要进行不雅察抢救。

  “情况如何?”赵诚斌焦急地问道。

  刘本立摇了摇头,叹惜道:“唉!很不乐不雅。就连这小子也需要进行住院不雅察,然后再进重症监护室。”说着用手指了指程宗勖。

  程宗勖无所谓地笑了笑,对刘本立说道:“安心吧,刘大夫,我的体质跟一般人不一样,不会有事的。”

  “你先别嘴硬,比及了病院诊断之后再说。”赵诚斌喝斥道,“看来第九实验区的搜救机器人应该再填置两个备用。”

  “宗勖!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干嘛?”舍友白建军拖着深红色的行李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给!你这箱子里有什么?”

  程宗勖接过箱子,没急着打开,而是先为白建军讲解了赵校长。白建军赶紧跟赵诚斌打了声招呼,赵诚斌冲他点了点头。

  众人都很好奇地望着程宗勖手里的箱子,难不成他早就知道今天会住院,提前把行李都准备好了?

  只见程宗勖打开行李箱后,从里面取出一瓶红星二锅头,打开瓶盖,倒满一瓶盖后,放到嘴边仰头喝干。连喝了三盖后,昂首望了望郭一鸣等人,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又将酒瓶盖好,放回了行李箱。

  郭一鸣同郝尚智两人对望了一眼,心里都不明所以。本来见到程宗勖挺身而出冒险救人,他们都很钦佩,觉得这小子倒是个人物,有股子大无畏的精神气概。现在见他这么不分场合的随便喝酒,心中的不悦陡然间又提高几分。

  “喝酒压惊!我怎么没想到啊!”白建军冲宗勖挑了挑大拇指。

  宗勖微微一笑,冲着众人解说道:“这不是酒,而是玫瑰雨露,闻不到二锅头的味道吧?”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实在没人闻到酒精的味道。郝尚智和郭一鸣暗骂本身糊涂,怎么见到酒瓶就必定人家是在喝酒呢。只不过,这玫瑰雨露又是什么饮料啊?

  白建军嘿嘿笑道:“什么玫瑰雨露,玫瑰上的露水,那不还是水嘛!有个鸟儿用?”

  “用处大了!回头再跟你说。”宗勖看到远处的救护车已经进了学校大门,正朝他们这里开过来。

  救护车总共来了一辆,是郭一鸣专为车子轩叫来的。

  医护人员用软床将车子轩抬到车上,救护车便飞快地开走了。

  赵诚斌立刻叮嘱,次元空间物理实验室的所有人员,全部上车赶往京南大学附属病院。要求所有人都要留院不雅察一周,尔后经过体检确定没有问题的才能出院。

  京南大学附属病院的院长赵诚胥已经接到赵诚斌的电话。郝尚智、郭一鸣及程宗勖等人一到,赵诚胥亲自出来接待。郝尚智、郭一鸣等都与赵诚胥是老熟人,免不了彼此冷暄一翻,无非是些场面上的话。

  赵诚胥叫来了外科主任及两名最好的外科医师,将大致情况作了简单讲解,叮嘱他们马上安排床位并立即进行各项检查。

  经过量血压、抽血、B超、CT、X射线、尿液等各项检查,五位老教授除了有些高血高、高血脂等这些老年疾病外,永久倒没什么大问题。十几名助手除了有几个人带点脂肪肝外,多数都处于亚健康状态,失眠、多梦、盗汗等等。学生傍边多数都是睡眠不足,被要求平时要多注意休息。只有程宗勖一个人的各项指标都处于非常健康的状态。

  至于大家有遭受过强核辐射的,只能先不雅察几天,然后再视个人的具体情况而给予进一步治疗。

  郭一鸣很关心车子轩的情况,于是叮嘱另一个学生肖雨师去重症监护室那边打听一下。

  肖雨师答一声,转身出了病房。

  郝尚智忽然想起一件事,对郭一鸣道:“老郭!还是赶紧通知车子轩的家长吧!”

  “对对!我都急糊涂了。噢对了,你们这些小年青都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安然。”郭一鸣举一反三,言罢启动手机,翻出车子轩父亲的电话直接播了过去。

  嘟……嘟……嘟……

  电话那头传来车子轩的父亲车晓冬的声音:“喂!郭老师啊!您好,您好!”

  “哎……车先生您好!呃……”郭一鸣迟疑了,想言又止。

  “郭老师,是不是子轩又犯什么错了?不要紧,您就直说好了。回头我饶不了阿谁小兔崽子。呵呵!”

  车晓冬以为儿子又闯祸了,气不打一处来,提高了音量向郭老师下包管。

  郭一鸣眼圈泛红,眼睛里已经罩了层薄雾,顿了顿才说道:“车先生,老郭对不起你啊!子轩受伤了,不过您先别……”

  “啊!子轩是怎么受伤的?伤哪儿啦?严不严重啊?”

  “您先别太着急,医生的诊断还没出来,到时候我第一时间通知您。”

  “请问子轩现在哪家病院?病房号多少?我跟他妈这就过去。”

  “噢!是我们京大附属病院,病房是……呃,一直在做检查,床位还没定下来呢。”

  郭一鸣并没有直接告诉他车子轩已经进了重症监护室隔离治疗,而是扯了个谎。其用意十明显显,旁边的人都很清楚。

  傍晚时分,车晓冬夫妇由津门驱车赶到了京大附属病院。

  病院门口,郭一鸣在郝尚智及肖雨师等的伴随下,迎接车子轩的父母。

  冷暄已毕,车子轩的母亲林凤芝在人群中没有见到儿子,一颗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儿。

  “郭老师,我儿子车子轩呢?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出来?”林凤芝忍不住问道,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

  郝尚智上前一步,用手一指程宗勖道:“噢!是这样,这就是救了车子轩的那位同学,叫程宗勖。”

  车晓冬和林凤芝的目光同时聚焦在程宗勖的身上,子轩既然已经被人救了,至少说明应该没有生命危险,难道受了重伤,夫妻二人同时紧张起来。

  “同学,谢谢你!谢谢!”一脸无奈的车晓冬连声道谢,伸出手来与宗勖握手。

  程宗勖赶紧上前一步,伸手拉住他的手,道:“叔叔阿姨好,车子轩永久没有生命危险,刚才听说已经恢复了意识,只不过……呃……”

  “只不过什么?”林凤芝急切地问道,只觉得身体正不自觉地微微颤抖。

  宗勖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只不过车子轩的身体表露在强核辐射环境里时间较长,必定会对身体健康造成必然的影响。”

  “郭老师,他说的都是真的?”林凤芝望着郭一鸣,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滚了下来。

  郭一鸣点了点头,神色黯然道:“你们也不消太害怕,我们病院的医疗设备和医治经验都是国内顶尖的,我想子轩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林凤芝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身子一栽,扑倒在丈夫怀里。车晓冬同样觉得有些天旋地转,闭上眼睛让眼泪流出了眼框。

  宗勖忽然说道:“叔叔阿姨,就算医生没有办法,我还有办法,所以你们不消太着急。”

  郝尚智听说他有办法,简直气都不打一处来,喝斥道:“你不吹牛会死呀?什么话都敢说!”

  车晓冬夫妇并没有理会程宗勖的话,他们也认为宗勖是在吹牛,因为强核辐射造成的伤害还没有哪个国家治得好。

  肖雨师冲夫妻二人道:“叔叔阿姨,我先带你们去看看子轩吧!”

  夫妻两个都点了点头。于是肖雨师便领着他们去了重症监护室。

  经过几天的不雅察,郭一鸣及三个助手,再加上肖雨师和另一各女生朱献苓,及事发时正与郭一鸣探讨问道的简仕良,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头晕、恶心,氧气供应不足等症状,明显是核辐射造成的伤害已经对他们的身体健康造成了影响。

  于是,郭一鸣等人都被送到重症监护室隔离治疗。

  反倒是程宗勖,受核辐射照射时间长度虽然仅次于车子轩,但是经过医生的再三检查,最终认定他的身体健康状态良好,还需继续不雅察。

  一周时间过后,除车子轩、郭一鸣、简仕良等几个重病号外,其他人全部出院。

  “程宗勖,虽然说到目前为止你的身体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可能是由于你的体质异于常人吧。因为你受到强核辐射的时间比别人都要长,所以我意见你还是再留院不雅察一周。”

  主治医师秦钟凡对程宗勖的体质感到非常好奇,于是特地请他留下来做进一步的调查。

  宗勖眼睛转了转,大概猜到了他的想法,微微一笑,点头道:“多谢秦医生,我也觉得应该再不雅察几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