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79章 满月酒你来办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522 2019-07-26 17:29:36

  对话结束后,程宗勖跟朴妍殊道别。程、杨、费三人回到接待科,叫上东晓宇出了汉城监狱。

  由于杨氏父子还要去见东岳军,所以费东寰先行告辞回去了。

  杨戴利对程宗勖说,如果没什么别的事,不妨一同去见见东岳军。宗勖正好也有几个问题想向东岳军请教,便同意了。

  于是三人一同乘车赶回市区。

  车子刚进入市区没多久,程宗勖的手机响了起来。

  “嘟……嘟……嘟……”

  宗勖低头抬手一看,腕上显示:江淑华来电。

  “接通!”

  电话里果真传出江淑华动听婉转的声音,“喂!宗勖吗?我是江淑华。”

  江淑华并没与程宗勖约在外边见面,而是直接请他到家里共进午餐,顺便还要跟他协商一件事情。

  程宗勖虽然没有主动给她打电话,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想见江淑华。

  第19区,环城公路内侧莲岛江畔的莲岛江苑小区里面的中档住宅区。

  岳母阮心谊满脸笑容地打开房门,把程宗勖让进客厅。

  “阿姨,您好!”

  宗勖进门时,礼貌地冲阮心谊打招呼。

  他是头一次到本身的房子里来。举目向四周上下不雅察了一下,但见无论是沙发茶几地毯还是窗帘,以及墙上地面的装扮安排,不管是款式还颜色都非常令人满意。

  程宗勖心中暗想:“车子轩的父亲果真有心,回头还得再谢谢人家。”

  阮心谊让他在沙发上坐下,把一盘事先洗好的水果往他跟前推了推,扭头冲楼上的卧室喊。

  “淑华!快下来,你看看,谁来了!”

  江淑华正在楼上,早听到是程宗勖进来,她唯一害怕的就是拿不准他的态度。是以一直坐在椅子上望着熟睡的女儿,没动地方,想先听听宗勖的语气。不想母亲没跟宗勖说上三句话,便直接喊她下去。

  其实,阮心谊倒不是不想跟姑爷好好唠扯唠扯,拉拉家常什么的,又害怕哪句话说不好,得罪了他。她虽然老于世故,一时倒也想不出该怎么把一个歪理掰扯直。

  江淑华扯过一件披肩搭在肩上,步出卧室,隔着栏杆望了望坐在沙发上的程宗勖。江淑华没有急着跟宗勖打招呼,顺着楼梯安步当车地下楼,心里思量着该怎么跟他说那件事。

  程宗勖侧目不雅察了眼江淑华,微微一笑,扭头问岳母阮心谊道:“阿姨,你们搬过来多久了?”

  “啊,有四个月了吧!具体的日子都记不清了。”

  阮心谊不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只是小心地回答着。

  宗勖点了点头,“您老身子骨看起来还行,家里没请个保姆吗?”

  “没有,没有。”阮心谊连连摆手。

  此时,江淑华已经走完楼梯,在程宗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妩媚地眨刺眼睛,跟着微微一笑。

  “如果你想骂我的话,我只能求你小声点儿,别吵醒我的孩子。”

  江淑华的肚子还没有完全恢复,仍旧穿着背带裤,上身一件粉红色小背心,披着披肩,本就十分诱人的事业线此时变得更加迷人。

  程宗勖当然不会骂她,想起两个人在一起时的朝朝暮暮,心中立刻柔肠百转,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傲视许久,忽然很认真问道:“你可曾后悔过吗?”

  江淑华微微一怔,有点不明所以,脸上的笑容则丝毫未减地蹙眉问道:“你指的是那方面?对你,还是对他?”

  宗勖盯着她的脸,缓缓摇了摇头,话锋一转,“那张结婚证呢?拿来给我看看。”

  江淑华扭头望了望母亲阮心谊,阮心谊赶忙道:“在楼上呢!我这就上去拿下来。你们接着聊,接着聊。”

  宗勖想了想,继续问道:“孩子的名字叫什么?”

  “噢!叫程江谊俪。友谊的谊,天生俪质的俪。”

  江淑华语气平淡地说道,跟着冲宗勖挤挤眼睛,脸上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想看看他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的反应。

  宗勖闻言先是一楞,跟着笑笑,问道:“这个名字,你是听谁说的?”

  “当然是向酉雪了。”江淑华笑哈哈地道,跟着倒了杯牛奶捧在手里慢慢地喝着。

  见程宗勖许久无语,忍不住问道:“你就不想问问她为什么这么好心替我的女儿起名字吗?”

  其实,江淑华不知道,程宗勖之所以不说话,就是不想问这个问题,更不想听江淑华亲口告诉他答案。

  不料,江淑华瞥见母亲正鄙人楼,急于把话说完,不等程宗勖开口,挺了挺上身,用略带自豪的口吻说道:“我跟她签了一份协议,是关于……”

  “好啦!不消再说了。”宗勖猛然开口打断了她,没有让江淑华接着把话说完。

  程宗勖不消问也知道这份协议的内容,里面必定包含着一笔价值不菲的交易,并且江淑华早就已经找好了备胎。

  阮心谊将一只牛皮纸袋递给女儿,江淑华接过纸袋取出三本红色的证件看了看,欠身将其中一本递给程宗勖。

  宗勖接过来见表面上印着“结婚证”三个字,忙打开看了看。他自然听杨戴利讲解过,像这种奥密结婚证与民事局所签发的那种一般证件从外面是看不出区别来的,只有用保密单位专门配发的量子密码扫描仪才能进行辨别。

  “你该不会是在怀疑这本结婚证是假的吧?”江淑华见他将结婚证拿在手里反复把玩了很久,忍不住问道。

  “我去民事局找人查过了,是真的,并且千真万确!”

  “呵呵!”

  宗勖淡淡一笑,“不过,淑华!我要提示你一句,凭这张结婚证,你如果想离婚的话恐怕不容易啊!如果我不同意的话,你是离不了的。”

  谁料,江淑华听到他这句话后,白皙俏丽的面庞上面不但没有出现任何忧虑的表情,不和露出一丝激动的神色。

  “那好啊!能守着你过一辈子,我也认了!谁叫你是我最爱的人呢!”

  江淑华美目半闭,一半调侃一半真话地说道。

  程宗勖笑笑,然后欠了欠身正色道:“阿姨才是最爱你的人,更该是你最爱的人!”

  江淑华整个人立刻一楞,蹙了蹙眉头,跟着展颜一笑,低声道:“人家说的是爱人好吧!老古董!”

  既然程宗勖现在是她的合法丈夫,所以江淑华自然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毫无顾忌可言。

  “呵呵呵呵!”

  程宗勖怕吵着孩子,捂着嘴一阵大笑,“我才不老呢!记住我的话,任何时候都要把母亲放在第一位,珍视而善待之,能给你带来庞大的好处。”

  江淑华回头望了母亲阮心谊一眼,凝眉想了想,展颜道:“什么好处啊?”

  宗勖冲她摇了摇手,“你就别瞎猜了,我不说你是永远猜不到的!”

  “那你倒是快说啊!”江淑华扭着上身,扁着一张小嘴急道。

  程宗勖抬手指了天花板,深奥兮兮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江淑华假装愠怒,娇嗔笑骂,“我呸!我呸呸呸!我看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吧!”

  经过一阵打情骂俏,江淑华又恢复了原先活泼开朗的性情。

  阮心谊见这个姑爷如此看得开,也放下心来。

  她告诉宗勖,距谊丽的满月还有三天时间。本来依着她的意思,只让女儿将程宗勖请回家里,再把儿子也接回来,一家人吃顿饭就算过了。

  谁知跟女儿协商了几回,江淑华非要多请几个客人来家里,并且她的名单里面除了程宗勖和他的父母外,还必需要有向酉雪,其他的便由程宗勖这位男主人来决定。

  “满月酒你来办吧!”

  江淑华笑哈哈地冲宗勖说道。既然他已经知道了那份协议的内容,并且并没有表达任何反对意见,就代表默认了,那么他自然也应该尽到一个养父的责任。

  “那好吧!”

  宗勖蹙着眉点了点头,颇有点不情愿地道:“我办就我办,不过钱可得由你来出。同意的话,就把孩子抱下来,我现在就给我爸妈打电话。”

  “好啊!”江淑华应声道,同时示意母亲上楼去把谊丽抱下来。

  继而江淑华又略显担忧的问道:“你爸妈如果知道了,会不会接受不了呢?”

  她的害怕非常有道理。试问,哪个爷爷奶奶知道了孙女是外人的孩子后,还能高兴的起来呢?

  程宗勖并没有急着回答她,而是等阮心谊把孩子抱下来后,盯着谊俪红扑扑的小脸仔细看了看,眯着眼点了点头。

  “不要紧,我看这孩子长得倒是挺像她奶奶,相信我妈见到她以后必然会格外喜爱的。”

  江淑华和阮心谊母女登时满脸的不可置信,对望了一眼,全都不明所以。

  但是,更令她们不敢相信的是,程宗勖在播通了父亲程卫国的电话后,竟然毫无隐诲,将前因后果道了个明明白白。

  宗勖最后还将谊丽的影像发送过去,并问父亲像不像本身的母亲徐霜华。

  电话里的程卫国皱着眉头思考许久,好半天才淡淡一笑道:“实在有点像。”

  其实,出于职业本能,他已经猜到程宗勖这明显是在变相询问当年的那件事情是否属实。

  接着,宗勖又拜托父亲必然要同母亲一道来京城,本身就不单给母亲徐霜华打电话了。事实则是,他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跟母亲说,所以便将这个难题直接推到了程卫国的头上。

  程卫国见儿子既然已经洞悉了一切,只得直爽地点头同意了,告诉宗勖他母亲那边由本身去说,并且会把握好分寸,随后便挂了电话。

  继而,程宗勖又别离邀请了向酉雪和萧箫这两个江叔华的好闺蜜,接着便是车子轩。毕竟这套房子本是车晓东的产业,为酬谢宗勖对车子轩的救命之恩才赠与他的。

  “呵呵!”

  江淑华猛然干笑了两声,冲宗勖挤挤眼睛,促狭道:“我敢包管,过不了两个小时,向酉雪就会火急火燎地赶过来。”

  “嗯!”程宗勖会心地笑笑,“她一直都对你安心不下。”

  “呸!”

  江淑华脸一红,漆黑的眼眸中放出两道异样的神彩,跟着习惯性地伸手在宗勖的腰里拧了把,“我看是不安心你吧!”

  “哎哟!”宗勖吃痛,故意叫了一声。

  如江淑华所料,两个小时之后,不仅向酉雪来了,萧箫也来了。

  向酉雪对江淑华和程宗勖都不安心,生怕这两个人一时兴起假戏真唱,那她可就是陪了先生又折房。

  萧箫则是奉了唐冯梅雪的命令特地赶过来的,周乘龙和唐冯梅雪都对向酉雪不安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