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106章 掌柜的手艺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543 2019-08-11 12:54:29

  刘管家听他俩一唱一和地连番奚落,早就吓得面如土色,身体便如筛糠般抖了起来。

  他想过去给主子请安,一来身体被二人架住根本动不了地方,二来就算两个侍卫松开他,他也很难走得了路。

  旁边的一众家丁自然早看见家主正和鲁国公世子一起喝酒,虽然以前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但今时不同往日,一个个吓得“扑嗵”“扑嗵”全都趴在地上,闭着眼睛大气也不敢出。

  他们这些人都是刘管家带出来的,自然事事都听刘管家的。所以现在闹出这么大事儿来,那后果自然也应该都是刘管家本身去扛。

  这时,就见程进勇冲两个侍卫又使了个眼色,二人急忙架着刘管家走过去。“扑嗵”一声,刘管家在被两人松开后,直接跪在地上。

  “老……老奴,给王……王爷,世……世子,请,请安。愿,王……爷和世,世子,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言罢,磕头如捣蒜。后面的一众家丁,也都跟着鸡啄米般地磕起头来。

  “呦!这不是刘管家吗?这是咋地啦?来人啊!快叫刘管家起来回话。”程进勇装作不经意地一回头,然后故意冲着身边的人说道。

  两名侍卫听到叮嘱,急忙俯身把刘管家扯起来。

  刘管家低着头,声泪俱下。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程进勇明显是要把他往死里整,不然凭着自家王爷平日里脆弱的性情顶多也就是斥责几句了事。

  程宗勖看了看他及后面众家丁的模样,记在心里,然后冲后面的家丁喝道:“全都给我过来!”

  众家丁跪着爬了过来,却没有人敢昂首往上看一眼。

  郝尚智及两名小分队队员哪见得了这个,郝尚智面色难看地冲程宗勖道:“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宗……呃,总不克不及当着店里这么多人处置他们吧!依我看,还是先让他们回家,交给家里人把守,等你回家以后再行发落也不晚。”

  “这……”程进勇面上一急,但既然程宗勖的老师说话了,他也只能嘎巴了几下嘴没有再说什么,扭头望着宗勖,听他怎么说。

  宗勖淡淡一笑,学着适才程进勇教训店里伴计的口吻,朝着刘管家及一众家丁道:“既然先生替你们求情了,你们就照他白叟家说的,先回家去吧!”

  既是就坡下驴,同时他也不克不及真地处置他们,毕竟他不是真正的晋王李勉。

  此时,程宗勖只想尽早打发了这帮人,回头也不想到长安城里逛了,明天跟车老板协商一下,直接去终南山等着小分队的众人。

  他扭头与老师对望一眼,互相点了点头,明显郝尚智也是这个意思。二人计议已定,程宗勖回头朝着站起来的众家丁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快走。

  刘管家及众家丁立刻如遇大赦,心里都乐得屁滚尿流,当下无人再多话,刺眼间连滚带爬地跑了个干干净净。

  程进勇望着这群人远去的背影,觉得很没意思,摇了摇头起身告辞。程宗勖自然不敢有丝毫挽留,与他拱手道别。

  但是,令程宗勖等始料未及的是,程进勇并没有走出客栈,而是直接到了楼上,随便捡个房间倒头睡了。

  郝尚智见没了外人,大家也都没怎么吃,急忙招呼着赶紧吃几口,回头再换一家店,别等明天这个鲁国公世子醒了,再拉着程宗勖进长安城,那样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程进勇刚刚上楼后,掌柜和刚才那两名伴计又屁颠屁颠地从后面走出来,并且每人手里都托着一只大木盘,木盘里面盘盘碗碗都是刚出锅的上等佳肴。

  张掌柜举着木盘冲程宗勖深深一躬,满脸陪笑道:“小人见过王爷!小人刚才有眼不识金镶玉,实在是罪该万死!不敢求王爷的原谅,只求王爷在小人临死前再尝尝小人的手艺。只要王爷觉得好,小人泉下有知也算对得起祖宗了。”

  程宗勖赶紧起身扶了他一把,笑道:“张掌柜太客气了,那都是鲁国公世子开玩笑的,我可不是什么王爷。”

  “对对对!我们就是过路的,等会就走,今天晚上就不再你这儿住了。”郝尚智急忙跟着附和道。

  言罢,扭头冲两位队员叮嘱道:“你们先去楼上把东西都拿下来,一会儿吃完了,马上走。”

  张掌柜和两个伴计闻听,立刻吓了个半死,“扑嗵”“扑嗵”“扑嗵”全都跪在地上。不过,他们倒还算专业,手里的托盘竟然纹丝没动。

  程宗勖见他们吓成这个样,不免心中好笑,只得安慰他们几句:“掌柜的快起来吧!就依你,这菜如果真合我的口胃,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你看怎么样?”

  “是是是!只要王爷您高兴,只要您高兴。”

  张掌柜如遇恩赦,赶紧招呼伴计起身,把托盘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后,先过来将程宗勖他们这桌的残羹冷炙撤到别的桌子上,再将托盘里的盘碗整整洁齐地摆上。

  他对本身的手艺是有信念的,因为来来往往的达官显贵们,凡是尝过他的手艺的还没有几个人说不好吃的。

  摆完之后,张掌柜弯腰立在一旁,等着程宗勖动筷子。

  宗勖拿起筷子,伸手在一盘酱香鸡翅上捅了捅,又将筷子头放在鼻端嗅了嗅,赞道:“外焦里嫩,肥而不腻。好一盘酱辣鸡翅!”

  接着在又在一盘松鼠鱼上夹起一块肉来,送到项尤雪嘴上。

  尤雪嫣然一笑,张口含在嘴里,体会了半晌,咋叽了几下嘴,赞道:“酥松爽滑,这是开花鱼吗?”

  张掌柜赶紧上前看了一眼,接着后退一步,小心地回道:“回姑奶奶,这是松鼠鱼。”

  “呵呵!”程宗勖微微一笑,又换了一副新筷子,招呼大家赶紧吃饭。

  项尤雪直接把那盘松鼠鱼端到本身跟前,吃起了食。郝尚智等人均是无奈地笑笑,摇了摇头,谁都不好意思跟她争。

  张掌柜站在一边,瞧在眼里,暗中直吐舌头,心想“这位王爷的脾气还真是不懒,但是这位没过门的王妃可就给人一种山野村姑的感觉了”,跟着微微摇了摇头,替王爷不值。

  程宗勖等均是胃口大开,说话间吃了个脑满肠肥。起身后,宗勖冲张掌柜淡淡一笑。

  “掌柜的手艺很好!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回头老王妃做寿,届时还要请张掌柜上门露几手哈!”

  张掌柜被宠若惊,连连打躬,“是是是!只要王爷知会一声,小人就是粉身碎骨肝脑涂地决无二话。”

  项尤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在张掌柜肥胖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你这个说法可真有意思,心肝脑子涂在地上,血糊子啦叽的能好看吗?”

  张掌柜吓得脑门上立刻冒出一层汗珠,赶紧住后退了一步。

  “是是是!姑奶奶教训的是,小人一时口没遮拦,胡说八道。下次不敢了,下次不敢了!”

  项尤雪倒是满不在乎,过去伸手挽住宗勖的胳膊笑道:“走吧!上楼睡觉去,明天还得早起赶路呢!”

  宗勖回身冲郝尚智道:“老师,咱们上去吧!”

  按照郝尚智的本意,今天晚上直接换个地方体息,又怕本身人这一走,反而吓坏了掌柜和伴计。

  于是,众人上楼休息,一夜无话。

  次一早,天不亮大家便都起来了。

  程宗勖侧耳顷听,程进勇等人睡得正香,回头冲众人低声道:“赶紧走!”

  来到前厅,张掌柜和好几名伴记罴趴在柜台上眯缝着眼,老远望见程宗勖等人走过来,赶紧揉了揉眼睛迎上来。

  “王爷!早安!小人这相有礼了。”说罢,作势又要打躬下跪。

  程宗勖一个箭步冲过去,伸手扶住他,“掌柜的太客气了。我们还有急事,这就告辞了。”

  “那,小人送王爷!”

  张掌柜赶忙道,回头冲伴计叮嘱:“快去开门!”

  伴计跑去开了门。程宗勖回身冲项尤雪地道:“给他们块金子,咱们这就走吧!”

  言罢起身往外走了几步,回头望着众人。

  项尤雪很是听话,老老实实摸了块黄金瓦出来递给张掌柜,娇声说道:“这是补偿你们昨天晚上的损失,快拿着吧!”

  掌柜和伴计们见人家出手便是好大一块金子,都瞪大了眼睛。

  张掌柜往后退了几步,双手乱摇,连声道:“不敢,不敢!小人打死也不敢要您的钱。”

  项尤雪也不跟他多废唇舌,信手一抛,手里的黄金瓦飞了出去,插进柜台后面的墙里,回身跑过去拉着宗勖的手往外走。

  掌柜的跑过去拔墙上的金瓦,使了半天劲,那块金瓦就像铸在墙里一样,完全拿不出来,这才知道王爷身边的人,哪怕是个小小的姘头也都是高手。

  郝尚智等都追着项程二人出了客栈。众人来到空荡荡的大街上,方才长长地出口气,总算是逃出来了。

  但是,大家要赶路的话还得去找赶车的刘老板儿,郝尚智回身问孙然刚和李昂昆,二人均摇头说不知道。没人知道车老板的住处,郝尚智无奈地摇了摇,回头跟程宗勖协商现在怎么办?

  程宗勖见天色尚早,又不可能挨家去打听刘老板的住处,想了想,忽然灵机一动。

  “咱们就在前边出镇的大路口等着就行,老刘回头到了朝升客栈找不着咱们必定也会到路口来等着。大家觉得呢?”

  众人听他说得有理,全都点了点头。于是项程二人在前,郝尚智在中,孙然刚和李昂昆在后面爱护,一行人顺着大路直接朝着长安的标的目的进发。

  众人来到镇口,便坐下来休息。项尤雪将娇躯靠在宗勖身上,望着月朗星稀的天空,想着几天以来的经历,心里便觉得幸福满满。

  程宗勖忽然冲众人问道:“咱们下一步是继续前去长安闲逛,还是直接赶往终南山呢?”

  “干嘛不去长安呢?”项尤雪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满脸迷惑地问道。

  郝尚智冲她微微一笑,解说道:“在神都,你怕被人认出来。现在,如果去长安,谁也不克不及包管宗勖不会被晋王府的人认出来呀!所以,咱们还是直接去终南山吧!那里有山有水的,风景也不错。”

  项尤雪情知他说得是实话,当下低头不语。

  这三个人的意见一统一,孙然刚和李昂昆自然没有话说,于是程宗勖最后决定,等会儿刘老板来了以后便跟他协商,让他先把大家送去终南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