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6章 空间航度器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592 2019-09-24 13:03:17

  众人走在厂区里,胡总监边走边为大家做着讲解,这边是超级量通讯设备总装车间,那边是航度装置生活舱装配车间,后面是导航装置制造部,左后方是返里舱段制造车间,后边都是零部件制造车间………

  整个园区虽然只有一个公司,但遍地分开办理,从外面看倒很像一个工业园。

  不过,听胡总监讲解了半天,犹如没有听到最关键的几种设备,像开启时空之门所需的矩阵旋转装置,能在任何空间航行的光量子推进器,以及能量盾发生器等,都是不可或缺的核心装备。当然,航度器并没有配备兵器。

  难道不在这里生产?这倒是可以明白。毕竟如果把这些核心技术都聚集在一起制造的话,不只保密性太低,也太不安全了。所以,无论出于哪些理由,核心装置分开制造都是最合理最稳妥最安全的选择。

  宗勖知道,华夏表里有许多敌对势力都已经嗅到了风声,千方百计地想要熟悉和窃取华夏的次元空间探索的技术奥密。像瀛洲这种经济不走寻常路的国家,还有宾罗尼亚这种跨国组织,都在明目张胆地进行着可耻的计划与行动。

  而像这样的类似势力简直是数不堪数。像米国的特情处,熊国的克勒勃,东瀛的甲乙双门,欧罗耶的JXG,都是国家组织,类似于程宗勖所在的国情局,专门担负探查搜查国内国外的各类情报。

  说话之间,胡总监引着众人进了超量子通讯装置总装车间,该车间主任及技术担负人立马迎了过来。胡总监为董事长做了讲解,程珏林别离与两人握手问候,互道辛劳。

  程宗勖跟在程珏林身后,但见车间里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工人基本都武装到了牙齿,混身上下被工装套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年龄。所有人都紧张忙碌着,装配的,测试的,都是有条不紊。

  墙上挂着安全生产和作风严紧的标语,公告栏里有受表扬的,有被批评的。程珏林注意看了一眼被表扬的工人的名字,又叮嘱车间主任把其中一名工人找来问了几个问题。

  这个貌似关心的举动,倒把一旁的胡总监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知道程珏林是纯粹出于偶然还是故意,他选的这名受表扬的工人恰好是胡总监的外甥。

  倒不是他的外甥的工作能力有什么问题,只因为公司有严格的亲属限制规定。胡总监本不该该让他的外甥在本身管辖下的车间上班,一旦被程珏林发现,不仅这位外甥要开除,他胡总监本人也必需降职下放。

  好在程珏林也没说什么,就让这名工人回去继续工作了。胡总监这才长长地吁出了口气,暗叫“好险”,心中打定主意,等送走了程珏林立即给外甥调挽车间。

  众人来到产品测试区后,胡总监指着钢化玻璃罩里的一台超量子通讯设备,又饶有兴致地作起了讲解。程宗勖几乎一眼便认出了这台样品,正是被郝尚智带进幻空间里进行实战测试过的那台。

  程珏林也看出了这台装置的表面有点破损,一些地方有划伤的印迹,眯起眼睛问道:“这台是不是有人用过了,我怎么看着有点旧了呢?”

  “是的!”胡总监点了点头,激动地说道:“程总说得很对,这台超量子通讯装置是公司里面唯一台经受过实战检验的样品。”

  “实战检验过了?”程珏林有点不名所以,据他所知世界上还没任何人真正进行过次元空间穿越活动,少数几家宇航大国只能到月球上进行临界测试罢了。

  胡总监十分自豪地点头道:“是的。据说是京南大学的郝尚智教授进行了这次实战检验,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哦?”程珏林点了点头,回身问宗勖道:“郝尚智是你的导师,你应该知道这件事吧?你们实验室是不是已经能进行异次元空间的空梭活动了?”

  “不!”宗勖面对程珏林前后两个问题,一时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蹙了蹙眉,道:“这件事情与坤勒邱事件有关,但是坤勒邱事件事关国家机秘,请您原凉我不便利对您明说。不过,我们实验室实在还没有进行过次元空间的空梭活动,郭老师和郑老师可以证明。”

  郭一鸣和郑功同时点了点头。

  胡总监听说超量子通讯装置的实战活动,是在阿谁前些时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坤勒邱外星人遗址进行的,脸上立刻露出了鄙夷的神色,颇有点不屑地冲程宗勖问道:“你说的就是在阿谁时空平行的稀奇山洞里进行的测试吗?”

  本来,他对坤勒邱遗址人印象还停留在两年前。也难怪,他没有去过海达氏地区,没有见过那些离稀奇诞的现象,只是听到了一点儿街谈巷语的道听途说罢了。

  宗勖不动声色,昂首望着玻璃罩里这台立下汗马功劳的超量子通讯装置,思绪澎湃感慨万千,半晌才悠悠地叹道:“坤勒邱事件,前后总共历时两年,上千人牺牲,海达氏的事情程总应该多少听说过一些吧?”

  他知道,逸禛集团的技术人员一直驻扎在海达氏前线,而身为集团董事长的程珏林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果真,程珏林微微点了点头,由于事关机密也不好多问,当下岔开话题道:“究竟在哪儿实战过并不紧要,紧要的是这个装置实在很可靠,这就是最好的。大家说是不是?”

  “对!”“程总说得很对!”“过程不紧要,结果最紧要。”

  出了超量子通讯装置的装配车间,众人又来到了航度装置生活舱装配车间。所谓生活舱,仅是为了保障空间航度员进入次元空间以后,能够有一个正常的起居、休息和放松的宽敞环境,就像现在运行的空间实验室或空间站的休息舱段一样。

  这一部分没什么太多新技术,所以众人只是一走而过,直接来到了后面的导航装置制造部。

  这个制造部有两个车间,一个担负组装,另一个担负测试。连带着还有一座三层的办公楼,程珏林只在车间里走了个过场,便带着众人进了办公楼。

  里面的员工多数都来自逸禛集团的研发部门,因为导航装置是逸禛集团的强项。

  当然,空间航度装置上所用的导航装置与飞机、舰船、航天器上的导航设备完全不同。从理论需求、设计原理和应用环境都有本质的区别,可以说完全是另一种产品而毫不夸张。

  虽然是老员工居多,但是真正近距离见过董事长的人并不多。程珏林与所有人员亲切握手,同时问了一些相当专业的问题。

  程宗勖对这些问题基本答不上来,不过想到通讯导航本来就是程珏林的专业,而他本身的专业是工商办理,两个人所学完全对不上茬儿。

  视察完园区遍地以后,董事长程珏林回到楼上办公室,立即叮嘱胡总监马上召开技术交流会。郭一鸣和郑功同时眼前一亮,因为这才是他们两个来此的目地。

  技术交流会开始没多久,郭一鸣、郑功和胡总监等人商议得热火朝天,程宗勖却有点坐不住了。他是个十足的外行,听不懂也不想听,于是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出来透透气。

  不想,在厕所里恰好遇到了程珏林。

  “程总,您好!”宗勖冲他淡淡问候了一声,目光游移藏藏闪闪,不敢与程宗珏的眼光正面接触。

  程珏林对他颇有好感,冲他招了招手,微笑道:“走,到我办公室聊聊。”

  “唉呀!”回到办公室后,程珏林取出几瓶水递给宗勖一瓶,往沙发上一坐不无感慨地说道:“十几年前跟你爸爸分开之后,老战友才见过两次面罢了。没想到一晃都这么多年了,连你们都开始步入社会了。不服老真是不可啊!”

  宗勖昂首凝视着他,只见程珏林原本坚毅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疲态。一人掌着这么大的一家集团公司,当然很不容易。更可悲的是,他唯一的儿子程凌宇又是一棵很难扶得上墙的秧子,至使程珏林想提前退休好好享受几年生活都不可能。

  程宗勖心里觉得很不舒服,想安慰他几句,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淡淡地道:“您平时也不要太操劳了,身体健康才是最紧要。我觉着也是时候让凌宇帮着操份心了。”

  “哼!”程珏林冷冷地哼了一声,跟着点上一支烟。他不肯意别人提起程凌宇,当下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道:“如果我能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儿子,你就是把公司全都赔光了,我也乐意。”

  “我这么说,你可能认为我疯了。其实,你不知道,做父母的上了年纪之后,最希望看到的不是本身一生积累了多少财富,而是希望子女们全都能够凭借着本身的能力出人头地。”

  “呵呵……”宗勖淡淡一笑,点了点头,忽然想起父亲常说的几句话来,当下学着说道:“幸福天下父母心!做儿女的都希望本身有个好爸爸,却没有人真得乐意成为别人的好爸爸。好爸爸很幸福啊!”

  “说得好!”程珏林想不到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觉得这番话多半不是他这个还没成家立业的人能够说得出来的。一想到成家立业,程珏林立刻想起了程宗勖的女伴侣向酉雪来。

  “宗勖啊!我觉着阿谁向酉雪根本配不上你,相信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嗯!眼光很准。程宗勖当下点了点头,然后淡淡地说道:“你说得对!不过,我已经答应跟她结婚了,除非她移情别恋,不然我不会食言。”

  “说得好!”程珏林十分赞成的点了点头,眯着眼吸了几口烟,才缓缓地进入正题,“我听说你已经搓合舒云勒和周成龙达成了凉解,他们很快就会签署并购合同了,是这样吧?”

  宗勖闻言就是一楞,怎么这些老板们对于圈子里的消息都这么神通呢?如果让他们局里的人去查询一下这件事情,怕都没有这么快。

  “有这么回事。”宗勖完全没有否认的必要,当下实事求是:“程总的消息真是神通得很啊!您这次来,是不是也想分一杯羹呢?”

  程珏林微微一笑,点头道:“你猜得对,我也想收购恒馨缘和仁常久这两家公司。不过,我也知道这两企业是周乘龙的命根子,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肯吐口。”

  “所以,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事成之后,我把向酉雪在仁常久的那部分股份分全都分给你,你觉得怎么样?不要紧,直接说出你的真实想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