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32章 同归南港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549 2019-10-20 15:13:47

  江淑华并没有正面回答程宗勖的问题,出于职业特点他很有必要再追问一句,以便确定江淑华是听谁告诉她朱莺莺同本身的事情。

  “你这个人哪儿都好,就是心眼儿太小了。也就是向酉雪没心没肺,死缠烂打把你当成个宝贝似的,生怕别人抢了去,唉!”江淑华略显不悦地说道。

  “我先给酉雪打的电话,请她千万赏光来南港一趟,我还少个伴娘。结果,她让我千万别请你来南港,我问为什么。她就把朱莺莺的事情告诉我了,还说如果你来了南港,她就不克不及来了,真不知道你们俩又怎么了。”

  本来如此!程宗勖点了点头,放下心来。不过,还是觉得江淑华和韩赖君他们把结婚日期定在朱莺莺他们返回南港的第二天,不免难免过于巧合了点。

  “还是我去吧!酉雪那边,回头我跟他说一声,她就不消去了。至于伴娘的事,你就花钱雇呗!”

  “哦?”江淑华禁不住又来了兴致,娇声问道:“你做得了她的主吗?”

  “当然!”程宗勖十分认真地道:“我会说服她的。”

  江淑华点了点头,促狭道:“嗯!那我就拭目以待啦!我可不希望看到你被人打得满头包来参加我的婚礼。”

  宗勖很必定地道:“安心吧!借她十二个胆子,她现在也不敢对我动手。”

  “呵呵……”

  电话里传来江淑华的笑声,“你就吹吧!回头我就把你这活原样儿告诉她,嘻嘻……”

  挂断江淑华的电话后,程宗勖走出厨房。他刚把门拉开恰好看见车子轩正把身体倚在厨房门口,目光游疑显得漫不经心。宗勖摆手请他一同到客厅里就坐。

  朱莺莺和她的女同事,两个人则是楼上楼下地转了个遍。朱莺莺不住口的称赞这套房子很好,哪儿都好,看样子恨不得立刻搬进来住似的。

  宗勖微微一笑,用手一指车子轩告诉她们道:“这套房子就是子轩的爸爸送我的。看到没有,几百万的房子说送人就送人,出手阔气啊!将来,谁要是嫁给子轩的话,那她这辈就啥都不消愁了。”

  车子轩立刻满脸黑线,说好的不提这茬了,这他妈怎么又说起来了。

  朱莺莺甩脸仔看了眼车子轩,用胳膊捅了捅坐在身边的女同事,侧头在她的耳边浅浅一笑,低声促狭道:“瞧人家这条件,像是专门给你准备的。怎么样,有没有心动的感觉?”

  那位女同事的姿色还算不错,年纪也不大,看样子应该还没有结婚,听了朱莺莺戏谑的话后,俏丽的脸上微微一红,伸手在莺莺的腰里拧了一把。

  “看你以后还敢再拿我开玩笑!”

  朱莺莺“格格”一阵娇笑,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身子。女同事昂首望见程宗勖和车子轩两位帅哥正盯着本身看,更加觉得害羞,低头伸手又去拧她。莺莺笑着起身逃开,女同事跳起来赶着追过来。

  朱莺莺几步抢到程宗勖身后,抓住他的右臂,从后面露出头来,晃着身子冲女同事嘻笑不休。

  那位女同事气得胸前一起一伏,却不便利贴近了跟她斯闹。

  车子轩望着那位女同事,仔细不雅察着她脾气秉性,心里渐渐升起了一种异样感觉。他拒绝朱莺,绝不是因为害怕女警员,只因为他个人比较喜爱温和腼腆一点的女生罢了。

  明显,朱莺莺的一句戏谑之言,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扣开了一对青年男女的心扉。

  别看程宗勖本身的感情弄得乱七八糟,此时他的第六感神精末稍却敏感地觉察觉到了两个人感情的改变,应该趁热打铁……

  “好啦!别闹了,咱们到外面走走吧!”

  宗勖抖了抖被朱莺莺扯住的胳膊,向大家意见道。言罢,也不等别的三个人点头,转身迈步向门口走去。

  朱莺莺立刻满脸喜色,直接把手往前一伸挽住他的胳膊,两人相携来到外面。

  车子轩和那位女同事,二人都是客随主便,肩并肩跟在后面。车子轩主动做了自我讲解,然后问起对方的姓名和基本情况。那位女同事毕竟有职业素养,就算不选对象盘问起人来也足够详尽了。

  你一言,我一语,时间不大俩人就熟识了,互相感觉挺不错,于交换了联系方式,准备以后继续交往。

  程宗勖告诉朱莺莺,他已经定了后天飞往南港的机票,准备去出席江淑华和韩赖君的婚礼。莺莺闻听当即决定改乘飞机回南港,点开手机定好了同一班的机票。

  “呵呵!”朱莺莺忽然呵呵一笑,脸贴在宗勖的肩上又开起了玩笑。

  “你的心还真大哎!老婆都被同学拐跑了,你还上赶着去喝人家的喜酒呢!如果是我的男伴侣被人抢走了,我必定会跟她拼命。”

  “呃……”宗勖很无语,摇了摇头苦笑。

  “我本来是有机会留住她的,但是又觉着强扭的瓜不甜,留得住人留不住心,与其让两个人都不开心,倒不如我一个人难受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

  “想不到你这个人还有一副菩萨心肠啊!”

  朱莺莺猛然仰头在宗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又怕他情急之下争脱,手臂倏地收紧压在他的胳膊上,脸颊贴得更紧了,娇声叹惜。

  “你什么时候也乐意用这副好心肠对我啊?”

  “你?”程宗勖觉得脸上有点发烧,晃了晃胳膊才发现如果不消蛮力根本不可能争脱,当下默不作声。低头一看,才发现朱莺莺正眨巴着一双乌黑的大眼满脸期望地等着他的回答,不觉又是一阵苦笑。

  “呵呵!早跟你说过了,我们俩个没有缘份。你就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感情了,早点找个合适的人……”

  “我不管!”朱莺莺听了他的老三篇,立刻一股怒火冲上心头。

  晃着脑袋道:“不管你结婚还是不结婚,总之一句话,你永远都是我的!并且,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为了你,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你信不信?”

  “我信!”宗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望着前边枝枯叶败的花圃叹道:“我是经历过失恋的人,感情人生早就已经海阔天空了。选择什么样的伴侣,基本上取决于这个人对我的喜爱程度。”

  他知道,像朱莺莺这样处于热恋阶段的少女,绝对是听骗不听劝的。故意说了几句模棱两可的话先让她的头脑略微冷静下来,然后再慢慢想办法帮她渡过情障。

  许多年轻人都会经历情障,感觉本身的人生仿佛了无生趣,少数人选择了极端方式来解决问题。但是,多数人都能从失恋的暗影里走出来。

  成功走出失恋暗影的人,他的人生才是丰满的,这种人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海阔天空。

  失恋是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走过来的人都是人生赢家,最起码他们获得了一次触及人生真实意义的契机。

  这种契机是非常难得的,也是十分可贵的,最应该值得人们爱惜。

  朱莺莺闻言大喜,松开手臂,拉着他的手,忽扇着一对圆圆的大眼眼激动地道:“我敢包管,没有任何一个女生会比我更爱你!”

  程宗勖也敢包管的是,如果换成向酉雪的话,她必定也会这么说。当然,向酉雪或许会补充说她必需拿到父亲的财产,不然她就没有爱他的本钱和底气。

  “我相信。”宗勖接触到她火热的目光,慢慢别开头去。

  若有所思地道:“用酉雪母亲的话说,迟早有一天你的热情会被枯燥的生活冷却下来,阿谁时候你才开始慢慢学会如何面对现实。”

  “哼!”朱莺莺听到向酉雪的名字后,俏脸上的笑容立刻消退无踪,眼睛里闪过一丝冷意,握着宗勖的手跟着微微一紧。

  沉声说道:“你以后如果再跟我提起她的名字,我就杀了她。”

  言罢,诡秘地一笑,又犹如是在开玩笑一样,变得云淡风轻。接着回身拉着宗勖的手,踏着轻盈的步子向前走去。

  “呵呵!”宗勖淡淡一笑,随着她的脚步语气轻快地说道:“如果你敢杀她的话,我必然杀了你替她报仇。”

  朱莺莺脚不绝步地继续走着,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她知道程宗勖是个言出必践的人,不论是开玩笑还是认真,最好不要把他说的话当成耳边风,相爱相杀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只要你舍得,那就随便你。哼!就怕到了时候,你又不舍得下手了!”

  宗勖微微一笑,用力握了握莺莺柔滑的玉手,点了点头,“或许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恭喜你,你赚到了。”

  “我当然会赚!并且会赚到盆满钵满,你信不信?”朱莺莺的语气十分邸定。

  “或许吧!”程宗勖仿佛只剩下这一句台词了。

  傍晚,程宗勖和车子轩打车送朱莺莺和她的女同事回住处。车子轩非要请客,四个人便在旁边的散闲居包了个雅间吃了顿丰盛的晚餐。

  饭后,程宗勖执意要打包几样剩得较多的菜品,车子轩觉得他太小气了,劝说了半天最后拗不过他,便叫办事员拿来餐盒给他装好。

  朱莺莺起初也是一脸嫌舍,劝了两句,见宗勖一再坚持也就没再说什么。

  晚上,程宗勖回到家,给向酉雪打了电话,让她别再去南港参加江淑华和韩赖君的婚礼。酉雪起初不同意,执意要去。宗勖没办法,只得冲她发起了脾气,说了几句狠话。

  别看向酉雪平时在外人面前,对程宗勖又掐又拧,又是横眉瞪眼又是放狠话,其实她是真得怕他生气。听了宗勖的狠话,生怕他是真得生气了,只好娇怯怯地点头同意了。

  次日,莺莺一众同事又在京城四下闲逛了一天,走了走城南城北的小胡同,偿了偿各种品位的特色小吃,又到天坛和地坛公园看了看。

  后天,星期一,是南港的同事们回去的日子。

  一早,程宗勖就向实验组的正副主任皮志远和元向华请了两天假,九点钟与朱莺莺一同乘飞机飞赴南港。

  三个小时之后,飞机抵达南港机场,两人走下飞机。朱莺莺先回警队报到,程宗勖则顺便到南港广场和海湾游览一番。英吉利殖民统制的印迹已经所剩不多,现在则成为罕见的旅行景点儿。

  傍晚,朱莺莺乘车找到程宗勖,两人一同打车去了江淑华和韩赖君举办婚礼的洒店。

  恰在此时,新郞官韩赖君给程宗勖打来电话,问他是不是已经到了?别的伴娘的事情他准备怎么解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