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73章 河畔古柳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516 2019-11-25 12:11:28

  “等什么?”

  江淑华眯着一对秀目想了半晌,忽然灵机一动,“噢……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在等过路的人?这里环境这么好,必定住了不少人吧?”

  “噗嗤!”

  宗勖立刻被她的天真逗笑了,坐起身来道:“好姐姐,你就别瞎猜了,凭你的智商是明白不了这个地方的。”

  “切!来过一次很了不起呀!有本领的话,你告诉我这地上总共有多少根草?”

  江淑华很不屑地回敬了一句。单论智商,她自信必定超过程宗勖,当然受不了他这种毫没来由的奚落。

  程宗勖立刻语塞,脸上的神色却没有半点改变,“呵呵!这个问题还真把我给问倒了。不过,我相信这个问题对于妙高山里的居民来说,应该仅仅是个常识罢了。”

  “噗嗤!”江淑华差点笑喷,娇躯往旁边挪了挪。在京南大学里,同学们管这叫做敬而远之,以免靠得太近被对方的弱智感化了。

  倏地回首说道:“你不会连常识的概念都不知道了吧!常识不该该是些不变的东西吗?”

  宗勖把脸上的笑容敛起,正色道:“不变,是地球上的常识;改变,才是这个世界的常识。”

  江淑华撅着小嘴,眼望着远处若有所思,“你说的犹如有那么点儿道理。只不过,把改变的东西当做常蚀记忆的话,给你装一台量子计算机的内存恐怕都不敷吧?”

  宗勖晃了晃脑袋,淡淡地道:“要不怎么说,凭你的智商是明白不了这个地方的呢!我才说了一句,你就……”

  话未说完,便觉察到空中一个细小的身影掠过天空。

  两人同时站起身来,昂首往天上望去。只见空中正有一群大鸟朝着他们飞过来。鸟身细小,远远超过了地球上的一般鸟类,羽毛更是色彩缤纷好看之极。

  众鸟腾身振翅在程江二人跟前降落地面,全都瞪着圆圆的黑眼睛望着这两位不速之客,并各自伸出一只翅膀掩住鼻子,仿佛眼前这二人身上的气味很难闻。

  “这是鹦鹉吧?”

  江淑华缩身在宗勖身后,双手紧紧地抓着宗勖的胳膊,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偷眼望着前面的鸟群。

  “是!”宗勖略略侧头冲她微微点了点头,“我要等的就是它们。”

  言罢,轻轻推开江淑华的手,上前两步朝群鸟问道:“请问各位,有没有见到过一群专门来找宝石的人?他们在什么地方?”

  “那些人都死了。”

  左边一只鹦鹉摆了摆鸟头,眨了刺眼睛,盯着他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些天你是不是来过一次?”

  程宗勖点了点头,淡淡一笑道:“不错,我是来过。请原谅我的眼力不太好,认不出你来了。”

  右边的一只鹦鹉接口道:“这根本没什么,在我们看来你们也一样,我们是通过气未辨别你们的。”

  “本来如此。”宗勖愰然大悟,同时点了点头。

  “请问那些人消退在什么方?这附近哪里有那种高大的枊树啊?”

  左边的那只鹦鹉答道:“你究竟是来找人的,还是来找宝石的?想找柳树的话,往南边飞一会儿就看到了。”

  说话的同时,侧身展翅向南边一指,“如果是走路的话,大约需要十年。”

  “啊!要走十年啊?”

  江淑华见这群鹦鹉跟程宗勖言语交流显得极为和善可亲,胆子渐渐大起来,听说要走十年才能赶到,忍不住失声惊叫。

  江淑华这么一上前说,众鹦鹉纷纷掩鼻后退,前面的一只立即振翅腾空,同时叫道:“这个人简直难闻,大家快走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啦……”

  众鸟纷纷腾空朝着远处的天空飞去。

  “我的身上很难闻吗?”

  江淑华满脸不悦地冲宗勖问道,虽然对方只是一群鸟,但是她仍旧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

  “呃!我觉得很香啊!”

  程宗勖也不知道这些鹦鹉究竟犯了什么病,上次见到向酉雪的时候也是这种反应。

  “我猜,它们必定,呃……多半对你们身上的香水过敏,毕竟鸟人对香臭的明白和人不一样。你说呢?”

  “或许吧!”

  江淑华闻言点了点头,除此之外也没别的解说了。她旋即又想到刚刚那只鹦鹉说过的话,又忧虑起来。

  “它们说走路要花十几年,不会是开玩的吧?”

  “它们没有开玩笑。”宗勖摇了摇头。

  “呵呵!在这个世界里,腿长是没有用的,靠你这两条大腿就是二十年也到不了。”

  江淑华听他说本身的长腿没用,又是奇耻大辱,立刻把回家的事情搁在一边,瞪着一对圆眼追问道:“我的腿怎么啦?当初你不是还说……还说,哼!也就是你种龌龊的男人才说得出来,现在倒编排起我来了。”

  宗勖没理她的话茬,接着说道:“说老实话,不到万不得以,我绝对不会把你带到这里来,这里不是你该来的的方。”

  “哦!为什么她能来,我就不克不及来呢?”

  江淑华见他不接招,也就没好意思继续揪住不放,对于程宗勖今天的稀奇表示已经追渐开始习惯了。

  江淑华嘴里这个所谓的她,自然是指向酉雪,她一直很傲骄地认为,本身在程宗勖心中的位置应该永远是第一位的才对。

  “好啦!该走了。”

  程宗勖又一次出人意料,回身来到江淑华身侧俯身将她横抱胸前,望着南方的天空,凝神聚力准备起飞。

  江淑华不明所以,任由他抱着本身,俏丽的脸上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反而升起两片淡淡的红云,同时用迷惑的目光望着他。

  “你是想像这样抱着我走吗?猴年马月才能到呀?”

  她以为程宗勖因为害怕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想抱着她走路。

  “我很感激你的好意,但是请你把我放下吧,我本身能走,并且必定不会……”

  “别吵!”宗勖再次沉声喝道,言罢双眼微微一眯,真气流布全身,腾身跳到了空中。

  江淑华娇躯扭动着嗔怪道:“我偏要吵,吵不死你,我继续吵,直到吵死你……啊!”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程宗勖居然能跳起来这么高,并且停在空中不再落下。

  “这,这是什么情况?你,你是人是鬼啊?”

  “别吵!”程宗勖第三次冲她沉声喝道,与此同时左腿微微前屈,右腿稍向后掠,身体立即朝着南方疾飞而去。腿下的山川树木飞快地向后方退去,刹那间已在千里之外。

  江淑华芳魂不决,惊讶之余朝地上望去。但见高山、峻岭、草原、森林无一不是大气磅礴,河川大泽流布四方,到处都是宜人的景色。如此肥沃富饶的地方,却很少能见到飞禽走兽,着实令人百思不解。

  “哎!”江淑华看得累了,回头望着宗勖轻声问道:“上次你也是这么带着向酉雪飞行的吧?她有没有吓到啊?”

  宗勖脸上波澜不惊地道:“她比你强一点儿,起码没有大吵大闹。只不过,呃……算了,这一点等回去以后再说吧!”

  “究竟什么事啊?”

  江淑华见他吞吞吐吐,明知不会是什么好事,仍旧十分感兴致。她很好奇本身和向酉雪在程宗勖的眼里都有那些缺点。

  宗勖缓缓地摇了摇头,语气平淡地道:“说了你也接受不了,还是不说了。”

  “切!哪壶不开提哪壶。”

  江淑华不屑地道:“我跟她全都是掉在钱眼里的女生,这样是不对的,将来必定要吃大亏。你是不是又想说这个?”

  这句话,她听程宗勖说过不止一次,所以张口就来。

  最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还以为程宗勖有私心,想让本身舍舍抱负而选择跟他在一起。直到后来,程宗勖用同样的话劝向酉雪别太在意钱多钱少,够用就好。

  江淑华才知道程宗勖并没有其它用意,仅仅是伴侣之间的善意劝告罢了。

  宗勖微微摇了摇头,眼望着前方的大地不置可否,隔了半晌方才开口道:“都说过了,这个世界的事情不是你能明白的了的,你就别再瞎猜了。”

  “去!又来了。”

  江淑华受了他的连番奚落,心里早憋着一股火呢,把手伸进他的防弹衣里狠劲拧了一把,满脸不悦的神色。

  “我问的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事儿,你至于这么欺负人吗?”

  “哎哟!你这是谋杀前夫。”

  宗勖吃痛叫了一声,身子同时急速向下坠去,隔了一会儿才重新稳住飞回了本来的高度。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世界里的事情。”

  江淑华抬手拍了拍胸口,刚才那一幕着实把她吓到了,本来程宗勖的这个飞行秘技一旦受到外界刺激就会失去作用。

  “妈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坠机了呢!”

  隔了一会,江淑华继续问道:“哎!大帅哥,你这招儿秘技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没有见你在东宝岛上用过呢?”

  刚才的火气早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此时对程宗勖的崇拜更是无以附加。

  宗勖低头看了她一眼,见江淑华正美目半闭嫣笑如花地望着本身,心跳立即由70跳到了75,赶紧昂首含蓄心神。

  “这是泰山派的高级秘术,叫做御空飞行术。因为地球上的空气过于乌浊,这一招已经不克不及运用了。呃……”

  宗勖把速度降低,心中暗自寻思:“按照那只鹦鹉说的距离,应该就是这附近了,为什么还没有见到柳树呢?”

  江淑华不明所以,见他忽然停下来四下寻找着什么,忍不住问道:“你在找什么呢?”

  “柳树。”宗勖淡淡地答道,言罢继续朝着前面的山梁飞去。

  越过山梁,不远处有一条大河,河边正好生长着一株古柳,高大硕壮独一无二。

  程宗勖见到枊树,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下来,立刻发现柳树离着河滩太近了。江淑华只要在树上往下张望,就能把河里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河滩里海量的宝藏,怎么能不引起她贪婪的心性。

  “哎!柳树不是在那边吗,快下去啊!”

  江淑华催促着,一只手朝着柳树连续指了几下,见程宗勖仍在迟疑不决,迷惑道:“你傻啦!想什么呢?”

  “好吧!我们下去。不过,希望你不要再胡闹。”

  宗勖言罢,身体微微前倾俯身朝着古柳飞去。

  程宗勖抱着江淑华直接飞进古柳枝繁叶茂的树冠里,为了防止江淑华看清楚河滩里的情况,他故意选了一根背对着河流一侧的树枝降落下来。

  树冠里的风轻轻吹拂,几乎察觉不到。

  宗勖双脚落下之后,立即放下江淑华,然后往后退出几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