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81章 同意还是拒决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542 2019-12-01 12:42:24

  车子轩虽然很厌恶拜金的女人,但是在他的眼里还是觉得只有江淑华和程宗勖在一起那才叫般配,扭头冲江淑华点了点头。

  “嫂子,你这样想就对了。只要你能回来,宗勖的人生就完美了。”

  “谢谢!”难得有人赞成她的想法,江淑华礼貌地道了声谢,重新坐下,双眼迷离地望着程宗勖,心里开始憧憬起将来的美好生活。车子轩说得没错,如果她的愿望能够实现的话,她的人生也就完美了。

  不过在那之前,她还有两件事需要处理,一件是她和韩赖君的婚姻,第二件就是程宗勖和向酉雪的关系。她实在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会回过头来倒追这个曾经深爱过她的男人。

  “嘻嘻……”

  江淑华冲着八卦男田文广诡秘地笑笑,递给他一杯奶茶,轻声问道:“文广!你知道酉雪和赖君现在怎么样啦?”

  她的心里已经有个盘算,韩赖君无论死不死都是个死人了,只是过了这几个月后周家的形势究竟怎么样了,这才是她最想听到的。

  果真,田文广不负所望,清了清嗓子十分专业地道:“你老公三个月前就进去了,不过一直没宣判拖到现在,依我看应该就是在等老大回来。这样,人证物证就全了,嘿嘿!你老公这次就算不死也出不来了,你现在提出复婚实在是太明智了。”

  他的话里多少有些暗箭伤人,一面明白地告诉江淑华她很快就自由了,一面又极尽讽剌之能事,明褒暗贬。江淑华慧智兰心,聪颖之极又怎么会听不出来,不想跟他计较,微微一笑。

  “周家现在忙什么呢?”

  她早就听韩赖君说过“龙莉集团在劫难逃,很快就会见分晓”之类的话,故而有此一问。

  别人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她的本意,车子轩和田文广都对程宗勖和向酉雪的关系十分清楚,此时见他始终微笑不语,自然不便利多说什么。

  田文广继续说道:“周乘龙和唐冯梅雪上个月正示离婚,萧箫和周未南虽然生了个女儿,也是一直闹着要离婚,嘿嘿!这里面的故事都是钱荒闹出来的。内部消息哈,恒馨缘四成以上的股份已经被程玉琳掌握了,眼下姓程了。”

  “剩下的就只有向酉雪办理的那几十家仁常久健身娱乐城,听说效益还算过得去。没想到唐冯梅雪这个时候又提出离婚,把仁常久拆得四分五裂,这点元气也完了。老大,我觉着你现在,现在……”

  “好啦!”程宗勖有本身的主见,不会因为别人说什么而轻意改变,为了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因而说出某种意见非要本身表态不可的话,当下扯开话。

  “文广,你本年也该毕业了吧?”

  田文广点了点头,感慨道:“是啊!老大,以后再像今天这样说聚就聚的日子可就不多了。不过,毕业之后我倒是有个饭局要办,嘿嘿……”

  江淑华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嫣然一笑道:“你跟招娣已经决定毕业就直接结婚了吗?我先恭喜啦!”

  江淑华言罢,冲田文广拱了拱手。程宗勖和车子轩同样表达祝贺,三人共同举杯以奶茶代酒敬田文广。田文广道了声谢,几人继续吃喝。

  程宗勖立刻又问起车子轩和莺莺的同事交往得怎么样了?车子轩只说一直都在联系,双方父母也不反对俩人交往。当江淑华问起俩人什么时候可以结婚时,车子轩又吱唔起来,憋到最后只说是等明年再说。

  吃完饭后,程宗勖把水壶交给车子轩,叮嘱他让那两位师兄直接到京南大学附属病院去,那里给车子轩治疗的几位大夫有经验,绝不会让这些玫瑰雨滤费一星半点儿。

  程宗勖带着江淑华去见杨戴利,他需要把任务的过程向上面作个详尽的报告请示。杨戴利见到程宗勖无恙归来,喜不自胜笑得合不拢嘴,拉着他的手问长问短。

  江淑华见到杨戴利后脸色微微一红,很不好意思地跟他打了声招呼:“杨叔叔,您好!”

  杨戴利淡淡一笑,对江淑华的选择没丝毫歧视的意思,请两人进里面坐下,亲自端茶过来。

  随后又与程宗勖进里间作了报告,上传总部。杨戴利告诉他,东宝岛的战事只用了五天就结束了,宾罗尼亚高层自约瑟夫、桑德坦柯以下全部到案,杜卡拉姆和苏氏兄弟率队向宾罗政府投降,岛上所有不该存在的东西都已经清理干净了。

  “哎呀!你小子这趟算是立了大功了,任务完成得这么出色,还救回了飞机上的幸存者,尤其是大贤侄子程凌宇。呵呵,好啊!”

  杨戴利拍着宗勖的肩膀,满脸都是欣慰的神色。

  “不过,宗勖呀!你这次在人前露足了脸,以后可就很难去海外执行任务啦!”

  “您安心吧!我这回必定不去外面混了。”

  宗勖已经有了新的忧虑和思考,继续道:“有件事情需要您跟上面报告一下,增加死亡之谷及香格里拉一带的空中巡察力度,尤其是异常信号。”

  “嗯!”杨叔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安心吧!上面会有安排的,这次就给他们来个一网打尽。恐怕到时候你小子又有活儿干了,回去等着吧!”

  回到外面的办公室里,程宗勖忽然想起东晓宇来,禁不住问道:“杨叔,晓宇还住在你这儿吗?”

  “早就找他妈去了。”

  杨戴利十分洒脱地一笑,解说道:“我让他回去跟他妈学做生意了,该他面对的人生总是要学会去面对。”

  “那您和阿姨的婚事呢?拖这么久了,什么时候请客啊?”

  程宗勖又想起了两年前的阿谁话茬,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杨戴利缓缓地摇了摇头,眼望着窗外,“你阿姨说,等她把公司搞得有了起色再谈这件事。呵呵!我不着急。反倒是你们俩这又是什么情况?”

  “我们要复婚!”

  江淑华不等宗勖说话,欠身挽住他的胳膊“嘻嘻”一笑,用手肘拱了拱他的后背。

  “杨叔叔!这次我会真得嫁给他,您不祝福我们吗?”

  “好啊!我早就说过,你们两个站在一起才是最般配的。我祝福你们!”

  杨戴利冲俩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谢谢你,杨叔叔!”江淑华自导自演,每一句台词都十分合拍。

  程宗勖暗中挑了挑大拇指,冷眼旁不雅微微不语,对于江淑华的言语举止不置可否。

  江淑华看在眼里,喜上心头。不过,嫁给程宗勖倒实在是件能让她真正高兴的事。

  杨戴利见已经中午了,就请程江二人在旁边的饭店吃了顿了饭。

  席间,宗勖又问起焜琛集团和龙莉集团两家的事务。

  因为当着江淑华的面儿,杨戴利自然不便利透露内部细节,“韩勖琛和韩赖君父子罪在不赦,个人资产全部没收,焜琛集团眼下由赖仪焜代理董事长,公司运作还算不乱。”

  “龙莉集团在劫难逃,周乘龙和唐冯梅雪离婚后,这几天还在忙着分家。你阿谁小女伴侣……呵呵!阿谁向酉雪,听说跟哥哥嫂子吵得不可开交。唉!酒色财气四堵墙,多少迷人里边藏……”

  一提起争家产,杨戴利出于自身的体会,实在是有太多的感慨需要舒发。

  午后,程江二人起身告辞,打车回了莲岛江苑的家里。

  保姆杨阿姨正抱着程江谊俪在客厅里玩儿,见程江二人进屋,大感异外。

  江淑华眼含热泪地抱过谊俪亲热一番,母爱实在高尚,程宗勖看得不免心里微微摆荡了一阵。

  宗勖见屋里除了车子轩送来的那台机器人,楼上又多了一台早教机器人。杨阿姨告诉宗勖,早教机器人是元向兰亲自送过来的,还同时买下了摆布两户的房子,派了四名保镖别离住在里面,没事的时候就过来转转。

  “您,您是说,她,她亲自过来了?”宗勖听说元向兰曾经亲自来过,神情都变得有些异样。

  “是啊!”杨阿姨没有注意到他情感上的改变,点了点头继续道:“她最初的想法,是要把谊俪接走由她去扶养,但是你爸妈随后就赶来了,然后程玉琳也来了。几个人协商了老半天,最终还是决定等你们回来再说。”

  “这孩子也真是幸福,亲爹已经没了,亲妈又不要她,唉……好不容易她亲奶奶要把她接走,爷爷奶奶又不让。我一个外人看着都不舒服,何况……”

  “阿姨!”江淑华加重了语气,“她的亲爹没死,今天刚回来,我也决定跟宗勖复婚。哎呀!我的小宝贝,以后就是最幸福的小公主喽!”

  “什么!你们要复婚?”

  杨阿姨以为本身听错了,扭头望了一眼程宗勖,程宗勖仍然不置可否,微笑不语。杨阿姨信以为真,立刻满脸都是笑容。

  “这可真是太好了,大喜事啊!明天晚上,我做点儿好吃的,再把他李婶叫回来,大家好好庆祝一下。”

  宗勖听到李婶,不解地问道:“谁是李婶?她是干什么的?”

  “噢!”杨阿姨一拍大腿,摇了摇头,“瞧我都高兴坏了,忘了告诉你们了,她亲奶奶派来的专门照料谊俪营养的保姆,前天回青湾老家去了,说家里有点儿事,明天就回来。”

  “本来是这样。”宗勖与江淑华对望了一眼,全都点了点头。

  二人心中明白,元向兰和程玉琳之所以会猛然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孙女,都是程凌宇的失踪闹出来的。而程卫国和徐霜华之所以要阻拦,只因为怕程宗勖回来之后埋怨罢了。

  “呵呵!”宗勖猛然笑了笑,很必定地道:“既然程凌宇已经回来,谊俪对程家来说也就不那么紧要了,所以那位元……呃,元阿姨今后也不会再来了。至于这些保镖和保姆她乐意撤就撤回去好了。”

  江淑华十分欣然地点点头,“谊俪是我的女儿,我不让接走谁也接不走。明天我就回南港把妈接回来,以后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幸福快乐多好啊!”

  程宗勖笑笑,不置可否。

  杨阿姨从江淑华手里把谊俪抱过去,对江淑华说道:“你呀!是最应该爱惜的。其实,我看得出来,宗勖他一直都在盼着你能回来。还好,你现在终于想通了,回来就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争取明年就生个大胖小子。呵呵……”

  “好啊!”江淑华的脸色微微一红,忽然想起本身正怀着孕呢,望着程宗勖道:“我,我有件事想跟你协商一下,你,你不会反对吧?”

  她不说要跟人家协商什么事儿,先问人家反对不反对。杨阿姨听得稀里糊涂的,皱了皱眉头正要说话,不想程宗勖已经猜到江淑华的意思。

  宗勖收起微笑,一本正经地道:“本身怎么想的就怎么办,凡事不克不及太强求,顺其自然就好。至于复婚的事情,眼下还言之尚早,等你回去南港把韩家的事情处理清楚以后再说。记住,千万别跟赖仪焜起争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