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84章 公平竟争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500 2019-12-02 13:07:05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程凌宇实在听不下去,他的任务是不让严冯婵玥跟程宗勖有过多接触,既然程宗勖不在他也就没必要继续跟她斗嘴,回身走进小客厅凑到严冯婵玥身边坐下。

  严冯婵玥不等他坐稳,霍地站起身来又挪回对面。程凌宇紧追不舍,严冯婵玥愤然下楼。程凌宇又巴巴地追到楼下,用眼神向母亲交旨。

  元向兰冲儿子笑了笑,点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能力。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就见到侄女元凤撅着嘴快步走下楼来。

  元凤红着脸快步过来冲元向兰低低地说了声“姑姑我先走了”,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元向兰快步赶上一把拉住她,低声问道:“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是不是宗勖那孩子欺负你啦?”

  元凤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他有病,并且病得还不轻。算我看走了眼,谢谢姑姑的好意,我先走了。”

  元向兰转了转眼珠,奸笑一声道:“他说他究竟得了什么病?别害害臊,告诉姑姑。”

  “这……”

  元凤为之一顿,抿着嘴唇诺诺地道:“姑姑,您就别问了,反正是那种病。”

  “哼!”

  元向兰立刻冷哼一声,冷声说道:“我看他是故意的。他到现在还是个处男,哪儿来的那种病啊!这点微末伎俩骗骗你们小姑娘还行,想骗我他还嫩点儿。我问你,他是不是根本说不出他的病叫什么名字?”

  元向兰对于程宗勖、江淑华、向酉雪之间的事情很清楚,连江淑华和向酉雪都没有得到过他,别人更不消说。

  “嗯!”元凤轻轻地点了点头,心下嘀咕,怎么姑姑连人家是不是处男都这么清楚啊?

  “如果他还是……那,谊俪又是谁的女儿啊?”

  元向兰一怔,轻轻地叹了口气,“那是你表哥的孩子。”

  “啊!”元凤立刻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有想到程江谊俪跟姑姑竟然是这种关系,难怪刚才姑姑进门之后就一直抱着谊俪舍不得罢休呢!他为了让阿谁江淑华回头,竟然一直心甘情愿地替她扶养着这个孩子。嘻嘻!他还真是个傻子!

  刚刚,程宗勖告诉她,本身就要跟谊俪的母亲复婚了,说除非江淑华又改变了主意,不然他不会再与别的女生交往,希望她能明白。

  元凤则说,既然你现在单身,我就有资格跟她公平竟争,并且说两个人现在在同一个单位上班,平时能接触的机会很多,程宗勖很快就会发现她身上的优点了。

  程宗勖好说歹说,元凤就是听不明白,不肯舍舍。宗勖不得以才骗她说本身有那方面的病,元凤当时脸涨得通红,也没好意思问究竟是什么病,矫情了几句才撅着嘴从书房里跑了出来。

  经姑姑这么一说,元凤立即明白了程宗勖的意思,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她舍舍。

  “哼!姑姑你安心吧!我是不会轻意舍舍的,就算我得不到,我也绝对不会让她得到。”

  元凤言罢,回头朝着严冯婵玥瞥了一眼,咬了咬嘴唇喃喃道:“既然你想争,咱们就来场公平竟争吧!”

  元凤十分聪颖,既然程宗勖后面的话是假的,那么他前面那些所谓要复婚的话自然也靠不住,所谓复婚多半也只是个一厢情愿的借口罢了。她从刚才严冯婵玥的眼神和表示看得出来,严冯婵玥和程宗勖之间必定有什么。

  毕竟这两个人可是在异度空间里相处了三个月呢!元凤认为,这或许就是程宗勖必然要拒绝她的原因,因为他爱上富家千金白富美严冯婵玥。

  其实只有一天罢了,又有几百号乘客和程凌宇杵在旁边当电灯泡儿,严冯婵玥甚至没有机会跟程宗勖单说过一句话。

  元凤望着楼上出现在小客厅里的程宗勖,恨恨地道:“切!你以为富婆就那么好伺候吗!姑姑倒是说你不慕虚荣,不贪财,我看是不贪小钱儿罢了。想一口吃成个胖子,也得看本姑娘答应不答应。”

  她手里的牌着实不少,父亲和三叔都是程宗勖的上司,本身也是响当当的一名海归派,模样又标致,又有元向兰和程玉琳的财力支持。放眼整个西夏,还真没几个小伙子能挡得住她的攻势。

  程宗勖也是考虑到元凤的这些条件,这才不敢直接拒决她。他已经有了决定,就算跟江淑华复婚,也决不克不及跟元凤交往。但是,如果不亮明身份,表妹这一关又如何能轻意过得去呢?

  他之所以没有跟着下楼,是想等元凤走了以后再下去见元向兰解说,到时候只有他一面之词总能糊弄过去。没想到在小客厅里朝着楼下偷偷瞄了半晌,元凤不仅没走,反而开始冲他咬牙切齿。

  程宗勖坐在沙发上正在发呆想筹思对策,严冯婵玥又一次走上楼来,后面紧跟着废柴程凌宇和表妹元凤。程凌宇手里握着一张卡,不等程宗勖让座,直接把手往前一伸,把手里的卡塞在他的上衣袋里。

  “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爸妈的一点小意思,望你不要嫌少不要。”程凌宇见他伸手去掏卡,赶紧上前避免。

  严冯婵玥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伸手从包里取出严明宗给她的那张卡,侧身坐下后推到程宗勖面前,同时冲他嫣然一笑。

  “这是我爸爸的一点儿小意思,请您收下。”

  宗勖连连摇手,“找回失踪的航班是上面交待的任务,我不克不及因公而取私利啊!你们还是拿回去吧!留着将来办婚礼用吧!实在不可,就算我提前给你们包的红包好啦!”

  说着将两张卡捏在手里,摆布晃了晃。众人只觉着眼前一花,程宗勖手里的两张卡片已经换成了两个红包。宗勖再将手晃了晃,手里的红包就不见了。

  程凌宇和严冯婵玥全都见识过程宗勖神奇莫测的秘术身法,此时见他当众表演魔术就好像是小儿科一样,丝毫不足为奇。两人各自在沙发上坐下,伸手去掏摸各自的红包卡片。

  元凤则看得张大嘴巴,用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地注视着程宗勖,跟着脸上一阵惊喜,赞道:“好精彩的魔术!”

  一瞥眼间,望见表哥和严冯婵玥全都没有丝毫赞叹的意思,神情十分不悦,撅着嘴冲程凌宇道:“表哥,你不这么认为吗?连个好儿都不说。”

  程凌宇赶紧昂首应道:“啊!好,很好!我看不错,非常好!”

  严冯婵玥看了元凤一眼,用十分轻蔑的口吻说道:“你要是也见过宗勖在异度空间里的表演,包管以后都不会想去看魔术了。”

  元凤虽然心里不服气,但是为了更好地熟悉程宗勖的事情并没有选择跟严冯婵玥斗嘴,而是侧身挨着表哥坐下,缠着他给本身讲讲他们在异度空间里的事情。

  程凌宇为了讨表妹高兴,当下也不管程宗勖和严冯婵玥愿不肯意听,填油加醋地把飞机上的惊险经历和后来被程宗勖所救的经过讲了一遍。其中,还把本身吹成了个挺身护花的小英雄,把程宗勖一半的功劳都戴到了本身头上。

  严冯婵玥听他如此胡扯,在一旁不住地插科打诨,纠正程宗勖的错误。两个人这一争论,故事就乱了套了。元凤听得胡里八涂的,时不时地请程宗勖指正一下,到后来干脆把身体挪到了宗勖身边,请他给本身讲讲。

  严冯婵玥和程凌宇把红包又掏了出来,一同推到程宗勖跟前,好说歹说要他非收下不可,不然他们的余生都不克不及心安。

  程宗勖没办法,只得永久收下了,想着过几天去西泉寺的时候正好可以布施一些给寺里。别的,再捐一些给柳叶禛的道学学会,以便能够更好的将道法发扬光大,也算是对柳叶禛如此器重他的一种回报。

  当然,再多的钱也比不上《四冥垂世卷》之于程宗勖的价值,他正是藉着书中的记载才顺利地救治好了江淑华,将来还有可能救回更多的人。

  严冯婵玥看到元凤几乎把身子都贴到程宗勖身上了,气得七窍生烟,白瞪着一双大眼冲程宗勖问道:“宗勖,请问你刚才跟元凤表妹相亲的结果怎么样啊?想继续交往,还是想拒绝呀?”

  她这一句问得十分高明,如果程宗勖回答说想继续交往,那么她仍旧还有一半的机会,而如果程宗勖说想拒绝的话,也就等于直接拒绝了元凤的好意。

  果真,元凤和程凌宇二人的脸色同时变得很难看。元凤恨得牙根直痒痒,却不好当着程宗勖的面爆发。程凌宇一方面出于对表妹的关心,另一方面这门婚事也是他在父母事前协商好的,必然要办成。

  “呵呵!”

  宗勖淡淡一笑,没有丝毫迟疑和思考,朗声说道:“既然叫相亲嘛!总要交往一段时间才能决定吧!这是人之常情,你们说是不是?”

  “那倒是!”

  严冯婵玥见他没上套,只好抢着点点头,然后继续问道:“那,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伴侣呢?”

  “噢!”

  宗勖略一深思,淡淡地道:“曾经,我认江淑华才是最适合我的。可,自打离婚之后,我的看法也改变了。我觉着,找对相应该以踏实为主,不克不及以貌取人,更不克不及仅凭好恶而定终身。”

  严冯婵玥和元凤同时点了点头,都觉着他是个很理性的人。

  程凌宇插话说道:“这个标准很好找啊!我表妹就是这样的人,很对你的胃口。”

  严冯婵玥和元凤同时瞪了他一眼,嫌他说话太粗俗。元凤冲表哥吐了吐舌头,严冯婵玥则冲他喝斥道:“你不说话,也没人拿你当哑巴!”

  “是是是!”程凌宇的一大本领,就是从来不在标致的女生面前发脾气。

  程宗勖“呵呵”一笑,“但是,这偏偏又不是凭理性决定的事,八成靠缘分,一成靠追求,最后一成靠色心。”

  严冯婵玥和元凤听他说到色心,两人的脸色同时微微一红。

  程凌宇见到两位美女的反应,心里很不服气,皱着眉头冲严冯婵玥问道:“听到没有?这就是你所谓的男子汉大丈夫说的话,一样的粗俗不堪。”

  “去!”

  严冯婵玥听他拿程宗勖尊敬,心里十分不悦,喝斥道:“你懂什么!你阿谁才叫粗俗,人家这个叫文雅。好好跟着学学!”

  “就你这种裁判,我怎么跟他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