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18章 启动时间轴心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580 2020-01-05 12:59:32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巫女神殿的地下石室是个多次元空间,只有在一分钟之内进入的人才能处于同一个次元空间。

  一个小时的时间匆匆而过,巫女神殿地下石室内瞬息之间发生了时空变换。

  随之,石室、神殿、城堡通通消退无踪,荒山、砂砾完全改变了模样,取而代之的是水绿山青、白雪皑皑的本来面目。

  时空次元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一般人的认知。同一个地方,同一件东西在不同的次元里,其样貌也可能完全不同。

  本来神殿的位置变成了一座石头堆砌的高坛,高坛上方浮空停留着一架庞大的石质混天仪,直经超过十丈有余。混天仪徐徐转动,内部是个迷你型的小小宇宙空间,星光闪烁包含万象。

  李蔵峦望着庞大的混天仪发呆,很难相信凭这个模型似的物体就能把持人类世界的时间流动。李蔵峦注目许久之后,心里开始回想启动它的方法。

  纳兰椿树、冯甄奕、简仕良,三人几乎同时出现在石坛之上,混天仪的下方。

  “老师!您也过来啦!这两位是?”

  李蔵峦见到纳兰椿树立刻高兴无尽。

  “呵呵!你也来啦!”

  纳兰椿树淡淡一笑,冲他点了点头。

  “正好。蔵峦啊!你来看着这两个考查团的老家伙,我呢抓紧时间启动时间轴心。”

  “好的。”李蔵峦扯过冯甄奕和简仕良,拉着两人往石坛下面走去。

  李蔵峦、冯甄奕、简仕良三人站在石坛下面,纳兰椿树站在石坛项部边缘,几个人同时昂首望着混天仪里面的小宇宙呆呆出神。

  四个人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能够如近距离地傲视着人类的世界。

  纳兰椿树耸立许久,倏地回过头来。

  “好啦!我现在开始布下阵法,稍后启动时间轴心让时光倒流。”

  言罢,纳兰椿树不再废话,转身绕着石坛边缘迅速走动起来,一圈又一圈,手臂不时挥动几下,口中念起奥妙真言。

  冯甄奕和简仕良二人站在坛下怒目而视,他们知道时间轴心一旦被纳兰椿树启动,令时间发生倒流,既定的历史必然会发生改变。

  并且可以必定的是,如果改变后的历史不克不及令纳兰椿树师徒满意的话,他们势必还会再次启动时间轴心让时间回到原处,重新来过,直到历史的结果满足他们的期望为止。

  “唉!真到了那一步,还有什么胜负可言!”

  冯甄奕扭头冲简仕良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惜连连,犹如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简仕良瞪着一双大眼一言不发,心里只盼着援军快来。

  他不知道的是,小分队和国情局的高手们,以及纳兰椿树带来的人都不知道进入深奥空间的方法。至于小分队能不克不及发现神殿地下石室的壁画,并顺利读懂壁画里面的内容,实在是件完全没谱的事情。

  此刻,简仕良又想起程宗勖来,“哼!如果宗勖那小子能及时回来的话,只要在纳兰椿树启动时间轴心之前赶过来,就还来得及。只不过,这种希望渺茫了点儿哈!”

  李蔵峦倒是一脸笑容地望着老师布阵念决。

  纳兰椿树越走越快,渐渐地在庞大混天仪的同围产生了重重光晕,而混天仪也开始出现轻微的摇摆。明显,时间轴心开始被激活,只要阵法排布完成,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转动混天仪,从而颓畀宇宙的时间前进或者后退。

  当整个混天仪的庞大躯体都被闪烁的白色光茫覆盖时,混天仪各大环变得活动起来。最外面的一环转速最慢,最里面一环转速最快,犹如钟表的三根指针,由外向内的每一圈圆环转动一周所代表的时间长度各个不同。

  活动起来的混天仪已经与内部的宇宙时间连成一体,只要推转其中的一只圆环加速转动一周,就能让宇宙的时间前进一个固定的年限;反过来,就能让宇宙的时间倒流一个固定的年限。

  “哈哈……”纳兰椿树见阵法排布完成,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忍不住纵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自豪之情,犹如看到了宾罗尼亚同盟会又重新恢复了昔日的荣光。

  李蔵峦站鄙人边,眼见阵法完成时间轴心已经启动,激动不已,手臂都不禁微微颤抖。

  “老师!快,快推转时间轴心让时间回到一年前。”

  “嗯!最好回到十二年前。”

  纳兰椿树点着头说道。

  这师徒俩倒不是很贪心,只想回到属于本身的阿谁最璀璨的时间。纳兰椿树相信,只要回到十二年前,他就有足够的时间扭转宾罗尼亚覆灭的结局。

  纳兰椿树言罢,纵身一跃跳上混天仪,将双手按在最里面的一道缓慢旋转的庞大圆环上,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上帝”。

  依据地下石室壁画上的记载,想让时间倒退一年的话,只需要把混天仪最里面的圆环倒转一周即可。其外面一圈转动一周的时间是一百年,再往外一圈转动一周代表的时间是一万年,外面还有两道环。

  此时,只要纳兰椿树推转最外一圈圆环倒转两圈的话,世界的时间就会回到人类刚刚来到地球上的时期,即二十亿年前。

  纳兰椿树双眼微微一眯,喉咙里发出一声大叫,“呀”,内力贯注到双臂死死抵住庞大圆环,试图拔转时间之轴,把世界的历史握于掌中。

  但是,表面上看起来轻松转动着的混天仪,犹如轻轻一推就能随着转动起来的庞大圆环,在纳兰椿树用出吃奶的力气后,依旧不受任何限制向前转动着,速度没有丝毫改变。

  纳兰椿树连用了三次劲,结果依旧。

  冯甄奕和简仕良相视而笑,紧张的表情稍稍放松下来。看起来,想凭着个人的力量改变时间的流动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与两们专家相反,李蔵峦眼见老师转不动混天仪,登时急出一头汗珠。

  “老师!情况怎么样,要我帮手吗?”

  李蔵峦言罢,不待纳兰椿树回答,抬腿跑上石坛,纵身跳上混天仪。师生二人同时发力,势要逆转时间的流动。

  冯甄奕和简仕良站在坛下没动,二人嘴角挂着笑意,斜眼傲视着混天仪上的师徒俩,犹如望着一对跳梁小丑。

  不出所料,两人用力的结果,庞大圆环的转速仍旧没有受任何影响,依旧按照既定的标的目的匀速地转动着,人类世界的时间流动自然没有发生丝毫改变。

  此时,纳兰椿树和李蔵峦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一次又一次的不成功已经将两人满满的信念消磨殆尽。

  纳兰椿树颓然地跳下混天仪,一屁股坐在坛上,低头不语。十年筹谋,十年心血,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这种结果。想到悲伤处,仰天躺在石坛上,望着碧蓝的天空楞楞地出神。

  李蔵峦跟着跳下来,若有所思地道:“老师啊!我们是不是遗露了什么细节呀?还是说……这壁画上的启动方法有问题?又或者……这里,这个石坛的布局……”

  “布局?”纳兰椿树听到布局两个字时,立刻觉得眼前一亮翻身坐起,跟着站起身来,四下踱着步子。

  “布局,呵呵!就是,我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布局有问题呢!看起来,若想让混天仪听话的话,必需恢复远古人类的祭祀仪式才行。因为古人都是这样做的,所以壁画里面只提到了开启混天仪的阵法,而把前面的开坛祭祀仪式略去了。”

  李蔵峦闻言大喜,拍手道:“对!老师分析的非常正确,必然是少了这个祭祀仪式。不过,老师啊!远古先民是如何举行这种祭祀仪式的呀?”

  “这个……”纳兰椿树为之一惊,跟着摇了摇头。

  “唉!我在一本古书上见过,像这么大的祭坛,至少需要十二个人,按照十二生肖的按次围在祭坛四周,然后将本身的热血洒在坛上。”

  “那,这十二个人会怎么样啊?”李蔵峦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不知道。”纳兰椿树再次摇了摇头,淡淡地道:“书上只提到,血不克不及干涸。”

  “哦!”李蔵峦点了点头,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道:“这就是说,在您布阵启动阵法的同时,这些人必需一直往坛上淋血才行。”

  “唉!百密一稀,百密一稀啊!没想到,十年筹谋,竟至于功亏一篑。”

  纳兰椿树开启了多悉善感模式。

  李蔵峦叹惜道:“是啊!老师。我看,咱们还是先出去吧!只要咱们师徒同床异梦,就必然能冲出去,等集齐了十二生肖后再卷土重来。哼!到阿谁时候,谁胜谁败尚未可知啊!”

  “难啊!难啊!难……”

  纳兰椿树站起身来,一面踱着步,一面连连叫苦。

  “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如果无法开启空间之门的话,我们已经很难用正常方法逃出死亡之谷。只剩下阿谁办法了,只不过,想再卷土重来可就难啦!”

  他说的这个办法自然是先去海角天际,然后再觅路回家。因为他们师徒都不会御空飞行术,所以想顺利找到古柳实在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空间之门?”李蔵峦默默地重复了一遍,缓缓地摇了摇头。

  “就算能找到程宗勖,他也不会跟咱们合作的。老师!其实咱们出不出去已经无所谓了,我倒是觉着这个空间里的环境比起外面来好多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纳兰椿树听他话里的意思,仿佛对这个空间比本身熟悉得还多,觉得十分稀奇。

  李蔵峦淡淡地道:“巫女神殿地下室里的壁画中提到,在这个空间里有一种很物别的植物,叫做丧尸虫草。人一旦误食了这种草,就会中毒,从而变成米国恐怖电影里的主角人物。”

  “本来如此!本来如此!”

  纳兰椿树倏地停止踱步,回过身,由怀里取出一个老式的笔记本来,递给李蔵峦。李蔵峦接过来,大至翻了翻,见里面记载的内容正是壁画上所述的关于时间轴心的开启方法。

  “这个笔记本是我第一次进入海角天际时,在玫瑰河畔捡到的。当时河岸上扔着两只背包,我在背包里发现了几颗超级大钻石,也就是我卖给东岳军的那几块儿。”

  “这个笔记本也在背包里,也就是从阿谁时候开始,我才确信了香格里拉时间轴心的存在。并且,我还在背包里发现了一支装着血样的玻璃瓶,带回去研究之后才发现,里面正是丧尸的血液。”

  李蔵峦点了点头,“本来如此!这么说,这两只背包的主人,必定也是从这里出去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死在玫瑰河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