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24章 黄天厚土族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576 2020-01-09 11:59:21

  直升机飞临土坳上空时,土寨和山上的人们全都停下手里的活计,朝着考查团望过来。像直升机这种现代扮装备对于原始土著人来说,绝对是天外飞仙一般的超级神器。

  鲁剑宗命令架驶室的队员道:“找准位置,自动降落。”

  飞机徐徐降落在伏羲、女娲氏神像附近的小广场上,留守在土寨里的妇女儿童及老弱病残等全都走出土屋或窑洞,大眼瞪小眼儿地望着这架天外来客。

  程宗勖等人同时不雅察到,山上山下外出谋生计的人们正在飞快地朝着寨子里赶来,明显十分害怕家里人的安危,想搞清楚直升机上的人是敌是友。

  为了向一众土著先民展示友好形象,冯甄奕叮嘱小分队永久不要下飞机,只让程宗勖陪着两位前考团遗霜先下飞机。等两位遗霜和大家打好招呼以后,简仕良和冯甄奕才走下飞机。

  两位遗霜竭力向部众说明了程宗勖等人的身份,及其与本身家族的渊缘,并说这是本身家里来的客人,请其他家族的人们不要害怕。

  土人纯朴之极,人家说什么是什么,绝对不说半句谎话,于是吃瓜群众们渐渐散开,该干嘛干嘛去了。急着赶回来的人们走到半路,不雅察到家里人都在挥手报安然,又返身回去捕猎和采集去了。

  两位遗霜请程宗勖、冯甄奕和简仕良三人进了窑洞,摆手请三人坐下。

  好嘛!土炕、土桌、土凳,呆在里边和外边根本没区别,怎么坐啊?空间狭窄不说,尤其是这个味道,虽然没有某些男生宿舍那么重口,但是也不是冯甄奕和简仕良这老二位可以接受的。

  宗勖只好回飞机上取来几个马札,请大家在洞外沙地上将就着坐下。一来便利大家写字扳谈,二来彼此之间也能保持着友好距离。

  冯甄奕让他们把本身的父母请来见面。真别说,他们的父亲,这两位混血前考查团二代还保留着明显的华夏族人的特征,到了两位遗霜这一代模样就与其他族众差不多了。

  几位遗霜传承的都是父系血统,他们的祖父和父亲娶的都是部族里的土女为妻。他们的父亲除了把祖父的文字和语言传承下来一些,其他的知识全部丢掉了。

  一位父亲取来一把锈迹斑斑的工兵铲,写字告诉大家这是他们族里唯一的神器,平时都舍不得用。又说他的父亲就是第三代考查团的樊助理,具体怎么到这里来的已经说不清楚了。

  “当时,因为父亲身上的穿着和皮肤的颜色,被部落称为异族人,受到族人的排斥。后来他教给大家烧制粘土作屋,制作石器和木器的方法,所以土寨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阿谁窑洞就是父亲亲手开掘和烧制出来的。”

  “慢慢的,我的家族接纳了他,并让他在族中选娶一位姑娘为妻。父亲当时纠结了好一阵才娶了我的母亲,我母亲当时可高兴啦,后来就生了我们兄弟姐妹六个人,现在,只剩下我们老哥俩还活着。”

  程宗勖望着部落里那些犹如用树皮模具和沙土塑出来的姑娘们,眉头不禁拧成了个疙瘩。跟这些姑姑们比起来,向酉雪简直变成了天仙。

  “妈呀!这都能接受得了,口味也忒重了点儿吧!”

  冯甄奕和简仕良两位瞥了眼两位遗霜的母亲和妻子,觉得胃里的东西直往上冲。二人对望了一眼,相视一笑,心想“实在是太难为樊助理了”。

  另一位父亲则向众人讲解起了土坳部落的现状。因为父亲教给了他们算数和文字,所以能把部落里的人口和房舍计算清楚。

  土坳部落现有人口三百三十二人,窑洞共有三十六座,土屋有四十二间,此外周围还有储藏用的天然山洞两个。

  冯、简、程三人同时点了点头,这大概就是原始房地产业,不知道挖一座窑洞给多少钱?

  这位父亲抬手指了指山岭东边,继续写道:“西边还有另一个部落,我们习惯上把他们叫厚土族,因为他们的肤色更深一些,就像黄沙下面的土的颜色。我这两个媳妇儿都是从那边娶来的。”

  “他们也习惯上把我们叫做黄天族,顾名思义,就是我们皮肤的颜色就像地面的沙土一样。过去本家之内通婚现象遍及,坏孩子多,后来父亲主张异族之间通婚就没有坏孩子了,这个传统就流传下来了。”

  对于他说的两个媳都是厚土族人这件事,宗勖等三人倒是看不出有多大区别来。

  简仕良写道:“既然你们族人皮肤的颜色就像地面的沙土一样,他们为什么不称呼你们为黄沙族,而是叫做黄天族呢?”

  这位父亲写道:“本来是叫黄沙族的,因为我们的父亲说黄沙不不乱,容易飞散,并且与厚土不对仗,就改叫黄天族了。呃!西边还有一个白山族,你们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吗?”

  呦呵!居然还考起老学究儿来了,冯甄奕和简仕良二人相视一笑。

  冯甄奕写道:“白山族,顾名思义就是肤色像这雪山一样白的族人,是当年女娲娘娘用雪和着沙土做的。这个族的人应该不肯意与你们黄天厚土两族通婚吧?”

  另一位父亲写道:“您猜得很准,就是这么回事。他们不但是不肯意跟我们通婚,有时我们的族人落了单,就有可能被他们捉去当作奴隶和祭品。”

  “听说前几天,厚土族在白山族边上捕到了一头白牛。恰好被白山族的人看到了,结果他们不由分说,直接把人和牛全都抓回部落里去了。虽然,牛肉和牛奶对我们来说是希罕物,被抢了还不算啥,只可惜了那十几个壮劳力啊!”

  简仁良写道:“他们就没有想办法把人救回来?”

  那位父亲写道:“厚土族人当然不干了,于是联合了我们黄天族差不多所有壮年人,拿着猎叉去要人。白山族的人也集合了全族的壮年人跟我们打了起来,打了半天,也没有打赢,后来因为双方肚子饿了,于是就回来了。”

  “结果,人没有要回来不说,又有十几个人被白山族抓住了。白山族人高马大的,族人又多,他们那边食物比我们这边也多。唉!实在打不过他们。不过,你们来了就好啦!只要你们能助我们一臂之力,想打败他们应该很容易。”

  “呵呵!”冯甄奕微微一笑,接着写道:“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我们只能帮你们一次罢了,这次把人要回来了,那下次呢?”

  那位父亲写道:“那就帮我们把白山族的人全都抓来杀掉,不就得啦!”

  “呃……”冯甄奕、简仕良和程宗勖三人立刻十分无语。

  程宗勖写道:“要人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没问题,但是打打杀杀的的事情就算了。并且,我们也无权干涉你们这个世界的争斗。”

  那位父亲写道:“你不兵戈,他们能乖乖放人吗?再说了,凭你一个人怎么打得过那么大一群白山族男人?”

  他认为,像这种事情,除了诉诸武力之外,根本没调和的余地,好说好道必定行不通。

  程宗勖写道:“我可以尽量一试,相信他们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的。好啦!现在带我到厚土族那边去看看吧!起码要找个人当向导,同时还要知道都有谁被抓了。”

  当下,两位父亲站起身来,进屋取来两只腊好的兔子,叮嘱两个儿子带上东西陪着程宗勖去厚土族的寨子里走一趟。

  两位考查团遗霜点头答应了,接过兔子来,摆手请程宗勖跟本身走。

  程宗勖让他们把东西拿好,伸手抓住每人的一条胳膊,内力流布全身,腾身飞上半空。

  “啊!”两位遗霜和地上的众族人同时惊呼,明显都被他的超强弹跳力惊讶到了。

  但是,令他们更加惊讶的事情还在后头。程宗勖跳到空中之后不再下落,双腿前后摆开微微弯曲,携着二人朝着土坳东边的山岭飞去,留下地上的人们一片惊呼。

  冯甄奕和简仕良相视一笑,摆手请大家坐下继续聊天。

  一位父亲写道:“阿谁小伙子是什么人啊?看肤色倒像个白山族的人,不过模样又不像。”

  他们早瞧着程宗勖的肤色,比起冯甄奕和简仕良来要白皙得多,只是五不雅貌相上的特征不似白山族那样棱角明显,并且比白山族的男人们俊美得太多了。

  简仕良写道:“他跟我们一样,都是新考查团的成员,能力不凡,必定能帮你们把人要回来的。你们啊!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呵呵!”

  冯甄奕写道:“请问厚土族那边有多少人口,窑洞、土屋,还有山洞各有多少间呢?”

  另一位父亲写道:“厚土族那边草籽丰富,所以人口多了点,现在有大约四百六十三个人,窑洞不多有四十四座,土屋有六十多间,不少人还是住山洞,山洞共有四处。”

  冯甄奕和简仕良点了点头,两个族的人加起来八百摆布,这么算下来白山族的人口也应该不足千人才对。要说族中的壮年劳力,大概只有三百上下,凭鲁剑宗小队的战斗力,要对付这区区一群原始部落简直易如反掌。

  但是,开战的话势必会打乱这个时空世界的历史进程,二人商议了一下,觉着还是以和为贵。能用和平方式把问题解决当然最好,实在不可再诉诸武力,但应该尽可能做到不伤人命。

  鲁剑宗把程宗勖带回来的两只超级大甜瓜搬下飞机,用匕首切成小块,然后摆手请黄天族的人都过来尝一尝。

  一时,家里留守的族人都聚拢过来吃瓜。吃瓜群众们尝过连张梁都赞不绝口的美食后,不少人甚至流下了激动地泪水,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如此美味的东西。

  小分队们见到土著人的表情后,也都各自伸手尝了尝,每个人的表情虽然不像土著们那么夸张,也都不住口地称赞这只瓜实在很好吃,比本身以前吃过的甜瓜好吃得多。

  午后,程宗勖打电话通知鲁剑宗等人架驶飞机带上冯甄奕和简仕良到厚土族这边来,然后接上这边的两位长者一起去白山族要人。

  为了能让双方顺畅地交流,鲁剑宗特地弄了两只纸箱,别离装了小半箱黄沙搬上飞机。

  到达厚土族一侧,接上程宗勖和两位遗霜,以及厚土族的两位长者。厚土族的族人,对着直升机免不了又是一阵惊诧和膜拜。

  直升机徐徐升空,在厚土族两位长者的指引下,朝着西北标的目的白山族所在的雪坳飞去。

  雪山之上,天空依旧雾蔼隐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