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49章 安全与幸福感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550 2020-02-03 12:31:37

  作为京南大学商管学院的高材生,江淑华自然懂得及时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向李馨华和舒云勒展示友好,增进感情,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当然,江李二人之间的故事是从程江二人离婚那天开始的,最好还是从那一刻谈起。

  但是,人家既然办的是婚礼,开口谈离婚的话题明显不达时宜。依江淑华对程宗勖和李馨华的熟悉,自然能找到更好的话题。

  江淑华首先回顾了下丈夫庄世廉,冲他眨了刺眼睛,又朝着李馨华弩了弩嘴,示意丈夫配合本身见机行事。庄世廉立即会意,面带微笑地点了点头。

  “馨华姐!”江淑华再次冲李馨华叫道。

  “你和舒总是怎么认识的,能对我讲讲吗?”

  首先打听一下新郎和新娘相识相爱的旧事,明显是十分得体的起始话题。不仅能勾起一段美好的回想,也最能诱使对方短话长说,敞开心菲,从而制造出一团友好协和的氛围。

  “哦!宗勖没告诉过你吗?”

  李馨华微微一怔。以江淑华和程宗勖当时的关系,程宗勖竟然没有跟她讲过京城大学职业介绍协会成立那天会场发生的事情。

  江淑华闻言神色微微一暗,轻轻摇了摇头,淡淡地道:“他从来不拿我当红颜知己,很多事情也不肯意跟我念叨。馨华姐,你就跟我讲讲呗!”

  “哟!他不拿你当红颜知己,自然是想更进一步呗!呵呵……”

  李馨华浅浅一笑,露出一排雪白整洁的牙齿,俏丽的脸上同时现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三年前,京城大学职业介绍协会成立的那天。宗勖邀请我跟云勒、东岳军和周成龙几个人同桌聊天,聊的什么记不清楚了,反正就这样认识了。”

  “后来,云勒请我们几个人吃了顿饭,他还向我以前的男伴侣罗衍请教过本身算不算成功人士。之后一年多的时候里,他经常到学校里找我,每次都给我带几样高档扮装品或者时下最流行款式的外衣,时间一长我就沦陷了。”

  “噢!”严冯婵玥立即意识到,眼前这位舒夫人和程宗勖的关系非常不一般,明显江淑华对此十分清楚。

  “嫂子!你和程宗勖是怎么认识的?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呢?”

  如果关系不是很好的话,程宗勖怎么会拉上她与当时京城商界的三大巨头同桌聊天呢?

  “呵呵!他对我好是应该的。”

  李馨华从不讳言本身和程宗勖的关系,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他以前扯过一个弥天大谎,让我替他瞒着所有人。所以,他欠我的。”

  “他撒过谎?还是个天大的谎言?”严冯婵玥简直难以置信。

  “对啊!”李馨华见到她脸上那种莫可名状的表情,心中觉得十分自豪,仿佛能与别人聊一聊程宗勖的错误是件十分舒服的事情。

  一般人都会犯错,并且经常出错。但是,即便是在李馨华这样的红颜知己眼里,程宗勖就像古人称颂的真君子一样,从来不做错事。

  到目前为止,他只在幻空间里做过一件违背良心的事情,欺骗了最纯洁的项尤雪的感情。对于这件错事,他当时情愿以命相抵,又在平行世界里坦荡接受了“感情骗子”这个称号。

  李馨华继续说道:“我俩是高中同学,所以,他的老底我最清楚了。他很乐意找我说话,什么事情都告诉我,从他认识你们俩开始到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

  “啊!”严冯婵玥失声惊叫。

  “既然你们的关系这么好,嫂子你又这么标致,宗勖他当初为什么没有追过你呢?呃,我猜的没错吧?他没有追求过你吧?”

  出身和经历决定了,严冯婵玥很难相信男女之间能维持着真诚的友谊而不会升起成情侣。明显,程宗勖和李馨华就是这样的一对红颜知己和蓝颜知己的关系。

  李馨华又是展颜一笑。

  “他阿谁人最适合作伴侣,而不是男伴侣和丈夫。关于这一点,淑华的体会应该最深吧?”

  “是啊!我也这么这认。”江淑华终于接过话茬,急忙附和了一句。

  其实,她同李馨华的感受不一样,不肯意跟程宗勖在一起完全是出于经济原因。如果程宗勖当初就有今天这样的实力,她绝对不会跟他离婚。如果,程宗勖没有将那二十亿诞送给向酉雪,俩人早就复婚了。

  “宗勖认识的女生,感情生活多不顺利。馨华姐,你算是我们这些人里面最幸福的一个了。呵呵……”

  “呵呵!我跟你们不一样,至少我们之间没有涉及到感情。”

  李馨华报以一笑。对程宗勖来说,她实在不同于江淑华、严冯婵玥等女生。

  “他认识的女生多了。只说他喜过的几个吧!朱莺莺和朴妍殊住进了汉城监狱,弄得一无所有;许妍莹为周辰东生了个儿子,得到一大笔遗产,去年结婚了;方婷婷和李星楠毕业后就没再联系,应该过得都不错;就是幸福了萧箫,也累坏了你,唯便宜了向酉雪。呵呵呵!”

  呵!真是如数家珍,就算程宗勖本身怕都总结不了这么好呢!

  江淑华与严冯婵玥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到了四个字,难以置信。一个是他的元配,一个是他目前的追求者。然而,两个人对他的熟悉加在一起,居然还比不上他的一个一般伴侣。

  “馨华姐!真得好羡慕你哦!嫁了舒总这么个超级富豪,还能跟宗勖保持着这么纯真的友谊。”

  按照江淑华的不雅念,她实在应该羡慕李馨华。

  “快别羡慕我了。”

  李馨华俏脸生霞,笑着谦虚道。

  “你是最不该该羡慕我的啦!在京南大学商管学院你们那一届里边,数得着的几个大少爷和男神校草基本上都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呵呵……”

  “唉!可惜我的命太苦了。”

  江淑华叹惜了一句,缓缓摇了摇头。

  “萧箫笑话我总是结婚离婚地瞎折腾,程宗勖说我把婚姻做成了买卖。其实,谁乐意这样,谁不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生在我这样的家庭,又有什么办法呢?”

  说话的同时,秀美的双眸中已经蓄满了泪水,仿佛动了真感情。眼下,江淑华是第四次向婚姻要幸福,她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李馨华点了点头,十分同情她的遭遇,也希望能够帮到她。

  “你们找云勒有什事啊?如果是互利共赢的合作项目,我倒是能帮你们说几句话。”

  呵!真不愧是程宗勖的红颜知己,两个人果真性情相投,一样的真诚、善良,都有一颗仁慈友爱之心。

  “谢谢你,馨华姐!”

  江淑华能感动人,也容易被人很感动。闭了闭眼,让泪水滴下来,睁开眼后定定地望着李馨华。

  李馨华摇手道:“不消谢。你是宗勖最喜爱的女生,不消他说,能帮的我也会帮你。说吧,究竟是什么生意,如果我觉着合适,我可以先跟云勒聊一聊。”

  她和舒云勒已经登记,眼下是正示的舒夫人。一来需要为丈夫的事业填砖加瓦,二来也要藉此展示本身的能力,在公司里树立名望,以便令本身尽快成为舒云勒身边不可或缺的存在。

  嫁入豪门的女人,除了必需要生儿育女外,就是想办法巩固本身的身份和地位,最好能做到无可替代。

  男人需要事业,女人需要自信。有了足够的事业,就有了自信;有了相当的自信,就有了安全感。多数人认为,人生最需要的就是这个安全感,有安全感的人生就能获得幸福。

  至少,目前的李馨华就是这样认为的。出于善良的本性,自然希望江淑华也能及早获得这样的安全感,生活幸福美满。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早就获得了安全感的舒云勒,又娶了李馨华这样的女神级校花为妻,幸福感应该已经暴棚了才对。然而事实远非如此,舒云勒意识到本身的心灵需要安慰,需要一种心安理得的满足感。

  正所谓想使心安,理必先得。理由道生,道法自然,自然而然合于良知,良知自然而有。良心安于德行,身心自然康泰和皆。

  由于江李二女都已经阻碍不到严冯婵玥的心事,她也乐得从她们的谈话中多熟悉一些关于程宗勖的事情,做到知己知彼。

  此时,江淑华的脸上微微一红,显得有些娇羞,这个程宗勖怎么连心里话都告诉她呢?

  “其实,我们这次来是想消除庄氏集团和凤勒集团的一些误会。只要误会消除了,对双方来说绝对是互利共赢的大好局面。”

  庄世廉见妻子有些迟疑,索性直接把问题讲清楚。

  李馨华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微微地点了点头,也觉着应该“和气生财”,于是向庄世廉问清楚了双方结怨的具体情况。

  “如果真得只是因为商业竟争产生的一些摩擦,我想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李馨华点了点头,低头略略深思了一会儿。倏地抬起头来,漆黑明澈的眼眸中闪现出光彩,俏丽的脸上浮现着欣慰的笑容。

  “我估计,云勒之所以给令尊发了请柬,八成也是想藉此化解这起误会。所以,届时只要庄叔叔能亲自过来,这件事就不难解决。”

  李馨华慧智兰心,立即猜出了舒云勒的心思,“看起来,我永久还帮不了他什么忙。”

  从上次凤勒与龙莉的并购案,到这次凤勒与庄氏的恩怨,舒云勒仿佛把两件事情的契机全当作礼物送给了妻子李馨华。

  舒云勒仿佛只注意到了本身想要的成就感与幸福感,却忽略了妻子眼下更需要获得由这种成就感带来的幸福感,而非单纯地被宠爱。

  “谢谢嫂子,谢谢舒总!”庄世廉连声道谢。

  商场如战场,只要庄氏集团此番能与凤勒集团达成和解,再面对接下来的世界性的金融危机时,就有了强大的信念和底气。

  江淑华无疑是幸运的,这次居然得益于下一场金融危机。

  “好啦!你们的事情解决了,我也该回去了。”

  李馨华说话的同时站起身来,江淑华、严冯婵玥和庄世廉跟着站起身来。江淑华还想拉着李馨华多聊一会儿,立刻又想起李馨华眼下必定很忙,能亲自过来找本身说说话已经很难得了。

  “馨华姐!欢迎你到常庆来玩。”

  “好啊!有时间我会陪着云勒一起去的。再见啦!”李馨华实在很忙,言罢转身离开。

  随后,严冯婵玥与江淑华客气了一句后,回身进了本身的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