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54章 南方有梦化细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525 2020-02-08 10:12:06

  女主播的采访结束了,其他人的直播仍然在继续,把程宗勖和严冯婵玥弄得极不自在,偏偏两个人都是各怀心腹事,无法朝着这些人甩脸子让他们停住直播。

  好在高铁的速度足够快,三个小时之后已经过了珞阳,再过半个小时就能抵达终南山下。

  所谓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如此直截了当的现场直播呢!更何况今天还是周末,向酉雪正陪着二嫂萧箫一起举着手机看直播。

  终南山站还没有到,程宗勖便接到了向酉雪兴师问罪的电话。

  酉雪先是把他好通训,最后恐吓说:“如果再让我看见你跟别的女生花式秀恩爱,信不信我真地提出分手?”

  程宗勖有十成的把握相信她是在开玩笑,但是,他怕的不是真分手,反而是开玩笑,因为赌约可没有规定开玩笑不算数。

  “如果你敢提分手的话,我必然把你送进汉城监狱。不信就试试!”

  怕的是实现了打赌的条件,而向酉雪又不肯真得罢休,这种麻烦可不是他能承受得了的。

  “切,怕你啦!”向酉雪没好气地道:“开玩笑不可啊?你也太霸道了吧!别忘了,我还不是你老婆呢!”

  “很快就是了。”宗勖低声说道。

  “二舅那边已经没多大问题了。没有不测的话,在田文广、李招娣的婚礼上,你应该能以程夫人的身份出现了。”

  “真得?你不会是为了逗我开心才故意骗我的吧?你跟那向贱人打赌的事儿怎么算啊?”

  向酉雪虽然按捺不住地心中狂喜,但因为这个消息来得太快太猛然,又让她有点儿不敢相信。如果这句话不是出自程宗勖之口,她必然讥笑他失心疯了。

  “呵!我骗谁,也不克不及骗你呀!”宗勖继续哄她。

  他敢这样说是有道理的,只要这次终南山之行能让元凤和姚誉朗都接受对方,元向衷自然再没有话说。那么,在他的身世揭开之前,生母元向兰根本没阻止的理由,所以程向二人结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赌约里面并没有规定我不克不及结婚啊,准备好十天以后嫁我。”

  酉雪心中高兴,嘴上却不肯饶人,嘴硬道:“好啊!我也等着看,等着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嘻嘻……”

  “那,你就等着失望吧!不过,能嫁给我,也算你赚到了。”

  也只有向酉雪能让程宗勖厚起脸皮,跟她开这种玩笑。

  “呸!脸皮真厚!不睬你了,再见!”

  酉雪直接挂断电话,哼,这个家伙越来越不讲原则了。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学会说话不算数了。“嘻嘻……幸福的严冯小姐姐,你凭什么跟我争?”

  也就在这一刻,高铁列车恰好抵达了终南山站。

  程宗勖、姚誉朗和元凤三人乘一辆出租车,严冯婵玥及其两名保镖乘一辆出租车,后面的狗仔队们纷纷打车紧追不舍,全都朝着终南山景区大门驰去。

  宗勖站在景区大门前,从这里能够直接望见终南山的各主要山岭。正面可见翠华、太乙、南台、紫阁、圭玉五座山峰。诸峰岭之中,风景最美的是翠华山和南台峰,二峰皆是峰峦突兀、怪石横、生岩崖处处,山上山下郁郁苍苍、草木繁茂,不时有成群的飞鸟盘旋鸣叫。

  进入景区不远处设置有多处上峰用的缆车站,山梁上下钢缆纵横平行。程宗勖不禁想起了东宝岛旅行度假村为了不破坏自然景不雅的美感而专门修建了地铁。但,地铁不克不及上山,除了索道以外仿佛别无他法。

  依照严冯婵玥女孩家的心性,先把终南七大景不雅游个遍,然后再去找阿谁所谓的药王谷。但是,程宗勖不同意这么做,一来时间紧迫,二来想尽快甩掉这些狗仔队的纠缠。

  最后六个人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严冯婵玥主仆三人对程宗勖、姚誉九和元凤三人,双方势均力敌,怎么办呢?

  程宗勖没办法,只好给严明宗打电话,请他劝一劝本身的女儿。

  严明宗虽然想人财双收,但在查访药王谷这件事上与程宗勖的看法相同,于是严令女儿不许胡闹,一切听程宗勖安排。

  婵玥这才不说什么了,红着一张俏脸,低头听程宗勖叮嘱。

  宗勖事先已将终南山的地势了然于胸,叮嘱大家先乘缆车上南台山,然后由峰上下到山腰便是南梦溪中段,也就是《药王古卷》的作者沿溪而下的起始地。

  重走先贤路,既可以借此缅怀先辈,还能在不期然之间进入药王之谷的内部空间。

  然而,到了南台山上的老君堂后,婵玥又开始吵着要进去烧柱香,求个姻缘签什么的。程宗勖、姚誊朗、元凤三人全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姚誉君意见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赶上了倒不如好好放松一下。宗勖点了点头,叮嘱他必然要照料好元凤的安全。姚誉君立刻满面春风,凭他的本领爱护区区一个元凤根本不在话下。

  严冯婵玥拉着程宗勖的胳膊进了老君堂,里面有不少善男信女正在上香求姻缘签。婵玥凑热闹连上了三柱高香,跟着求了支姻缘签。

  宗勖并没有看她求得什么签,仅朝着老君像拜了三拜,算是对太上的敬意。

  几人在南台山上逗留了两个小时,直到午餐时间才聚在一起。众人决定下午下峰缘溪而行,越早找到药王谷越好。

  下山的道路陡峭而险峻,山道旁也时有瀑布飞流而下,却是凛冽的山泉水。途中又遇到了冰风两洞、光明岩、金华洞等名胜。

  对面的翠华山五峰拔起,形如五指,山中生满竹木青翠苍郁,故人称“南山神秀之区,唯翠华诸峰为最”。从山腰处亦可远眺终南诸岭,俯视秦川胜景,充分领略“长风驱松柏,声拂万壑清”的闲适舒服。

  除了严冯婵玥和元凤两位姑娘之外,其他人并没有多少闲情逸致不雅赏如诗如画的风景。两位保镖的注意力全在婵玥身上,姚誉君的注意为都在元凤身上,而程宗勖的心思则聚集在感知异次元空间的能量浸透上了。

  山下的植被更加茂密,细小的溪流穿过林间草地,在卵石铺就的河床上流淌,好在河床里没有竹枝林木,不然宗勖等人只能披荆斩棘开路前行了。

  一直尾随着拍摄的两位主播见他们径往荒野处寻找,心生恐惧,跟了没有多远便知难而退了。

  宗勖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早知道他们不敢跟拍究竟,不禁会心一笑,点了点头。

  “呵!跟屁虫终于走了!表哥,咱们还要走多久啊?”

  元凤一只手抓着姚誉君的胳膊,一边向宗勖询问。宗勖回头望着二人微笑不语,弄得元凤双颊晕红,赶紧甩脱了姚誉君的胳膊,往旁边挪开两步。

  宗勖望见她一脸羞赧的模样,点了点头,笑得更加绚烂。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顺流而下以求索。再走几里路应该就能触及到药王谷的异度空间了。姚上卫,再加把劲儿啊!”

  言罢,微笑回身,继续前进。

  元凤知道表哥语带双关地又拿本身调侃,心里虽然愠怒倒还能忍受,又嫌溪水太脏喝不惯,包里的几瓶纯净水还得省着,取出一瓶举在手里冲表哥晃了晃,龇着牙“噫”了一声。

  宗勖装作害怕的样子,抱着头往前逃了几步,逗的元凤在后面“格格”娇笑起来。

  两公里后,山谷变得平坦,随着数条溪流的汇入,河道也渐渐变得宽阔起来。河滩上铺着砾石和细沙,路好走了,行进的速度也快了。

  但,宗勖的心却渐渐地悬了起来,已经能够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浸透能量,质朴、安然安祥、强大。给人的感觉就是安宁而平坦,安祥之中透露出超然脱俗的境界。可见居于其中的人,个个都是圣贤君子。

  他并不想利用空间之门冒然进入药王谷,而是希望像那位前辈一样受到邀请而顺理成章地进去。所以要这样,一方面是出于礼貌客气,另一方面是想总结出自由出入桃源秘境的条件究竟是什么,再有就是要堆出六十四根巨石阵既费时又费力。

  继续前行,溪水流淌,水绕山环流进了一处狭窄的山隙之中。人不克不及通行,只能沿着山谷向前摸索。

  “啊!”元凤忽然失声惊叫。

  “什么情况?”宗勖回头问道。

  元凤用双手抓住姚誉君的胳膊,颤声道:“那里,那里犹如有人!你,你快过去看看。”

  “呵呵!”姚誉君跟着苦笑了一声。

  “你这么抓着我,我动都不动不了,怎么过去啊!”

  “呀!是。”元凤意识到本身的举止有点不雅不雅,苍白的俏脸微微一红,赶紧松开手。

  姚誉君顺着她手指的标的目的望了一眼,灌木丛中隐约有一件深褐色的衣服,既然有衣服就可能有人。姚誉君轻轻点了点头,迈步过去不雅察。

  婵玥看在眼里笑在脸上,忍不住调侃道:“哎!别撒手啊!万一那边藏着个女鬼正等着勾他的魂儿呢,怎么办啊?”

  “就地正法!”

  元风想起宗勖的话来,脱口而出,同时用右手摆了个枪的手式朝着表哥指了指。

  她和姚誉君第一天见面就抓着人家不放,不免难免给人一种轻浮的感觉。啍!都怪表哥。山路这么陡,我能怎么办啊!荒山野岭的,人家心里害怕嘛!

  “噗嗤!”严冯婵玥立刻笑喷了,声音都有些颤抖,用手指着她道:“你,你可真够狠的,真够狠的,姐姐服了。嘻嘻……”

  “切!谁是你妹妹?”元凤不明所以,没好气地切了一声,扭头注视着姚誉君。

  “兄弟,情况怎么样?究竟是什么东西?”

  程宗勖同样把目光聚集在姚誉君身上,见他钻在灌木丛中不雅察了好一会都没有回音,忍不住问了一句。

  姚誉君头也不抬地道:“两俱骷髅骨,已经死了很久了。骨胳上没有伤印,无法确认死因和身份,只能看出是一男一女。”

  宗勖闻言笑道:“好啊!专业人员的眼力就是不一样,估计换成我的话什么也看不出来。”

  他虽然常常称赞别人,多数情况下仅仅是为了鼓励或者以此自谦,极少会有这种真正觉得技不如人的时候。

  “呵呵……”

  姚誉君淡淡一笑,心里美滋滋的,嘴里谦虚道:“哪里,哪里,我再到周围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可疑物品。”

  既然发现了尸体,那就有必要仔细堪查一下案件现场,说不定还能藉此破获一两件大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