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55章 谷口迷阵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438 2020-02-09 09:48:24

  “我这里有多功能探测仪。”

  元凤解下背包放在地上,取出一块肥皂盒大小的多功能探测仪。

  宗勖接过多功能探测仪对死者仅存的衣物进行探测,初步测定死者死亡年代在二十年前,“稍后通知终南山警局派人过来处理吧。”

  “程少校!”姚誉君很快又有了新发现,昂首喊道。

  “这边发现七八俱骸骨,都是男性,曾经携有兵器,其它衣物已经彻底消退了,这说明死者年代久远,玉饰有些古老,大约是明代或者元代的人。”

  “哟呵!真是大发现啊!”

  宗勖淡淡地笑了笑,分开灌木丛走过去,“除了玉器之处,有什么金属物品吗?这可是古董啊!”

  “当然有!”姚誉君点了点头。

  回身递给他一件银制搭扣,淡淡地道:“七具骸骨的腰部都有这个东西,看起来应该是古代官差的腰带搭扣,这么多人怎么会同时死在这里?真让人不敢相信!”

  “可这实在是事实啊!”

  宗勖蹙了蹙了眉,叹惜道,俯下身继续查看其它物品。

  官差的佩刀已经锈蚀得只剩下个刀柄,木制刀壳和微薄的刀身已经完全朽坏了,完全看不出本来的式样。

  “哎呀!明代的案件不归咱们管,既然死的是官差,尸首又没有收走,案件多半已经不了了之,抽空查一查本地的县志也还许能找到有关记载。”

  “嗯!”姚誉君站直了身体,目光注视着满地的尸骨若有所思,眉头拧成了个疙瘩。

  “从骸骨人摆放情况来看,可以必定几件事。首先,几百年来山谷中都没有发生过水患,不然尸骨早就被冲走了。其次,就是这些人不是被外部力量杀死的,他们死得很安祥。”

  “简直难以置信,对吧?最后,这些人八成是死于超自然力量,极有可能与药王谷的异度空间有关,或许……”

  说到这里,姚誉君忽然顿住不再往下说了,扭头定定地望着程宗勖,脸上阴晴不定若有所思又难以置信。

  “或许,这个药王之谷,并不像我们所想像的那样美好。至少,它对于外部空间的来访者并不友善,不然这些人就不会死得不明不明白了。”

  “或许吧!”宗勖皱着眉头淡淡地道,只觉得眼前的情形似曾相识。

  曾经,纳兰椿树在本身的住宅弗拉维宫里布下的想望迷阵,就险些令武言伍小队全军覆没。如果事情真像姚誉君猜测的那样,那么眼前这些人之所以安祥离世,极有可能是中了某种迷阵。

  “你说的很有道理,药王谷的大门实在不好进。但是,《药王古困》的作者为什么轻松地就进去了呢?并且他随身还有两三名仆人,这些人一进一出很轻松啊,为什么都没事呢?”

  “咱们没有亲眼见过,书里没有记载不等于没有发生过。并且这本书……”

  姚誉君缓缓地摇了摇头,左手微微摆了摆,淡淡地道:“先不商议这么烧脑的问题,咱们抓紧时间将周围彻底探查一下吧,然后再……”

  说话的同时举目四顾,山谷前方不远处有块庞大的石头,算得上是个天然的地标。

  “那里!”姚誉君用左手指着石头说道:“一个小时之后,无论查得怎么样都到石头那边集合,然后协商一下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好吧!”宗勖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么“你往东,我往西。”

  言罢,扭头叮嘱元凤、严冯婵玥及其两名保镖先到巨石下休息等待。两位姑娘点了点头,依言朝着大石头走去,保镖大哥和保镖大姐紧随其后。

  程宗勖回身加快脚步往西走去,为了尽快把这里探查清楚,他尽可能地不做停留。很快,他就发现了八处骸骨群,最少的一处也有三俱尸骨,年代不详。

  “我这边又发现了十二处天葬墓地,不知道远处还有没有。并且,除了那几只银扣之外,再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古董。”

  四十五分钟之后,程宗勖和姚誉君见了面,姚誉君首先报告了本身的发掘结果。

  “你那边儿怎么样,情况也不是很乐不雅吧?”

  “嗯!相当不乐不雅。”

  宗勖凝眉点了点头,心想这小子不愧是姚所长的孙子,家学渊博,三句话不离古董二字。

  “西边少了一点,只看到八处,共有五十二俱骸骨,只从表面上看死者年代都不算近,此外有几支古老的火枪枪管,没有其它发现。”

  “东边儿总共发现六十七俱,情况跟你那边差不多,死得都很安祥。”

  姚誉君淡淡地道:“虽然没有人死于近期,但是我坚信必定不止这些死者,必定还会有后来人。并且,并且这些人都怀揣各种各样的理想而来,唉!可惜呀,可惜!”

  “谁说不是呢!”宗勖点了点头。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江湖攘攘皆为利往。理想再多,也不过名利二字罢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不该该把追名追利视作人生目标,悲哀的是他们全都有意无意地追寻了一生,却没有机会熟悉到人生应该怎样度过才俱有真实意义。”

  “所以,南华派柳阁主倡导的道学会和道学院十分有必要,并且还要做大做强,再苦再难都要坚持下去,因为那是真正的社会义务教育事业,应该永远办下去才行。”

  “我们先到石头那边去吧!另让他们等急了,呵呵……”

  姚誉君抬手朝着石头指了指,言罢迈步当先而行。

  “你刚才说柳叶禛创办了道学学会和道学院,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

  宗勖紧紧地跟着他,二人都很害怕元凤的安危。

  “目前还在选址,先设立第一道学院,同时成立道学学会。”

  “本来如此,这件事儿得抓紧办才成。”

  姚誉君轻轻地点了点头,眼睛盯着前方站在石头下面的四个人,二人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哎!表妹,严小姐,你们为什么不坐下休息啊?”

  程宗勖首先冲着几人打了声招呼。言罢,伸手去拉元凤的胳膊,准备拉她坐下休息。

  “等一下!别碰他们!”恰在此时,姚誉君猛然大喝了一声。

  宗勖的手指几手触到元凤胳膊上的衣服,听到姚誉君的呼喝犹如触电般地停住,立刻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在他的印象里,从刚才见到石头下站立的四人直到此刻,他们一直没有晃动过,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这太不正常了。

  在京南大学,程宗勖见过不少类似岳阳明那种执着于思考的人,一旦想出了神,一个姿势往往能坚持个把钟头,至少眼皮还会时不时地眨上两下。此时,他十分必定表妹元凤和严冯婵玥等人的情形绝非如此。

  “快看他们的眼神!”

  姚誉君再次大声提示道。

  宗勖依言再次往几人的脸上望去,只见元凤及严冯婵玥等人的目光和表情颇为板滞,胸前的起伏十分微弱,生命体征已经降得极低,像极了他在幻空间里见过的处于神游物外状态的洪雁丽与商海颖。

  “八门五花阵!这里怎么会……”

  似曾相识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不知道本身去西汉见肖雨师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程宗勖渐渐觉察到那股迷漫在山谷中的极其安祥祥和的浸透能量中透露着一丝冰凉彻骨的冷意,那是一股令人发自心底的恐惧。

  “难道说,药王之谷的入口被人布下了类似八门五花阵那样的阵法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者整个药王谷仅是个幻境空间罢了。”

  “要解开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到了里面,听一听里面的人怎么说。”

  姚誉君的洞察力虽然很强,却没有去过八门五花阵和异度空间,自然看不出元凤等人目前的神识正游离在外,但仍旧意识到严冯婵玥等人正处于庞大的危险不中。

  “程少校,你说前边那些骸骨会不会也像他们这样死的?”

  “应该是吧!”宗勖神情肃穆地点了点头。

  “他们的意识迷失在幻境之中了,久而久之必必形体枯槁,死无葬身之地。”

  “那,我们该怎么办?”

  姚誉君一时间感到六神无主,心中茫茫然不知所措。元向衷让他追求元凤,自然元凤的安全应该由他担负,但是,元凤处在这种情况下他该怎么办呢?

  “程少校,你有没有……”

  姚誉君话没说完,陡然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周围围的景物绕着他迅速旋转了一周,脚下微微一软打了个摆子。姚誉君立即意识到危险来袭,赶紧闭目凝神,待摇荡的心神彻底不乱下来之后,才缓慢地睁开了眼睛。

  瞬息之间,眼前的景物已是白云苍狗,完全变了模样。

  一望无际的垂杨林,布满了整个山谷,林中树下坟冢累累叠加叠,石碑林次栉比一眼望不到头。树下芳草萋萋开满鲜花,花丛中蜂群簇簇彩蝶乱舞,树上有鸟儿鸣唱,因为时节已近中秋,听不到蝉声,显得极其清幽。

  林中遍布着羊肠小道,中间有一条石板砌成的大路逶迤曲折伸向远方。说是大路,只是相对于羊肠小道而言,平均下来也就两米摆布的宽度。

  回头望,杨柳依依鸟鸣林静,哪儿有什么巨石、灌木丛、竹木、松树,程宗勖、元凤、严冯婵玥,以及两位保镖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姚誉君立刻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忍不住失声惊叫。

  “程少校!大家都到哪儿去了?”喊了几声却无人答言。

  他不明所以,更不敢相信,瞧这情形明显就是程宗勖所说的药王谷入口处的情景,“入口是柳林坟冢,后有大河拦路,过河之后是雨暗村,再往前走是野人山,然后才能抵达药王谷。”

  常言道:登高易望远。姚誉君爬上一株还算高的柳树,举目四顾,除了见到不时飞起的鸟群,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姚誉君无可奈何地跳下柳树,信马游缰地四下张望,“那是什么……”

  募地见到道旁的柳树上被人划了一个向前的箭头,很明显是有人做的记号。

  姚誉君走到树前细看,树皮上的箭头是被人用得器划出来的,从划印的宽度来看,年代已经相当久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