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69章 亦渔亦盗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390 2020-02-23 10:46:30

  另一位大哥道:“有什么关系,到了不就知道了。老黎,先用渔船上无线电通知救援队别过来了,水上飞机过来一趟不少钱呢!”

  “好嘞!”黎组长直爽地答应道。

  老黎向阮船长借用无线电台,联系上那支救援队,告诉他们本身这伙人已经登上渔船,请他们不要再过来了。

  对方表示地相当恼怒,并说水上飞机已经过了大半航程,费用应该由西夏方面承担。老黎说费用根本不是问题,让他们直接联系本地办事处领取补偿。

  对方要求提供渔船的位置信息和舷号,老黎为了表达诚意,连同即将要前往的远中岛的坐标一并告诉了对方。对方没有表达感谢,而是气呼呼地结束了通话,明显因为没有接到这一单生意气恼不已。

  渔船朝着远中岛进发。一个小时之后,远中岛的海岸线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所有人的表情都激动不已。有人居住的岛屿近在眼前,对于漂泊在海上的人来说生命有了保障。

  程宗勖等乘员站在船头欣赏着海景,隐隐觉查到身后传来数道杀气,杀气傍边透着诡异的邪恶,他倏地回过头来,杀气正是由一众船员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宗勖蹙了蹙眉头,船员的欢呼声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让人不冷而栗。怎么回事儿?刚刚还一脸和气地渔民怎么猛然之间变成这样子了?

  “你们说,海盗长什么样儿,平时都什么打扮?有谁见过?”

  黎组长淡淡一笑,“我见过索摩里海盗的照片儿,都是些平民打扮,还有一些人穿入迷彩服,总体上就是兵不像兵民不像民,蒙着脸风里来雨里去。”

  宗勖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淡淡地道:“这一带的海盗应该是什么打扮儿?”

  “这个我没见过。”

  黎组长摇了摇头,他是真没见过。

  “不过,我估计曾通人必然认不出来,不然早都被捕了。”

  “有道理,有道理啊!”

  宗勖回头瞥了一眼众船员,轻轻地点了点头。

  远中岛实在不算小,真得有座像样的海港,不远处还有一座小型的真升机起降平台,这大概就是阮船长所谓的机场吧!

  渔船很快进港停靠,阮船长请大家下船上岸休息。众人下船后,黎组长代表大家递给阮船长一份证明材料,告诉他可以凭这份材料到西夏领事馆申请补偿费用。

  “数目必定会相当可不雅,到时候您可千成别忘了,呵呵……”

  “我看这个就不必了吧!”

  阮船长咧着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黎组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这群人的价值应该更可不雅吧!不知道贵国政府能开出多高的价格来?十倍,二十倍,还是五十倍?”

  “阮船长,开玩笑呢?”

  黎组长不以为然,淡淡地笑道,仍旧没有意识到阮船长说话的本意,只以为他是在开玩笑,言罢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阮船长的脸色倏地变得阴沉无比,往后退出十几步,七名船员往前一冲,八个人站成一排。

  “唰唰唰……”

  众船员纷纷抽出匕首,阮船长从身后拔出手枪,指向黎组长。

  黎组长大惊失然,皱着眉头厉声问道:“阮船长,您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刚才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

  阮船长凝着眉头说道。

  “实话告诉你们,多数时候我们只是打鱼卖鱼,做的是正经生意。不过,偶尔也干点儿没本钱的买卖,尤其是碰上像你们这样的有钱人,嘿嘿……”

  “噗嗤!”黎组长差点儿笑喷了,抬手拍了拍胸口。

  “阮船长认错人了吧,我们这群人弄得跟落汤鸡似的,刚刚被你们救了,怎么看也不像有钱人吧?”

  “嘿嘿!”阮船长冷冷地笑了笑,说道:“少他娘的来这套,你们身上没钱,你们的身份应该值不少钱吧?劫不着财,咱们还可以绑票,老子也不多要,每个人一千万,少一分钱不可,多一分也不要!”

  “哥几个,对不住啦!只能委屈你们先在岛上住几天,请你们安心咱们做的是公平交益,收到钱就放人。不过,如果贵国政府不肯付钱的话,那就不好说了,嘿嘿……”

  众船员手持凶器齐步向前,准备捕获机组成员和众们精英。

  旁边虽然还有两艘渔船进出海港,码头上也有不少其他人员往来活动,几乎没有人乐意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多看一眼,该干嘛干嘛,人人均是一副处变不惊见惯不怪的模样。

  “哼!”黎组长冷冷地哼了一声,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惧怕的表情。

  “阮船长说得一点儿不错,我们这些人实在非常值钱。不过,我劝您最好该打鱼还是去打鱼,就是别打我们的主意。不然,后果非常严重……”

  “哗啦!哗啦……”

  黎组长话没说完,身后猛然传来一阵金属撞击的声音,是步枪的枪栓声,有十来把。黎组长猛得回头一瞥,不知道什么时候众人的身后已经站了一排荷枪实弹的岛民,总共十二个人,人手一把AK47。

  “你们是海盗?这座小岛,就是你们这些海盜的巢穴吧?”

  一位国情处的精英冷冷地问道,脸上的神情仍然十分不屑,凭这些亦渔亦盗的半吊子武装人员还不值得他们认真对待。

  “呵呵呵,装备不错嘛!”一位精英大哥呵呵笑道。

  “我敢包管,这必定是一群很有钱的海盗。瞧瞧人家这装备,乌黑油亮的,保养的必定不错,你们说该怎么办?”

  另一位精英大哥淡淡地道:“那还用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等会儿,让程先生和老黎他们几个找地方藏好,每人一分钟,总共三分钟够用吗?”

  第三位精英大哥很不屑地道:“切!干脆每人半小时得了!就这几头蒜,我一个人也就一分钟的事儿。呆会儿你们俩谁也别出手,给我老实呆着,看我怎么整理他们。”

  阮船长上前一步,笑道:“老三,来得挺及时啊!地方准备好了没有?”

  其中一个武装分子把AK47一收,背在背后,冲阮船长喊道:“老四,你说的那伙西夏人就是他们几个?这一个个跟落汤鸡似的,能有多大油水啊?”

  “嘿嘿!这个你就看不出来了吧!”

  阮船长一脸奸笑,冲摆布摆了摆手,众船员上前给程宗勖和黎组长他们戴上手铐。老三的人收起AK47,押着众人朝村里走去。

  只听阮船长在身后自豪地说道:“这几个人的油水不在他们身上,而在于他们的身份,我跟你说啊,这次必然能大赚一笔,到时候……”

  越走越远,到后来听不到了,不消想也知道后面的话必定是该怎么分赃。除此之外,就是怎么同西夏政府取得联系并索要赎金,然后怎么进行人财交接等事项。

  阮船长及一众船员永久留在岛上等着分赃,而老三首先给雇主打了电话,通知他们来接人,随后又通过奥密渠道找人传递消息,准备索要巨额赎金。

  程宗勖等人被押解到村子里面的一座很不起眼的小院子里,几个人被分开关在两间地下室里。地下室里居然有卫生间,明显是专门为这种目的修建的。

  可见,老三老四这些人平时挂着渔民的招牌,没少干打劫绑架的事实。别的,从码头到整个渔村,不消问从里到外都是海盗们用来掩人耳目的晃子罢了。

  海盗们只拿走了程宗勖的背包,说到时候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他,连他手上的水晶钻都没动,他们认为不值什么钱。此外被拿走的就是黎组长怀里的无线电信号发射器。

  国情处的大哥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道:“看样子,这里是海盗们的一个比较大的窝点,没想到今天居然叫咱们给撞上了,真是太好了。”

  “好在哪里?”宗勖淡淡地问道。

  国情处大哥耐心地解说道:“找到了他们的窝点,就有办法消灭他们了。我刚才留心不雅察了一下,这岛上的人不少,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并且……”

  宗勖接口说道:“并且个个训练有素、彪悍善战,绝对不是曾通的渔民海盗。从他们刚才持枪的姿势就能看得出来,这些人至少拥有雇佣军一流的战斗力。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他们根本不是什么海盗,而是……”

  “嘘!大家先不要说话。”

  国情处大哥赶紧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式,然后警惕地朝门外望去。一名武分子端着饭走过来,七份饭菜全都有酒有肉,相当丰盛。

  众人把饭菜分发完毕,隔壁传来喊声,问这边要不要吃饭?大家迟疑不决,明显对海盗们提供的饮食的卫生级别不大安心。

  宗勖拍了拍手,微微一笑,道:“我先吃吧!等吃完没事的话,你们再吃。”

  “不可,不可!”

  国情处大哥赶紧阻止。

  “程先生,你的安全是我们最大的责任,所以吃饭的事儿先放一放,留着肚子等明天早上吃顿好的,安心的饱饭。”

  “很好,就这么决定了。”

  隔壁的一位国情处大哥点头同意了。

  “入夜之后,我们三个人一起行动,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所有海盗。如果有其他岛民过来干扰的话,不消手下留情!岛上没有平民。”

  另一位国情处大哥淡淡地道:“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耐心等上四个小时。程先生,请您留下来爱护一下黎组长他们好吗?”

  “当然没问题。”

  宗勖淡淡地说道,言罢微微一笑。

  “别说呆在这里,就是把外面那二十个家伙全都交给我,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只不过,最令人害怕的还是那帮在专机上做手脚的家伙。你们想过没有,他们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在专机上做手脚呢?”

  “我们的飞机失事以后,他们此刻在干什么呢?如果他们不克不及掌握我们目前所处的位置的话,他们为什么还要在飞机上做手脚呢?所以,我的意见是不以解决这区区几个海盗为主,而是尽可能地冲到岸边到船上去,开船向北进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