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109章 向酉雪闯大祸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369 2020-03-20 07:21:59

  不到中午,姚誉君、程宗勖、冯甄奕和简仕良四人乘直升机赶回西京。元向衷看看时候不早,直接打电话通知大家到西京大饭店聚齐。

  元凤嚷嚷着非要参加,母亲宋燕芳拗不过她,只得让她换了衣服乘车来到饭店。元凤说下午回来直接办理出院手续,宋燕芳和丈夫协商了一下,元向衷点头同意了。

  程宗勖和姚誉君一齐向元向衷敬了礼,元向衷回敬。宗勖又把药王谷幻空间内的大致情况向冯简二位教授作了简明扼要地报告,二老听得冷汗直冒,心脏“嗵嗵”地跳个不绝。

  等程宗勖说完之后,两人同时抬起手来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彼此对望了一眼。简仁良一向同程宗勖的感情最好,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长长地叹了口气。

  “唉,真叫人捏把汗啊!宗勖呀,这次真是全靠你了。”

  “照你的说法,药王谷的内部相当于是个地球的平行空间,并且进出还要受到谷口迷阵的限制,内部时空也很杂乱,所以并不适合做为空间航度实验的目标空间。”

  宗勖皱着眉点了点头,叹惜道:“目前看来只有我和姚誉君能去,实验几次应该没问题,但是如果想派其他人去执行任务就不可了,不死一次估计回不来。所以,回头我再去武陵一带看看吧!”

  实际上,按照八门五花阵里姚氏幻空间内的经验,迷在幻空间里的人靠寻短见能苏醒过来的人并不是百分之百,有几个人始终没醒过来。

  “嗯!”简仕良点了点头,与冯甄奕简单地交换了下意见,俩人一致认为药王谷事件到此为止,不该该再派人进去冒险了。这件事就由冯甄奕担负向上面报告。

  冯甄奕深思半晌,低声叮嘱道:“宗勖呀!药王谷不克不及再进去了,包孕你在内所有知道这件的人都要签包管书,必需把这件事烂在肚里。”

  宗勖点了点头,淡淡地道:“好,我知道了。只不过,向酉雪知道一部分内情,她那张嘴就算签了包管书也保不住她不往外说。”

  简仕良“呵呵”一笑,淡淡地道:“这件事好办得很,你们俩不是马上就要结婚了吗,到时候你每天早上给她念一遍保密条款,等小姑娘的耳朵里磨出膙子来她也就变成合格的保密人员家属了。”

  “哈哈……”

  三人一齐大笑起来,算是给药王谷事件划上了个虽然不算完美,倒也不算多么令人失望的休止符。

  “走走走!冯所长、简教授,那边儿都开席了,去晚了怕是连厩罴没有了。”

  程宗勖走到门口,伸手刚要开门就听到有人敲门。

  “咚咚咚……”

  宗勖开门一看,只见向酉雪正站在门口,笑哈哈地冲两位教授打了声招呼,请二老赶紧去包间入席。宗勖拉着她的手侧着身子想出门,却被酉雪拦住了,说本身还事情要跟他协商。

  冯甄奕和简仕良对望一眼,两人相视一笑,侧身出门到包间去了。

  向酉雪进了会议室,拉着宗勖在桌边坐下,先给他倒了杯水,然后才深奥兮兮地笑了笑,请宗勖先喝口水润润嗓子。

  宗勖依言喝了口茶水,疑云满腹地问道:“你今天的表示有点不太正常了,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啦?我猜必定是很严重的那种吧,赶快老老实实地交待!”

  “嘻嘻……”

  向酉雪说话之前先讨好地笑了笑。

  “我,我闯大祸了。但是,我相信你必定会原谅我的,对吧?”

  宗勖闻听立刻吓了一跳,能让向酉雪称之为大祸的事情必然不是小事,但是看也这么镇定自如地跑来西京找本身,也不像犯了多么严重的事情啊!

  “你杀了人了,还是抢了银行啦?”

  虽然这样问,不过习惯性地开玩笑,他相信向酉雪指定没干这种事儿。

  酉雪见他一点都不着急,多半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事了,假装愠怒道:“你!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表情开玩笑。”

  宗勖更加必定,她所谓的大祸多半是触碰了本身的禁忌,所以才大老远地赶来主动跟本身说明情况,乞求本身原谅,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说到禁忌,本身于她除了那件事也没什么好忌讳的,而这个奥密一旦被别人知道了,随之而来的必定是一场暴风暴雨,称之为大祸或者大麻烦并不过分。

  “难道说……”

  想到这里,宗勖的额头立刻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颤声道:“你,你该不会把我的老底说出去了吧?究竟怎么回事,你告诉谁啦?”

  酉雪知道他已经猜出来了,俏脸胀得通红,低头搓着手不敢看他。虽然她早就想把这件事揭开,但这却是程宗勖最大的禁忌,没有程卫国的话绝对不克不及讲,连她的母亲向茉莉都得瞒着。

  “程凌宇。”

  酉雪低低地说了三个字,说完之后才缓缓地抬起头来,见宗勖脸上的仿佛并没有显现出预期中的表情,胆子便壮了许多,提高音量道:“我把你的身世告诉程凌宇了。他听说以后整个人都,都……”

  宗勖接口问道:“他是不是整个人都呆住了,好半天才开始喘息,对吧?”

  “是啊!”酉雪对他料事的本领早就见怪不怪了,闻言点了点头,回想起程凌宇听到这个消息时那种呆若木鸡的神情,好半天才拖着犹如灌了铅的腿从她的办公室里挪了出去。

  “也不克不及怪我,他当时喝多了,跑到办公室里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叫保安也没人来,实在挣不出他的魔掌了,心里一急就把你们两人的身世喊出来了。”

  “哼!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宗勖恨恨地骂了一句,拳头攥得咯吧作响,抓住她的手,眼睛里满是关爱的目光。虽然不克不及排除向酉雪有借题发挥的可能,但程凌宇在母亲的压力下做出一些禽兽举动完全可能的。

  “不要紧,这件事他迟早都会知道。幸好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了,不然你和我从现在开始都会不得安生。呃,程凌宇现在在干嘛?是回青湾了,还是仍旧留在京城?”

  酉雪听他这么说,心中一阵狂喜,他居然不责备我哦!哼,都是阿谁禽兽程凌宇害的,对!都是他害的。因为害怕程宗勖会责备本身,所以一直没注意程凌宇离开公司之后去了哪里。

  “他,还能去哪儿啊!没胆子把这个奥密告诉程总和元阿姨,必定藏起来了,说不定现在正忙着往本身名下偷偷转移资产呢!我觉着你现在应该马上去青湾,尽快把本相告诉程总和元阿姨,冻结程凌宇的户头……”

  好嘛!这丫头果真满脑子想的都是资产,难怪事发之后立马火急火燎地跑到西京来了。原计划昰只要程宗勖一现身,立即拉着他去青湾分家争资产。

  “你想得太多了。”宗勖望着她,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程总和元阿姨的资产哪是偷偷摸摸就能转移得了的,户头稍有变更,没有二老的签章是不可能的。我猜程凌宇眼下必定正在思考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本身的父母,只这一个问题就够他焦头烂额了,哪儿还有心思打资产的主意啊!”

  程宗勖本来不想提资产,可眼下又不得不先把掉在钱眼里的向酉雪稳住,让她别着急。

  “哎!听你这么一分析,真得好有道理哎!”

  酉雪十分欣慰地点了点头,悬着的心立刻放了下来。

  “我们下一步做什么?去青湾,还是找程凌宇谈一谈,你们哥俩先签个资产分割协议之类的,你说呢?”

  宗勖立刻觉着本身选择跟她结婚是个天大的错误,摇头苦笑道:“你想多了,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先结婚,你说是不是?”

  没有婚姻这重特别关系,向酉雪就没有资格找程凌宇争资产。程宗勖的策略是得过且过,让暴风雨来得尽可能得晚一些。

  向酉雪当然知道轻重缓急,闻言又焦躁起来,说二舅元向衷已经同意他俩结婚了,催着程宗勖马上上传结婚申请材料,回去就结婚。

  说到结婚,程宗勖又想眼下还有两个饭局要参加,距离舒云勒和李馨华的婚礼只剩两天了,今天下午或者明天上午必需启程回京城,去准备红包和礼物。

  酉雪笑着让他尽管安心,礼物早就备好了,不消他操心。对于这一点,程宗勖相当安心,向酉雪除了贪财敛物,身上的优点还是挺多的,许多事情都能处理得四面见光,是个极佳的贤内柱。

  “走!吃饭去。”

  宗勖拍了拍她的手背站起身来。俩人离开小会议室,来到包间参加二舅元向衷准备的酒席。

  包间里菜已经上得差不多了,元凤肚子饿得咕咕叫,嚷着要开席。

  程宗勖拉着向酉雪在严冯婵玥一侧坐下,本身挨着简仕良,向酉雪临着严冯婵玥。婵玥觉着老大不自在,偏偏毫无办法。姚誉君本身则挨着元凤在把门的椅子上坐了。

  元向衷端起酒杯,叮嘱开席。菜品多是西京当的地招牌菜,程宗勖还是一如既往地全素宴,众人绝口不提药王谷里面的事情,推杯换盏氛围相当热烈。

  下午,宗勖因为害怕程凌宇的安全,非要提前回京城。元凤和严冯婵玥各有各的心事,全都无心留在西京赏玩,于是众人决定一道乘高铁回京城。

  一下高铁,众人都是归心似箭,纷纷告辞回家。

  元凤和严冯婵玥把宗勖扯到一边,三人小声协商了老半天。宗勖起初不同意,但经不住二女软磨硬泡,元凤提出表哥曾经答应过本身要替本身办件事,现在就是他履行这个承诺的时候。

  严冯婵玥则提出本身可以取消跟他的赌约,条件也是程宗勖为本身办件事。二女的要求相同,都要求宗勖带她们回梦幻世界看一看,和家人道个别,然后就回来。

  程宗勖倒是不怕她们不想回来了,他害怕两位姑娘一旦重新进入梦幻空间,离开了本身昊天神盾的能量范围,极有可能会再次迷失自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