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19章 夏商周三鼎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366 2020-04-22 07:29:09

  “姚先生您好!”

  女秘书微笑着同姚誉君打了声招呼,左手朝着客厅的沙发一摆,请姚程二人坐下说话。

  程宗勖坐下后开门见山说明来意,然后请他们通知元枫公主帮手打探一下元凤被女王陛下藏在了什么地方。女秘书也向姚程二人表达了公主殿下合作的诚意,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尽快请大公主回去。

  “嗯!这样最好。”

  宗勖点了点头,低头与姚誉君简单地交换了下意见,姚誉君手一摆请他拿主意。程宗勖站起身来与女秘书达成了合作协议。

  女秘书回身去联系元枫公主,另一位秘书摆手请两姚程二人到餐厅吃夜宵。夜宵十分丰盛,有咖啡、牛奶、茶点和小菜。

  姚誉君起初并不敢吃,他害怕吃了这里的食物会不会对身体有不良影响?程宗勖不管三七二一,拿过来就吃,在平行世界吃东西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世界再复杂,说究竟不过是同一片天罢了,从这里用神仙索跳出去,所能到达的地方仍旧是那片南冥北岸的海角天际罢了。”

  姚誉君听他说得信誓旦旦,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本身眼瞧着他吃了那些东西却是不争的事实,因而也不再迟疑,甩开腮帮子大吃大喝起来。

  “嗯!这些食物的味道跟我们阿谁世界的东西没什么两样嘛!”

  当天晚上,元枫公主并没有给予具体的消息,仅对姚程二人的到来表达了欢迎,同时要求二人永久住在帝京花园别墅里。程宗勖请女秘书回复元枫,请她务必尽快打听到元凤的位置。

  女秘书将两人安排到二楼卧室休息,然后四个人便按照元枫公主的命令乘夜返回了王宫。元枫公主紧急遣散摆设,要求大家发动各自所有的关系,务必要尽快打探出“姐姐”的隐匿地点。

  参加会议的除了本来的亲信之外,又多了卫队长齐斌和他的两名亲信队员。前者,由于元岚公主去世,元枫公主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王储。近一个月内,由老管家出面为元枫公主笼络到了不少亲信。

  老管家待公主的话说完之后,先让齐斌为大家讲解一下具体情况。

  齐斌就挨着老管家站着,闻言向前迈了半步,淡淡地说道:“前些天,也就是大选期间,经东山党副党首之手向女王陛下转呈了严宗仁的亲笔信函。信件的内容虽然不详,但是女王于次日便签署王令赦免了严宗仁的一切罪行,准许他回国居住。”

  “大选结束后没过两天,女王便到东山岛做了一趟简短而紧张的旅行。尽管时间异常紧张,但女王仍旧将两个小时的时间都花在了东山别墅与严宗仁的会见上。严宗仁当时向女王介绍了四位秘术高手。”

  “那四个人的年龄都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据严宗仁讲解说他们全都来自西夏,是他花了大价钱请来的。四个人当面答应了陛下的恳求,接大公主回家。”

  其他人还是首次听说西夏国内拥有和程宗勖相同能力的秘术高手,立刻瞪在了眼睛仔细倾听着齐斌的叙述。

  只听齐斌继续说道:“那四个人向女王陛下包管能把大公主接回来,条件是用国宝夏鼎作为交换条件,同时还要求女王为他们尽最大可能提供商鼎和周鼎的下落信息。”

  元枫公主漆黑的双眸乌溜溜地转动着,听说那四个人索要国宝夏鼎时,不禁皱起了眉头,冷声道:“哼!我们和西夏国是有协定的,只要这只夏鼎还在南夏王国的土地上,西夏人就不克不及插手,难道他们不知道吗?”

  齐斌淡淡地道:“回殿下,他们当然知道。不过据我所知,轩辕九鼎和夏商周三鼎都与秘术的修习有关,他们并没有要求将鼎带回西夏去,仅是要求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提供给他们使用罢了。”

  元枫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起身说道:“所以,我母亲便当机立断地答应他们了。她想让姐姐活过来,这我可以明白,但是阿谁人除了和姐姐长得一模一样之外,根本不是姐姐嘛!”

  老管家插话说道:“齐队长,据可靠消息,大公主实在已经回来了。你们王宫卫队的人就没有人见过吗?”

  齐斌缓缓地摇了摇头,眯着眼睛想了半晌方才说道:“不仅没人见过,并且根本连听都还没有人听说过。您所谓的可靠消息,真有那么可靠吗?”

  “这一点可以必定。”

  老管家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不然程宗勖和姚誉君就没必要再冒险到平行世界来了。

  一旁的女秘书见到齐斌脸上的神情仍在迟疑,上前一步说道:“不仅大公主已经回来了,就连严宗仁的女儿严谨玥也回来了。”

  齐斌闻言微微吃了一惊,暗想元枫公主的消息好神通啊!大公主和严谨玥总共回来了还不到一天,怎么他们就已经拿到了铁证呢?莫非阿谁人又回来了?

  阿谁人指的自然是程宗勖,齐斌能料到这一点毫不稀奇。

  “殿下,依我鄙意,当务之急也就两件事。一是尽快探查出大公主和严谨玥小姐的位置,别的一件虽然不太紧要,但是却关系到国宝的安全,夏鼎的奥密也需要尽快弄清楚。”

  “你怀疑姐姐和严小姐在一起?”元枫公主头脑闪电般地旋转之下,终于想到了元凤可能藏匿在严宗仁家里。

  齐斌躬身回道:“属下以为王宫里恐怕只有女王一个人才知道大公主的下落,与其坐着干等,倒不如从严宗仁和严谨玥父女身上想想办法。如果说到藏人的话,那位严大老板可是位高手呢!”

  “哈哈……”所有人一齐大笑起来。

  “嗯!”老管家回头望着元枫点了点头,道:“齐队长说的有道理,咱们总不克不及直接去问陛下,但是如果从严宗仁身上寻找突破口的话,那就有许多办法可以使用了。”

  “可以。”元枫公主冷着一张俏脸点了点头,然后冲一名女秘书叮嘱道:“马上将这个计划通报给他们,要尽可能地借助那两个人的力量达到目的。”

  “是!”女秘书答应后转身出去了。对于这种消息的传递,她可不敢使用王宫里的电话,更不克不及直接打到帝京花园里。需要使用专门配备的手机,同时还要尽可能地背着齐斌等新近才投靠过来的人。

  关于这一点,齐斌等人自然心知肚明,三人对望了一眼彼此无言。看起来,要取得将来女王的信任并不是一件轻松舒服的事情,但是,如果将眼前这件十分棘手的事情处理好的话,到时候必将是别的一番光景。

  虽然南夏王室已经势微,王权受到宪法的严格限制,女王仅剩下礼仪上的元首头衔。但是如果能得到女王的举荐,仍然是一条进入军方要害部门与获取高阶军衔的终南捷径。

  因此,齐斌三人全都暗中下定了决定,准备在大公主和严谨玥事件中大显身手,力求尽快打探出大公主的下落,建他一大功。

  齐斌回到本身的办公室后,并没有急着回家休息,而是连夜派遣了本身的两名亲信赶往东山岛担负调查这件事,名义上是增加担负监视严宗仁举动的力量。

  两名亲信没有回家,连夜乘直升机飞往东山岛,与先遣小组取得联系后立即听取了连日以来的报告。

  先遣小组担负人告诉他们,自从女王走后,严宗仁一家一直呆在别墅里没有外出。生活必需要品以及夫人的化妆品也都是保姆和保镖代为购买的,当真是深居简出过起了良民的安宁生活。。

  只不过,小组担负人格外提到了一件事。昨天下午,山下猛然开来一辆商务车,严宗仁居然亲自到门口迎接,犹如车里来的是他的老伴侣。可令人感到稀奇的是,车里竟然没有人下车。

  担负人最后说道:“然后,商务车直接开进了别墅里面再没有出来过。”

  两名亲信对望了一眼,相对点了点头,他们知道严谨玥必定在这辆车上。但是……

  一人问道:“车没有出来,人也没有出来过吗?”

  “没有,从昨天至今,一个都没出来过。”

  担负人很果断地答道,言罢朝着别的几名组员扫了一眼,几人都跟着点了点头,必定了组长的说法。

  “嘀嘀嘀……”

  一名亲住的手机振动了几下,他低头一看,见是队长齐斌给他们发来的一条信息。

  信息里面包含着一个生稀的手机号码,齐斌告诉他们,一旦发现了可疑之处全都发到这个号码上,不消管对方是否回消息,只管发就行了。

  那名亲信立即将商务车开进东山别墅的事情发了过去,出人意料的是对方竟然回了两个字“谢谢”。

  给他们回信息的人正是姚誉君。

  元枫公主已经派老管家为姚程二人配备了新手机,以便利他们进行联络。出于对行动的隐秘性要求,程宗勖并没有让老管家将本身的号码透露给任何人,仅限于老管家和本身之间联络。

  虽然老管家叮嘱他们无论接到什么信息都不消回复,但是姚誉君总觉着那样做很不礼貌。

  此刻,姚程二已经连夜赶到了东山岛,同样由老管家派报酬他们安排了住所,位于东山脚下的一座别墅里,为了便利监视严宗仁的举动而连夜租下来的。

  程宗勖不雅察了信息后,立即决定连夜对东山别墅进行探查。

  当然最便利的方法仍旧是开启空间之门,据老管家通报的消息,那四名西夏国的秘术高手傍边也有人精通这门秘术。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用这门秘术探察对方的虚实。

  对此,姚誉君向宗勖提出了本身所害怕的问题:“如果对方也不肯舍舍,即使我们把人救回去,他们还是可以再来的。这样争来抢去,势必会没完没了,如之奈何?”

  程宗勖闻言微微一怔,明显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实在有点棘手,深思半晌也想没有出个好力法,额头渗出了一层细细地汗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