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103章 龙涎茶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389 2020-07-15 06:43:35

  他嘴上说得是茶叶好喝,但实际上指的则是程宗勖破了这桩大案的事情。

  “嘿嘿……”

  武擎风闻言苦笑了两声,开玩笑道:“你们亲哥哥、亲外甥的,那茶叶也是你们家人喝得最多吧!并且喝了还不消给钱,现在却让我一个外人从中传闲话,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他也绝口不提破案的事情,只拿茶叶当借口,不明本相的人听来倒真像是那么回事儿。言罢,三人对视了一眼,一齐“哈哈”大笑起来。

  程宗勖早就已经不关心晋升不晋升事了,反正他已经不打算转正更不想在国情局干一辈子。

  两个月前,当他的第一斤合格的茶叶炒制成功之后,最先品尝的就是他的这几位领导,大家一致认为这个茶叶很有前途。

  元向国尝过之后直接定了两百斤,元向衷也定了五十斤,其他人的定货量很快便累加到了一千斤。

  向酉雪一点儿都不客气直接抬高了价格,并且放话说不论亲稀远近一律先交钱再提货。元向国和元向衷听说后只是笑笑罢了,都对这个扣门儿的外甥媳妇无可奈何。

  程宗勖兑换了大量的白银制品购买茶叶原料,齐居士为他提供了本身旗下的一家小型食品加工厂,改造后专门用来炒制茶叶。

  枊叶禛亲自为这种极品龙井命名为“龙涎”,以便区别于一般龙井。

  龙涎茶一经问世,立即在华夏茶道文化中激起一股“龙涎热”,人们纷纷开始保藏这种茶叶,请客款待时也以能喝上龙涎茶作为体面的标准。

  只是,因为龙涎茶月供应量只有一千斤摆布,并且大部分都被关系户提前预定了,能拿到市场上来出售的实在太少,因而价格一涨再涨,到最后竟然飚到了普洱茶的十倍。

  程宗勖立即叮嘱向酉雪叫停龙涎茶的网上销售活动,按照先前设想的只通过私人预定的方式出售。别的就是想办法提高龙涎茶的产量,这样一来就需要更多的茶原料。

  为了张大茶掖源,他不仅将苍汉一带的茶山走访了个遍,还曾亲自前往卡里兰岛实地考查,发现那里的茶叶更加抱负。在原料得到充分供应之后,程宗勖开始张大再生产,把本来的茶厂整整张大了五倍。

  网上的公开售价终于不乱下来,向酉雪反而不高兴了认为丈夫是吃力不讨好,于是开始收紧批发量足足地又把价格提高了一倍才满意地笑了。

  此时,程宗勖拿她一点脾气都没有,好在茶叶又不是粮食,价格高点低点影响不大。

  茶叶尽管不是粮食,但是同样引发了两个意料之外的后果,并且全都发生要异次元世界。

  炎夏帝国看到了龙涎茶的庞大利益后,很快修通了跨过苍岭的铁路将苍汉一带的茶叶生意置于中央政府的直接办理之下。而盘踞在苍岭一带的匪帮只得逃往大西南,将手中的茶叶生意一律转入地下暗中经营。

  另一件事便是促进了卡里兰岛的经济繁荣,茶叶贸易带来的庞大的财富令这个岛屿国家很快变成西洋上的贸易中心。卡里兰出于自身的安全,更加增加了与炎夏帝国在各方面的联系。

  回到现行世界的一天,程宗勖下班回家途中接到了江淑华的电话。

  江淑华告诉他,本身的儿子已经出世,生日是公历三月二十二,名字就叫韩江幕舜。只是依着她本人和丈夫庄世廉的想法直接养在家里,“呵呵!不打算再麻烦你们啦!就是用了你儿子的名字,有点对不住啦!”

  “呵呵!不要紧,阿谁名字本来就是准备给他用的。”

  宗勖听说后淡淡地笑了笑,然后祝贺道:“恭喜你喜得贵子啊!这下你也是儿女双全的人了,是咱们这一届首位成就完美人生的人。”

  “切!我算什么完美人生啊!”

  江淑华依旧对程宗勖隐瞒了本身的身世耿耿于怀,“你老婆现在过得那才叫完美人生好吧!哼!她居然直接怀了对龙凤胎,这是要气死我的节奏啊!”

  “呵呵!”宗勖淡淡一笑,劝慰道:“生一个还是生两个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真得没必要斤斤计较到这种地步,活得轻松点儿吧!”

  “要怨只能怨我命苦,如果我的家庭略微好一点儿,或许坐在她现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就是我了。唉!”

  江淑华长长地叹了口气,又无奈地念叨起来:“经常听人说,人不可以跟命争,争来争去一空啊!我现在算是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意义了,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你明白就好!”

  宗勖轻轻地点了点头,心里清楚江淑华要真正明白命运这回事至少要比及四十年后,“只不过有一点你没有悟透,就是既使让你生在酉雪那样的家庭,你现在也只能嫁给程凌宇罢了。”

  “或许吧!”

  淑华心知他所言非虚,本身当初之所以没能嫁给程凌宇根本原因是受家庭所累,不过“你怎么就能这么必定我不会像她一样选择所爱,嫁给你呢?”

  宗勖淡淡地道:“因为这不只是我的猜测,并且是既成的事实。我曾经亲眼见过另一个程凌宇顶住父母的压力娶了另一个你为妻,当时我把你的际遇讲给她听,她还替你惋惜来着。”

  江淑华对他的事情或多或少地猜到一些,八成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她惋惜我什么?”

  “你说呢?当然是你现在最后悔的那件事情喽!”宗勖笑着调侃道。

  “切!谁后悔啦?”

  江淑华没好气地切了一声,嘴上丝毫不肯服软,“哼!我现这个样子都是你害的,所以我以后只会恨你,而不是后悔!”

  “嗯!你这样想就对了,我还真怕你再……呵呵!”

  宗勖欣慰地点了点头,如果说他本人对于当初选择放任江淑华结婚离婚地瞎折腾而没有一丝后悔的话,绝不是这么回事。实际上,他是真心希望她过得美满幸福。

  如果本身当初不是被向酉雪恶灵缠身的话,他绝不会轻意舍舍和江淑华的感情。尤其是在她背着本身办了那张结婚证之后,若非向酉雪的逼迫,程宗勖八成不会同意离婚。

  说究竟两人有着极深的感情基础,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走到一起罢了。

  二人随后又拉起了家常,江淑华问得最多的自然是女儿程江谊俪的事情,宗勖告诉她谊俪目前是在莲岛江苑小区里面的幼儿园上学,都是杨阿姨担负接送。江淑华随后又唠唠叨叨地叮嘱了一番,待程宗勖一一做了包管方才罢休。

  程宗勖向她打听了一下南方珠宝市场的行情,江淑华大致上描述了一下,总体还算平稳。不过,江淑华却提到了一个关于凤勒珠宝公司正在与东瀛的藤野珠宝公司选址江南,准备大张旗鼓地争抢江南的珠宝市场。

  宗勖对这个消息深表怀疑,淑华说她是听公公庄谦诩讲的。

  直到车开进莲岛江苑小区的地下车库,两人这才挂断。

  程宗勖回到家里,向酉雪挺着大肚子正坐在沙发是看手机,茶桌上投影出花花绿绿的物体,正在为本身的孩子挑选衣服,旁边坐着她的母亲向茉莉。

  酉雪见到他进屋,抬起头镇定自如脸质问他电话为什么打不通,是不是背着她撩妹呢?

  向茉莉听后便嗔着女儿不会说话,“这些年妈都看在眼里了,宗勖根本不是那种人。你呀!没事儿别总是捕风捉影的,把本身的男人往外面赶。”

  宗勖笑了笑,点开手机给妻子看,“刚才回来的路上,江淑华打来的电话,她说儿子生下来了,准备本身养。”

  “是吗?她都不给我打电话。”

  酉雪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始终不安心,眯着一对秀目盯着丈夫,“她有没有邀请你去给她的儿子过满月?”

  宗勖摇头道:“这倒没说。不过你安心到时候如果你不去的话,我也不会去。”

  “你干嘛跟我一般见识啊?”

  酉雪觉察到丈夫的想法,心里虽然高兴但嘴上却嗔怪道:“你不去她必定挑礼,到时候连我都会遭她的埋怨。我不克不及陪你去,你可以带着二嫂去啊!嘻嘻……”

  她的笑声很诡异,明显是明知二嫂萧箫不会再跟程宗勖有交集,此时却故意把她和本身的丈夫扯到一块。人往往就是这样,心里越是害怕什么嘴上就越会提起什么。

  程宗勖对于她这种胡搅蛮缠的弊端早就习惯,这种时候只能不置可否,于是把话题又扯到了茶叶的销售上。

  “你看,咱们能不克不及再把价格降回去?这样的话一般家庭就有机会喝到龙涎茶了。”

  “不好!”向酉雪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让她降价门都没有。

  “你忧国忧民是你的事儿,我才不管他们喝不喝得上龙涎茶呢!想降价的话最好想点儿别的办法,比如说以次充好,以假乱真,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什么的,嘻嘻……”

  她提到以次充好,程宗勖立即便想到了大河茶坊的经营策略,其中一种方法便是茶制三等,原料相同式艺不同,或者原料不同工艺相同,味道差一些却是一般人能够承担得起的。

  其实这样的营销策略在现行世界非常常见,最遍及的便是骄车的产销策略。

  程宗勖渐渐明白了赵老板的作法,他并非要以次充好,而是准备再开发出中档和低档两种龙涎茶,以便让那些经济条件差的人家也能体面地办事,尝一尝龙涎的口感。

  “好吧!”宗勖微笑着点了点头,郑重其是地道:“我决定,再开办两家茶厂生产中、低这两种档次的龙涎茶,你看怎么样?”

  “真得?”向酉雪巴不得他能在生意上多花点儿心思,闻言喜道:“你这个人就是有一股驴脾气,没人逼你你就不知道动脑筋,这不就有办法了嘛!嘻嘻……”

  笑声仍然很不正常,嘴里夸丈夫聪颖上进,心里想的则是如此一来茶叶销售上的利润又可以提高一倍了。至于收养江淑华的儿了所能带给她的那点蝇头小利真是不值一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