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11章 他会来的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345 2020-07-28 06:55:41

  不下六辆装载机和挖掘车辆放下手里的活离开施工现场朝飞碟残骸所在的环形山缓行,一路上砂砾横飞,工程车辆的速度本来就不快兼之又是在月面行走,纵然全速前进时速也不超过五十公里。

  一个小时之后,八辆机车别离从两个标的目的开始清理道路上的碎石。

  坂田一郎将现场指导权托负给六人组中的宫藤新野,“宫藤先生,就由您担负监督清理工作的进展,并且将那些碎片残骸一片不少的运回来。”

  “嗨!”宫藤新野答应了一声,立刻催促机车加快速度,好在月亮上的白天时间很长,即使再干上三天太阳也不会落山。

  两位徒弟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名字别离叫做鸠山富纪与德川和野,师徒三人都是乙贺门的忍术高手。

  宫藤新野就是东瀛乙贺门门主丰臣秀次的师弟,自幼随在师父丰臣鹤杰身边修习忍术,据说其成就还在师兄丰臣秀次之上,在东瀛剑道盟中位列三大长老之一,可见其在忍术上的造诣之高绝非泛泛。

  他本来有四个徒弟,别外两个别离是犬养一郎和纳兰椿树,因为这两个徒弟年纪较长又都早早地各领其事,所以只有鸠山富纪和德川和野二人一直陪在师父身边。

  平时,师徒三人在剑道盟中也都是各领其事,这次则一道被派来月球爱护辉月站的工程安全。也可以说是冤家路窄,师徒几个偏偏又遇到了程宗勖。

  德川和野密切不雅注着太空飞船传送下来的不时影像,早就注意到吴刚站上方正在发生的事情,觉着十分稀奇。

  “老师您看,他们这是在干嘛?”

  宫藤新野瞥了一眼吴刚站上建立起来的巨石阵,眉头追渐蹙紧,半晌才道:“这是六十四柱八卦阵,据说当年孔名在乱石山所布的八卦阵就是以此为基础,没想到到了现代,华夏竟然还有人会摆布这个阵法。”

  德川和野听了老师的解说后点了点头,“如果这个阵法仅仅是为了防御用的,他们为什么不早不晚偏赶这个节骨眼上修筑呢?别的,如果真有外星人向他们发动进攻的话,这个什么巨石阵也挡不住啥呀!”

  “你说得不错。”

  宫藤新野很必定地点点头,这实在是个问题,他也想不通却又不得不回答:“我猜这个阵法八成还有别的用法,只是我们从未在门中的古书秘藉上看到过罢了。”

  鸠山富纪从旁附和道:“老师说得对,除非他们全都失心疯了,不然绝不会一方面截断咱们的道路,另一方面又不派出任何车辆或者人员,而是在家里摆布什么阵法。”

  “嗯!”宫藤新野再次点了点头,眼睛盯着吴刚站心里暗自思忖对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尽管想不通,但是“有两点是可以必定的,首先是对方必然也想获取飞碟残骸,并且他样必然有了可行性计划。”

  而问题极有可能就出在这个可行性计划上,如不尽快搞清楚的话势必寑食难安,“或许车上阿谁人会告诉我们答案,富纪呀!你到车上去看看那家伙醒了没有。”

  “嗨!”鸠山富纪答应了一声,转身朝装载着程宗勖的大车走去。由于任务进行得过于匆忙,他们甚至一度将程宗勖遗忘了。

  鸠山来到车前轻轻一纵直接跳到车上,然后举目四顾,平板小车和那套太空服依旧安安静静地呆在角落里,他并没有立即察觉到太空服里的人已经消退了。

  鸠山起脚跳到车前,然后俯下身隔着两重面罩不雅察程宗勖的反应。一见之下立刻吓了一跳,这才发现里面的人已经不见了,而太空战斗服却仍然保持着本来的形状。

  “里面的压力并没有卸掉,那这个人是怎么出来的呢?”

  鸠山富纪不禁大吃一惊,伸手在太空战斗服的胸口处按了按,确信里没有人,当即向老师报告了这一情况。

  宫藤新野听说之后扭头与德川和野对望了一眼,四只眼睛里全都充斥着不可置信的目光。“阿谁迷魂阵不是已经封闭了吗?”

  自来到月球之后,师徒三人也曾经试着运用瞬间仪畀术,结果完全不起作用。如果说这个人是在醒来后身心受到阵法的影响,而跑进阵里去了倒还说得过去,但是……

  “把那件太空服搬过来,我要好好检查一下。”宫藤新野停止了思考,向徒弟叮嘱道。

  “嗨!”鸠山富纪命人将手铐打开,单手托起太空战斗服长身跳下大车,然后一溜小跑地返回老师跟前。

  宫藤新野让他把太空服放在桌子上,然后师徒三人俯下身围着桌子仔细研究起来。德川和野将衣服里里外外翻了个遍,里面处处是华夏产品商标,师徒三人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可以必定,刚刚还呆在里面的阿谁人必然是秘术方面的高手。”德川和野喃喃自语道。

  “不错!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跑到飞碟里面去的,又是怎么从衣服里面跑出来的,出来以后他的尸体又到哪儿去了?”鸠山富纪紧接着提出灵魂三问。

  宫藤新野眉头紧蹙,眉心几乎拧成了个疙瘩,“如果他就是刚刚阿谁在空中飞行的人的话,那么他眼下八成已经回到吴刚站去了,如此一来事情会变得相当不妙!”

  德川和野听到老师的话后登时吓了一跳,颤声问道:“老,老师,您刚才说的可,可是传说中的上乘秘术御空飞行术?”

  鸠山富纪瞪着眼睛,眼神迷茫若有所思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泰山派的一门高阶秘术,只是数百年来从未听说过有谁练成过啊!

  宫藤新野缓缓地摇了摇头,一只手放在头盔上轻轻地抚摩着,“你们自出生以来从未去过华夏,平时如果只看新闻的话,又能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呢!”

  “老师说的是!”

  鸠山富纪和德川和野同时点了点头。其实,以他们二人在剑道盟中的身份和职务还无法接触到盟里的核心机密,因而对于国情局近几年的一些秘闻并不知晓。

  宫藤新野接着说道:“说到这件事,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你们还记不记得两位师兄是怎么死的吗?又是死在谁的手里的吗?”

  鸠山富纪咬了咬牙,恨声道:“当然记得。犬养师兄为程宗勖所杀,死在了椰岛;瀛洲的纲兰师兄也是再三败在姓程的手里,后来听说他去了雪域高原,说是去寻找什么香格里拉的时间轴心,也不知道找到没有。”

  “当然没有找到,不然宾罗尼亚同盟会就不会消退了。”德川和野从旁补充道。

  “或许吧!”宫藤新野不克不及必定纳兰椿树是不是找到了,他只是相信凭着徒弟的本领不可能进不了香格里拉,至于为什么没有驱动时间轴心,在他想来多半是被人阻止了。

  而阻止纳兰椿树的,十之八九又是此人。

  宫藤新野身为东瀛剑道盟的三大长老之一,接触到的核心机密较多,自然对程宗勖的事迹十分熟悉,也深为这位年轻的秘术高手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震惊,并在暗中发誓有机会必然要跟他切搓一下。

  “老师您的意思是说这件衣服里面的人是程宗勖?”

  德川和野最先反应过来,立即明白了老师说话的意思,只是有点难以置信。

  “不会吧!我听说这个姓程只有二十多岁的年纪,凭他这点儿修为怎么可能练成传说中的御空飞行术呢?”鸠山富纪当即表达反对,很难想像一个三十岁都不到的年轻人能够做到无数前辈高人穷其一生都没能达到的境界。

  “当然有可能!”

  宫藤新野眯着又眸昂首望着黑漆漆的天空,天上无数星辰闪烁着璀璨人光芒,看起来离着你仿佛很近而实际上却又遥不可及,他已经无数次地感受过宇宙的浩瀚与自身的微小。而秘术的修学与境界的提升更是如此,眼高者多做到者少。

  “你们都是东瀛的忍术高手,剑道盟中的佼佼者。有些事情你们可以不信,但华夏藏龙卧虎,古典秘藉更是数不堪数,偶尔出现一两位出类拔粹的秘术高手根本不足为奇。”

  “这!不可能吧?”鸠山富纪仍旧难以置信。

  “如果姓程的真得来了月球,而他又像传说中那么厉害的话,那他现在在干嘛?为什么不跑过来跟我们争飞碟的残骸呢?”

  “他会来的!”

  德川和野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的巨石阵影像道,他从鸠山富纪的话里意识到了什么,神情笄瞑地道:“他不仅会来,并且还会将我们手里的飞碟残骸全部劫走。”

  此言一出,连他的老师都有点蒙圈了,宫藤新野皱着眉头问道:“您为什么这样必定?”

  德川和野指着巨石阵道:“我就是从这个六十四柱八卦阵看出来的。我相信吴刚站的人必然是想通过某种阵法直接穿越到我们这里,而这大概就是阿谁程宗勖的能力。”

  “有道理!”宫藤新野和鸠山富纪师徒立刻醒悟过来,二人对望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全都必定了德川和野的说法。

  宫藤新野立即播通了坂田一郎的电话,告诉他“程宗勖十有八九已经抵达了月球,我恳求建设指导部一旦发现他的位置立即通报给现场联络人员,这样就有机会把他永远留在月亮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