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24章 康氏背后的人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353 2020-08-10 08:45:36

  “还没有!”姚誉君摇了摇头,脸上的神色凝重异常。

  “眼下连对方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都还没有线索,更不知道被盗走的玉壁是否还在国内。对方或许还在不雅望等着风浪平息,所以无论时间过去多久我们绝不克不及有丝毫松澥。”

  “嗯!有你在我就安心了。”

  宗勖回身走到姚誉君跟前,抬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

  “你们只管安心查案,别的事情无须害怕。即使对方说那块玉是真的和氏璧也不要紧,我已经想到妥善的对策来证明那块玉只是一块赝品。”

  “真得吗?”姚誉君回顾了下两位同事,只见二人的脸上也都露出喜色,倒不是他们对程宗勖的对策有信念,他们只是对程宗勖本人有信念。

  姚誉君也相信他既然敢这么说,必定已经有了好办法,当下轻声叹惜道:“哎呀,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啦!呃……不瞒你说,来之前我们三个还协商着请你帮手来着,没想到你本身倒先来了,呵呵!”

  他本来想问一问宗勖所谓的对策究竟是什么?但又怕他只是在安慰本身,或者是在开玩笑,有的时候给本身留点念想总比没有退路要强得多,起码你还能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保持冷静。

  因为,至少在你看来情况起码不会变得像意料的那么糟糕。

  姚誉君三人当下将整个房间细细地搜查了一遍,同样没有发现任何珠丝蚂迹,保险箱里也没有感受到丝毫的能量异常,可见对方的手段极尽高明。

  “程少校,等会我们还要去看监控影像,你是住在这里还是直接回京城?”

  “明天还要上班,我直接京城。”宗勖冲姚誉君摆了摆手。

  “你们好好查案,需要我帮手的时候打电话通知一声就行。好啦!快吃晚饭了,我该回去了。兄弟们,再见啦!”

  说完之后,他的身后陡然间闪出一片金光耀目,光芒过后程宗勖的身影也从三人眼前消退不见。

  次日下午,姚誉君三人就调查结果向局里作了简要的报告请示,仍然没有任何线索。之后三人又开了个临时会议,再次认真分析了一下案件所涉及到的人、事、物。

  姚誉君从康氏集团目前所面临的资金窘境入手阐发本身的不雅点。尽管康氏兄弟将公司的情况说得严重异常,几乎到了破产边缘,但姚誉君发现这一说法与事实严重不符,但是康家兄弟为什么要扯谎呢?

  “这个疑点足以说明康氏集团的背后存在着相当复杂的情况,若非兄弟三个想分家,就是别有用心。所以我意见让滨海那边的兄弟们帮手查一查,康氏于近些年都与国外那些组织有过往来?”

  李明光则从影像中分析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实行盗窃的人是一位东方黄皮肤的人,决对不是白人或者黑人。

  三人都一致点头,经过分析之后大致圈定了对方不过乎来自东瀛、瀛洲、高丽、宾罗、马来或者泰德等国,其中东瀛忍者首当其冲。尤其是程宗勖的月球报告中提到的那位深奥人物,要做这样一件事真可谓是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

  李明光还有一点不解,“但是,像这样一位得道高人,我相信无论是东瀛还是华夏人都不可能干这种事吧?除非另有其人。”

  另一位同事季子岳插话道:“能有此等修为的人,年纪必然已经不轻,有几个徒弟并不希奇,你们觉着呢?”

  “有道理。”姚誉君和李明光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姚誉君道:“我们也不克不及单纯地认为这个人必然是东瀛人。曾记否?纳兰椿树就是一名瀛洲人,还有宾罗尼亚同盟会里面也曾网罗多国人才为其效力。”

  季子岳继续阐述本身的不雅点,“就这块假和氏璧而言,最多只能令我们自然几天罢了。因此,如果换作是我拿了它的话,必然会挑个良辰吉时再拿出来搞一下,这样等风波过去事儿也办完了。”

  李明光点点头,“嗯!照你这么说,他们下的是一盘很大的棋,因为怕我们从旁边支招这才想出个不但彩的招术,还真是处心积虑啊!”

  姚誉君凝着眉,若有所思地道:“可,眼下他们又有什么大事需要这么做呢?”

  言罢昂首望着李明光和季子岳,二人全都摇了遥头,想像不出来。“如果他们所谋的真是件大事,就算盗走的是真和氏璧恐怕也没什么效果。”

  会议的结果是继续派人盯着康家兄弟的动向,尽快挖出康氏背后的人;别的就是再清查一下全部影像,从中清查出外藉人员并认真核实他们的身份,一旦有所怀疑立即问询。

  这一细心追查就是三周时间,姚誉君仍旧一筹莫展,格外实验组那边除了元凤时常打电话过来,根本没什么事用得着他。

  再过一周,上面终于决定别的派人接手他的职务,姚誉君只好先回京城另行公干。

  等回到京城,准岳父元向衷告诉他:“前次派你去过的太木湖盆地的气候变得更加湿润,数千年来从未改变的天气现象也开始暴走,连日来盆地上空彤云密布似有下大雨的征兆。”

  姚誉君眯了眯眼,不解地问道:“不过就是下点雨,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上面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元向衷点开手机把太木湖上空的云层动向展示给他看,但见白色的云团呈旋涡状差不多覆盖了整个太木盆地的上空,如此庞大的云团几乎可以必定会产生降雨。

  “依据气象专家的分析,按照目前积雨层的厚度而言,这场雨一旦下起来大雨小雨至少会继续两周时间,雨量将会聚集在盆地中心,太木湖将会重现。眼下,中心地带的游客与牧民都在有序撤离,后续的游客已经不准备接近中心地带。”

  “这种天气如果发生在东部平原地区倒没什么,只是太木湖已经几百年没出现过大规模降雨了,如此异常的天气现象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三年前的坤勒坵事件。所以上面才决定派你和宗勖再去调查一番。”

  姚誉君闻言立刻一怔,半晌才回过神来问道:“上面是不是怀疑我爷爷又在异度空间里搞事情了?八门五花阵不是已经被程少校请来的高人彻底封闭了吗?他怎么还能……”

  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激动了,简直难以置信。

  “不不!你别紧张。太木湖离着坤勒坵很远,没有人相信跟八门五花阵有关联,专家们只是害怕这会变成另一次的坤勒坵事件,毕竟那里也曾经有过一个关于神仙鬼怪的传说。”

  元向衷赶紧打断他的话,接着安慰道:“其实这种气候改变怎么说也算是一种好现象,如果太木盆地重新变成大湖,将会成为别的一个经济增长地带。所以上面要求我们尽快查清这种气候变华的真实原因。”

  “噢!我明白了。”姚誉君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啪”的打了个立正,“请您安心,包管完成任务!”

  “好好好!”元向衷连忙笑着冲他摆了摆手,让他坐下。

  “誉君啊!你和元凤的事情也该抓紧了,我看就利用出发前的这两天安排双方家长见个面,顺便把日子定下来吧!”

  “嗯,就依您的意思办吧!”说到要娶媳妇儿了,姚誉君立刻满脸喜色。

  元凤和姚誉君的定婚宴,除了双方父母外只请了元向华夫妇、元向兰夫妇亲叔亲姑到场出席,连程宗勖夫妇都没有接到请谏,既检朴又悄无声息。

  向酉雪听说之后埋怨元凤太不敷意思,“好歹我跟她也算是不打不成相与吧!我没让她气死,她也没被我气死,嘻嘻……”

  “闭嘴!”向茉莉正好从谊俪的房间里出来,听到女儿这番恶毒言语心里很不舒服,嗔怪道:“也不看看本身的肚子多大了,怎么什么话都敢说?也不知道忌讳着点儿!”

  萧箫马上意识到本身这玩笑开得有点过头,立刻胀红了脸,低着头不再言语。

  酉雪朝母亲吐了吐舌头,不服气

  “你还不住嘴!”向茉莉气得混身颤抖,本来以为女儿有了本身的孩子以后性情能变得好一点儿,能分清是非好歹,没想到老弊端和旧习气一样也没改掉。

  “宗勖的脾气再好,你要是总这么胡闹下去,他迟早会有忍无可忍的那一天。”

  “他敢!”酉雪的犟脾气又上来了,手放在肚子上恨声道:“真到了那一步,我的孩子他一个也别想要,不然我跟他拼命!”

  这回连萧箫都听不下去了,嗔着小姑子不知道体量母亲的表情。向茉莉孤苦半生,自然最害怕本身的女儿也走了这条路。好在程宗勖一心向道,于男女之事并不上心,很能容忍向酉雪的坏脾气。

  酉雪最终屈服于二嫂和母亲的苦口婆心,言语也变得温和了不少。

  宗勖回到家,告诉妻子本身和姚誉君将于后天去太木湖出差,担负调查那里的诡异天气现象的成因。有坤勒坵事件在前,酉雪丝毫不害怕丈夫的安全问题,仅叮嘱他“记着常给我打电话,最好在孩子出生之前回来。”

  “呵呵!哪用得了那么久啊!”

  宗勖拍了拍妻子柔滑的玉手,笑着说道:“安心吧!最多半个月就回来了,就算那里存在异度空间,我也不会在里面停留太久,更何况我大至上已经知道是谁在那儿兴妖作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