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37章 金刚之宝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368 2020-08-25 06:55:27

  最后一篇是结术语,但内容仍然十分紧要,明确指出了《圣境秘术》的种种危害。不单是境界不足者强自修练时所带来的危害,更指出了此术一旦被道德行持不端者掌握之后为人间所能带来的种种危害,且多有例证,真是数不堪数。

  一整部书看完,程宗勖却不想再看第二遍了,原因就像徐符叮嘱的那样,以他此时的境界还远不足以练习书中任何一种秘术。徐符之所这么痛快地就把书给了他,不排除有让他知难而退的意思。

  只不过,程宗勖毕竟心有不甘,毕竟张梁是他的祖先,既然北静王陈东林可以受邀入圣境不雅礼,本身只不过是晚生了几年,为什么不可以呢?

  想不通就别想啦!于是就不想了。这一次,他将一整部书读完竟然没有丝毫睡意,只好坐在窗前赏月,一面继续在体内积累着深奥能量。

  月大如盘,把清冷的毫光播洒人间,使人心中不自觉地升起一种神圣的美感。

  宗勖忽然又想起了那块丢失的玉璧,仅在他认识的人傍边就有好几个有能力做这件事,眼前看来那两个受徐符差遣四处跑腿办事的道童的嫌疑极大。

  然而,怀疑归怀疑,他却不想去证实这件事,因为他知道注定没有结果。

  次日天明,有小道童过来请姚誉君到上面去上学。

  姚誉君异常高兴,感觉本身的脸上格外有面子,微笑着同大家打了声招呼便跟着小道童脚步轻快地走了。宗勖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暗自好笑,“这可真是个拼爹、拼爷、拼祖宗的时代!”

  他心中打定了主意,准拟从这个虚无缥缈境回去以后立即去龙泉寺向罗衍请教疑难,“或许我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突破上乘境界,届时就能力自由出入圣境学府了,要学什么还不是手到擒来。”

  “程少校,带我们到上面的花园去玩会儿好不好?”邹勇忽然走过来问道。

  程宗勖一怔,心想人家又没说不可以随意走动,“你们想去上面参不雅,为什么还要我带着我?”

  “呃!”邹勇回头瞥了一眼杨晓燕,回头半开笑地道:“有人不想落单。”

  程宗勖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摇了摇头,“这个忙连姚誉君都帮不了,更何况我一个有妇之夫呢!”

  邹勇无奈,只好回去实事求是。杨晓燕的位置离着他们并不远,早就听见了,神色暗淡地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

  然而,程宗勖倒觉着邹勇的建议很不错,待三人走后便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来到空中花园的中心广场。他想仔细研究一下徐老道的巨石阵,于是直接踱入阵中细细体会着。

  就在他的双脚刚踏入石阵不久,陡然间觉察到深奥能量在体内积累的速度呈指数增加,十分钟后就需要转化一次。

  程宗勖大喜,如果新鲜真气按照这个速度累积的话,原计划七天才能实现的目标,现下只要一天时间就能完成了。当下坐在中央石亭的石阶上,微眯着双目静静地用起功来。

  邹勇三人慢悠悠地走过来,杨晓燕见他一个人干坐着闭目养神,于是拉着关凤和邹勇到石亭这边休息。邹勇和关凤到亭子里去不雅赏那块金刚之宝,杨晓燕从旁边看了几眼,以为只是一块华夏真钻或者水晶之类的东西。

  杨晓燕步下石阶挨着宗勖坐下,理了理鬓边的长发,娇声问道:“这样干坐着多没意思啊!那边的风景很不错,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程宗勖缓缓摇了摇头,淡淡地道:“常乐二字住我心,恒久广大无坏时。妄念常寂心在定,噪财色名食睡。对我来说,早就没有没意思的感觉了。”

  “呃……”杨晓燕立刻觉得十分无语,虽然这个男人就坐在本身身边,此刻却犹如与她隔着十万八千里。

  美女不被人欣赏,可谓是奇耻大辱,杨晓燕微微觉得气恼,白了他一眼道:“您的太太应该没有我好看吧?”

  话说得很直白,也是实情。在她看来,女孩子的外表是爱情的核心,在男生心里的比重至少占到八成以上。不过,这仅仅对一般男生而言。

  “或许吧!”程宗勖不置可否,他一点儿都不想同她纠缠,只是眼下没办法罢了。美女他见多了,当初就有足够的机会让江淑华留下,但他并没有那么做。

  人生五常,仁、义、礼、智、信,违背任何一条,人的行为就会变得如鬼如魅,难享命定之数,最终不得善终。有人或许会说,大奸大恶之辈病逝的多了,那是因为他们不晓抱病死的人同样属于九种横死之一。

  这样算下来,横死的人多了去了,反过来想想倒不难明白,能做到上面五条的又有几个?

  宗勖起身步入石亭中不雅赏金刚之宝,杨晓燕仍不死心,追着他走上石阶。在踏上最后一级石阶的时候故意将身子一歪,做出要摔倒的样子。

  结果,程宗勖只伸出左手在她的头顶挡了下,没让她抢破头罢了。

  杨晓燕站直了身子,心里暗骂他不解风情。关凤看在眼里,嘟着嘴摇了摇头,接着问程宗勖石盒里这块发光体是什么宝石?

  程宗勖淡淡地道:“这是金刚之宝,产于世界之轴妙高山的的山腰,现行世界早已绝迹而见不到了。”

  关凤没有听说过妙高山,自然不知道何为金刚之宝,还以为只是一块大号钻石罢了。邹勇和杨晓燕都没听说过,只觉着像这么大纯净度又这么好的钻石实在难得。

  宗勖继续讲解道:“金刚之宝是宇宙中坚固的物体,常放光明可以照耀三百里,像这么大一块的价值,呵!你就是把这座山峰都变成黄金,挨着摆上十座恐怕也买不起。”

  “啊……”邹勇闻听惊讶得大叫了一声,立刻觉着头脑“嗡嗡”直响,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扭头回顾关凤和杨晓燕时,只见两位姑娘的嘴巴虽然大张着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两对乌黑的大眼珠子几乎瞪出了眼眶,丰满的前胸都停止了起伏。

  “程,程少校,这块钻石真有那么值钱吗?”邹勇简直难以置信。

  程宗勖点了点头,道:“这根本不是现行世界的东西,所以很难用黄金之类的一般等价物衡量它的价值,我说十座金山也只是打个比方罢了,其实远远不止。”

  杨晓燕眨了刺眼睛终于回过神来,伸出手去抓盒子里的金刚之宝,关凤一见之下不禁吓了一跳,赶紧伸手阻拦,究竟还是晚了一步,金刚之宝已被杨晓燕拿了起来。

  程宗勖就站在她的旁边,虽然觉着她这样做十分不当,却没有伸手阻拦,他想看一看金刚之宝离开石盒之后这座“金刚锁心阵”会不会自动解除?

  事实证明,杨晓燕的鲁莽举动所带来的后果远不止是令阵法中止这么单纯。

  程宗勖注意到,在这一瞬间石阵中聚集着的深奥能量陡然间四散而去,不知所踪。紧接着杨晓燕感觉手里的宝石越来越重,把她的手都快压扁了,慌张将宝石放回盒子里,只是为时已晚。

  四个雪人自山下飞上峰顶,全身的雪花扬扬洒洒降落在石阶下面,对着亭中倒身下拜,然后站起身来四下飘散了。

  “你们要去哪儿?”

  程宗勖看得清楚,想得也明白,这四个雪人走后必定不会再回来了。

  空中专来人声,“我们是圣境上善宫中的使者,因为对这块金刚起了贪爱之心,这才误入阵中并且被困至今。刚才这位姑娘仪畀了金刚,才令我们的本尊从阵中逃出,这就回圣境去了,再见啦!”

  与此同时,石盒发出耀眼的光芒,光芒犹如风暴一样具有强大的动能,把石亭里的四人一齐吹飞,四人的身体直接飞到了巨石阵外面。

  只见那光芒重叠加叠照射到四周的石柱上,石柱吸收了光的能量之后从头到脚都闪现出淡蓝色的光彩。五分钟后,石盒的光芒消退,一切重新恢复了安祥,程宗勖注意到巨石阵的能量结界已经完全复原。

  两位道童飞过来查看出了什么事,杨晓燕被重重的摔了跤,疼得直流眼泪,嬉笑着把刚才的事情描述了一遍。道童让他们回下面休息,两人自行去回复师父去了。

  徐符听说之后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只是命道童去通知姚誉君和宫藤新野永久回客房去休息。姚誉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满心迷惑地回来,到了客房才从程宗勖的口中熟悉了上面发生的事情,问宗勖接下来会怎么样?

  宗勖摇头说“不知道”,姚誉君无可奈何,无聊之下便与邹勇埋怨起杨晓燕来,晓燕低头听着,心里说不出得难过,恨本身手太欠。

  其实根本怨不得她,女孩子嘛,看见这么值钱的东西想抓到本身手里也是人之常情。要怪只能怪程宗勖不该实事求是,并且还讲了那么多。

  或许直像某些人认为的那样,善意的谎言可以协和一个社会。

  吃过午饭之后,所有人都感觉十分疲困,于是没聊几句便各自回了房间休息。

  程宗勖强打着精神回到房间,头一挨枕头就沉沉地睡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几乎所有人都是同时醒来,大家睁开眼睛后才发现石室里所有的装扮全都消件不见了,温度正在缓慢下降,剌骨的冰凉自身下的石床传来,铺盖不知所踪。

  程宗勖、姚誉君和邹勇三个男生还不怎的,可吓坏了关凤,胡乱穿上衣服奔出石室,扑到邹勇怀里放声大哭。邹勇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柔声安慰女伴侣。

  关凤哭闹了一阵,并没有觉察到身体有不舒服的感觉,渐渐地也就不哭了。姚誉君从外面回来,告诉大家整个底层除了石头做的东西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邹勇问道:“上面的空中花园还在吗?”

  姚誉君摇了摇头,淡淡地道:“除了石头之外,一切都消退了,连人也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