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53章 再战宫藤新野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366 2020-09-10 07:03:05

  一切都显得十分顺利,仅在次日下午,藤野集团的帐面上就打进来两亿诞。

  后日上午,萧万春就接到了纳兰真姓的私人邀请函,请他和姚参赞于明天傍晚到首阳山顶的三清别野参加晚宴,届时有笔生意想与他们恰谈,只是函件里并没有明说与康氏玉璧有关。

  萧万春和姚誉君稍加商议后,决定如期赴约。对于纳兰真姓私人帐户的变更,早被调查小组注意到了,眼下除了那块已经谈妥的玉璧外根本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让他一次支付两亿诞。

  因为是私人晚宴,萧万春决定只带一名秘书、一名参赞及四名保镖前往,参赞自然是姚誉君。姚誉君并不害怕纳兰真姓会耍什么花样,因为他没阿谁胆子。

  傍晚,萧万春一行三辆车开上首阳山,沿着盘山公路朝山顶驶去。姚誉君望着车窗外的风景,心中涌起无限感慨,本身什么时候也能像程少校那样休个长假,好好领略一番世界各地的风景名圣。

  当使馆的车队抵达三清别墅时,别墅里已经亮起了灯光,纳兰真姓和夫人高岗由美正站别墅前面迎接。双方打过招呼,纳兰真姓礼貌地请客人到屋里就座。

  客厅很大,足够十几对人同时跳舞了,四周安置了一些鲜花,中间摆着两套楠木沙发。高岗由美身后倒背手站着两名女保镖,体格健壮边幅一般;其余就是洪劲功及四名身着倭式西装的男保镖垂手侍立在纳兰真姓身后。

  纳兰真姓摆手请萧万春在本身两边的沙发上坐下,然后才与夫人在东边的沙发就坐,接着冲姚誉君和高桥久介摆了摆手。高桥久介面北坐下,姚誉君面南坐下,萧万春的秘书及保镖站在他的身后。

  高桥久介将手里的保险箱在茶桌上一放,回头叮嘱保姆上茶。两名年轻貌美的保姆穿着倭式服饰款步走来,跪在茶桌前摆弄茶具,然后把斟好的茶水递到各人手里。

  姚誉君接过茶水后不管冷热先喝了一口,然后细细地品了品,确定茶水里没有其它配料这才安心。纳兰真姓与萧万春相视一笑,然后轻轻地摆了摆手,示意大安心品尝。

  聊了几句场面话后,萧万春直奔主题,“请问纳兰先生,那块玉璧是不是已经在您的手里了,不知道介不在意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当然可以。”纳兰真姓笑着点了点头,冲高桥久介一摆手示意他把玉璧拿出来。

  高桥久介立即打开桌上的保险箱,姚誉君欠身朝保险箱里瞥了一眼,这回箱子里不再是那块大理石,而是一块晶莹碧透的极品美玉。就质地而言,丝毫不逊于秦城博物馆里保藏的那块向氏玉璧。

  高桥久介将玉璧递给姚玉君让他仔细看看,姚誉君看过之后又递给萧万春,萧万春摸了摸,赞了句“好玉”就递给了纳兰真姓,纳兰真姓接过来仍交给高桥久介收好。

  “既然货已经看过了,接下来就商谈一下价格吧!”

  姚誉君脸上的神情变了变,眼皮不抬,冷声说道:“纳兰先生大概忘了一件事,我曾经说过这块玉璧是被人偷来的,所以我们绝不会花钱把它买回去的。”

  “哦!”纳兰真姓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截了本地讲出来,当下奸笑了两声,沉声问道:“姚参赞的意思是不花费一分钱,就要直接从我手里拿回去吗?”

  姚誉君点了点头,沉声道:“不错!纳兰先生如果实在想要,不妨去找这块玉璧本来的主人愉谈,谈个合理的价钱。”

  “哼!”纳兰真姓扭头瞥了眼萧万春,略带愠怒地说道:“姚参赞想直接带走这块玉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如果你们还想顺利下山的话,必需先问一问我那位伴侣答不答应。”

  言罢昂首朝着后门口处的保镖使了个眼色,让他马上通知宫藤新野准备动手。他想要的就是要利用姚誉君来对付宫藤新野,至于由谁先挑起事端并不紧要。因此,他才由着高桥久介特地安排了今天的晚宴。

  说是晚宴,事实上并没有准备晚饭,而是准不雅看一场秘术与忍术的较量。

  萧万春端坐不动,只用冰凉地眼神望着纳兰真姓和姚誉君,由着他们把话说僵然后动武。这种事情本来就没什么道理好讲,必做通过武力才能解决。

  姚誉君“嚯”地站起身来,瞥了一眼前后门,大声道:“宫藤新野!我早知道是你这老小子干的好事,赶快给你爷爷滚出来!”

  此刻,宫藤新野就站在后门门口,听他出言不训登时勃然大怒,朗声应道:“姓姚的!少他妈的不识抬举,老子是看在徐老的面子上才对你客客气气的。今天,无论你愿不肯意都得给我留在这儿。”

  说话的同时迈步进了客厅,两只脚朝摆布一扫“哗啦”“哗啦”两声把地上的鲜花扫开一大片,昂首冲姚誉君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动手。

  姚誉君不甘示弱,同样扫清了一块地面与宫藤新野相向而立。两人全都用凌厉的目光瞪视着对方,剑拔弩张氛围紧张到点火就能着。

  面对面这么一站,宫藤新野才意识到姚誉君的实力远不是暴增了一两百年功力那么简单,“他娘的,这小子究竟吃了什么十全大补丹了?”

  姚誉君可不像程宗勖那样喜爱跟对手切搓较量,给对方机会把自身功力纵情发挥出来,然后各凭真领分胜负论凹凸。他最擅长的是以最快的速度分出胜负,当下二话不说,待宫藤新野的眼神略微分散的机会,身体骤然发动暴力出击。

  双脚一错前后摆开,左拳虚晃右手一招黑虎偷心直击宫藤新野的前心,掌风劲疾“啪”的一声轻响正中宫藤新野架起的右臂上。

  宫藤新野被这一招震得连退了三步才勉强站稳,心里立刻升起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前次同样用这一招硬接了程宗勖的掌力,险些命丧他手。

  不同的是,宫藤新野这次并没有趁机出刀偷袭,稳住身子之后立即回身以黑狼拳反击,每一招既迅且速运用全力,不给姚誉君丝毫取巧的余地。

  姚誉君新得的功力虽然很强,甚至胜过宫藤新野一两百年,但面对黑狼拳诡异的招式仍然显得左支右黜目不暇接。加之需要分一部分功力以昊天神盾的能量场来爱护自身,竟然与宫藤新野堪堪战成平手。

  两人最初的战术都想速战力战,全都试图以超强的实力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因此,二人的战斗虽然凶狠,却没有踢倒几盆花卉。

  三十回合之后战事渐呈胶着之势,姚誉君已经舍舍了速战速决的想法,宫藤新野也意识到无法迅速战胜他,心中不禁焦躁起来。

  姚誉君吃亏在上乘秘术修习时间过于短暂,无法将自身的功力纵情发挥出来。而宫藤新野吃亏在上了年纪,虽然平时从未舍舍过训练,但年过八旬的白叟纵然服用过不少徐符的灵丹妙药,又如何能与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比拼耐力呢。

  时间不大,双方交手已经一百多个回合,宫藤新野渐渐觉得体力不支,对面的姚誉君则是越战越勇,身形掌法越发纯熟,追渐开始占据上风。

  宫藤新野自知再斗下去必定身败名裂,当下拿定了主意身形追渐朝着后门仪畀过去,瞧准机会虚晃一招跳出圈外回身就走,几步奔到客厅后门单手推开冲了出去。

  姚誉君自恃有昊天神盾护体,也不怕他耍把戏,在后面紧追不舍。

  只是,当他冲出门后立即闻到一股海潮的气息,同时听到了波浪拍打岩石的声音。姚誉君稍稍怔了一下,立刻明白宫藤新野利用空间之门把本身引到了海岸边来了。

  波浪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看样子是一座小型的岛礁,周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最适合藏在暗中偷袭。姚誉君情知不妙,回身正要按原路返回时,却发现客厅的后门已经不见了。

  他没有带夜视仪,第六感应能力又相当有限,很难发现宫藤新野藏到哪里去了,当下凝神增加戒备,闭着眼睛密切觉察着周围的动静。

  直到此刻他仍旧没有舍舍重伤宫藤新野的想法,是以并不急着用空间之门离开。并且,以他此时的修为即便想开门,起码也要花上二十分钟摆布的时间,期间不与人动手更不克不及中断。

  恰在此时,他猛然觉察到身后的岩石上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倏地回头一瞥。经过短暂的适应,姚誉君的眼睛已经追渐适应了新环境,但见身后隐约站着五六个黑衣人,左眼戴着夜视仪,双手擎着长长的武士刀,刀身高高地举过头顶,如水的月光洒在刀身上更显得冷气逼人。

  “哼!以多胜少就是你们东瀛武士道的精神。”

  姚誉君身上没带任何兵器,但他并不惊惶,头脑中灵光一闪立刻想起在虚无缥缈境归风山上以石块拒敌的事来,抬起右手搭在旁边的礁石上,五指暗中运劲儿将一块岩石硬生生掰了下来,手掌合拢再将石块捏成两瓣。

  与此同时,从五位拿刀的黑影身后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正是宫藤新野。只听他沉声喝道:“姚誉君!没想到你小子的功力进步得这么快,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不过这一切只能到此为止了。上!”

  持刀的五人听到命令后立即分散开,前后摆布四路包抄,余下一个从旁协助担负补刀。

  然而,就在四人安身未稳之际,只听见“噗嗤∫醢当啷”两声,姚誉君正面的两名杀手一人被洞穿了前胸死于非命,后面担负补刀的人眼明手快,横刀当胸一挡堪堪挡住了姚誉掷来的石块。

  只不过,由于姚誉君投掷的力道太大,武士刀余势不衰狠狠地砸在黑衣人的胸前。黑衣人立刻感觉五脏六腑好似油烹,喉头一阵咸腥味直涌上来,“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身子晃了晃险此栽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