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97章 食人藤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341 2020-10-24 07:04:43

  忽然觉着两只脚踝被什么西缠了一下,接着小腿儿上一紧,一股巨力朝后面奋力一拽,宗勖登时站立不稳身体向前扑倒,双手刚好按在地上的藤蔓上,地上的藤蔓却犹如长了眼睛似的卷曲起来朝着他的胳膊缠绕上来。

  与此同时,扯着他的小腿儿的几根藤枝向上收缩,把他整个身子倒提在半空。紧接着,周围的藤枝犹如旋风似的飞起朝他的身体缠过来。

  藤枝异常坚韧,宗勖的和四肢被提在空中因为无处借力而争之不脱,腾身向上避开了几次攻击,终因缠到身上的藤枝越来越多,飞行的力量不足而被藤蔓裹在里面。远处的姑娘们吓得个个花容失色,吵嚷了一阵后各自散去。

  “难道这就是壁画里所谓的食人植物?可它又没有嘴也没有肠胃,怎么吃人啊?”

  程宗勖身陷险地竟然毫不慌乱,还能思考这样理性的问题。

  藤枝越缠越紧越织越密,与此同时贴近他身体的藤枝上慢慢渗出一种粘稠的酸性液体。这些液体既不克不及流动分泌的速度也不快,由于藤枝缠得密不透风犹如一个泡菜缸,酸性液体慢慢在缸中积聚起来。

  程宗勖的身体渐渐被食人藤的消化液包裹起来,只觉得混身潮湿极不舒服,此时他有点后悔没把太空战斗服穿来了。这些消化液的酸性虽然极强,却无法突破昊天神盾的能量壁垒,也就伤不到他的身体。没有办法呼吸,宗勖就进入无中生有的境界自给自足。

  一人一树就这样僵持着,程宗勖出不来,食人藤也消化不了他。

  但是,单单这样僵持毕竟不是办法,他需要想办法尽快脱离藤枝的缠缚,“总不克不及一辈子都住在泡菜缸里吧!”

  他几次运用瞬间仪畀术试图脱出困境,不知道为什么都没有成功,犹如食人藤本身具有极大的灵性,能够在本身的势力范围内创造出一种类似太虚的环境,令许多秘术方法无处借力。

  宗勖正感到无可奈何的时候,忽然感到体内积聚的自然能量正在迅速转化为真气散入奇经八脉傍边,速度之快超呼想像,心中禁不住惊骇不已。细细一查,瞬间明白了这是食人藤的灵气正被本身体内三仙剑法的心法吸收,再由碧海晴天的心法化为真气所致。

  这当然要自豪于他自身的功力修为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不然无法同时运用这么多的心法和阵法。

  从食人藤所散发出来的灵气可以大致猜测出它的年代起码有一两千年了,为了阻止被抓住的人借遁身术逃走而在其周围造成了格外的能量场。这种能量场与虚无缥缈境或者世外桃源那种覆盖全球的迷阵相类似,专为克制秘术高手而发现的。

  “由此看来,峡谷石壁上的所刻画的内容多半是实。”

  宗勖想到这里心中不禁微微一动,其他人会不会在进了首阳山庄后在试图翻墙出去时,被这种食人藤给杀死了呢?实在,碰上这种灵气十足的生物,即使是姚誉君怕都难以幸免。

  “妈呀!”宗勖的心中暗自叫苦,眼下只能寄希望于那两位姑娘所说的都是实话,之前消退的那些人没有进入首阳山庄,姚誉君也没有找到这里来。

  “但是”,他本身可是很简单地就找到这里来了,现在却期盼着其他人找不过来,这可能吗?可以说,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随着体内真气的累积,程宗勖追渐感到身体四肢有了些许活动的能力,不再像先前那样动弹不得了。三个小时之后,食人藤的藤枝仍然没有打开,由灵气创造的能量场依旧不见丝毫衰减的迹象。

  此时,程宗勖已经有能力挣脱藤枝的束缚,但他害怕一旦本身脱身而去,食人藤或许就会收起由灵气创造的能量场,令本身无法继续获得的这种意料之外的益处。

  首阳山庄上空的太阳渐渐没入西边的院墙,回光反照在碧绿的藤枝上,为食人藤的枝叶披上了上一层淡金色的外衣,远远望去金灿灿的十分耀眼。

  荷塘边,两位姑娘一直站在那里望着食人藤结成的泡菜缸,她们想不通程宗勖被藤枝缠住大半天了,为什么食人藤的枝条直到现在还没有解开?这只能说明里面的人还没有被消化掉。

  左边的姑娘说道:“姐姐,咱们还是回去吧!他现在怕是只剩几块骨头啦。”

  姐姐摇了摇头,很不甘心地道:“妹妹你说他还活着吗?之前被这食人藤缠住的人最多一个时辰就被完全消化了,可这个人到现在还在里面,或许他有办法不被吃掉。”

  妹妹撇了撇嘴,用略带嘲笑的口吻说道:“照姐姐这么说,他是在等着我们去救他喽!那姐姐还站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去找把砍荡劈山救母,呃不,这样说不对,应该是劈柴救夫更贴切些,嘻嘻!”

  “切!”姐姐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转回头幽怨地道:“我要是有家主那样的本领,早把这些害人的藤枝全都砍了,还让它们留到现在!”

  妹妹接着说道:“姐姐怎么忘了家主说过的话了,这些食人藤自首阳山庄开创之初就有了,要是能除得尽家主还会留着它们在这里祸害人吗?”

  姐姐叹了口气,扭头望着妹妹的脸,若有所思地道:“或许家主根本就没打算要铲除它们,留着它们是为……”

  “嘘!”妹妹听她口没遮拦地说出这些话来,赶紧做了个禁声的手式,压低声音说道:“姐姐怎么敢编排家主呢,你难道忘了菱角和茶花两位姐姐是怎么死的了?”

  姐姐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改变,语气依旧平淡,“我当然没忘,所以我才说家主故意留着这些食人藤,为的就是不让我们到外面去。”

  妹妹听她说完赶紧伸手捂住她的嘴,继续劝道:“外面除了这些藤蔓什么也没有,出去了又能到哪儿去呢!被家主抓回来的话,你就跟他一样……”

  就在这时,妹妹忽然看到对面原本缠在一起静止不动的藤枝忽然剧烈地抖动起来,食人藤所有的枝条仿佛都在颤动,枝条横斜飞舞空气受到扰动而发出“呜呜”的悲鸣,藤蔓仿佛正遭受着庞大的幸福。

  “快看!食人藤要散开了!”姐姐同时惊叫了一声。

  姐妹二人一齐望着食人藤,两颗芳心都揪到了一起,想像不出藤枝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程宗勖在里面究竟怎么样了?

  “食人藤出什么事了?谁在里面?”身后有人说话。

  姐妹二人同时回头,见是三位家主回来了,站成一排正满脸惊诧地望着墙边躁动不已的食人藤发呆,他们也不明白是什么东西能令食人藤发出这样的鸣叫声。

  三位家主都是年轻帅气的小伙儿,左边一位年龄稍长,穿着一身淡黄色的长衫;中间一位年龄适中,穿一件淡蓝色长衫;右边一位年龄略小,着一件淡绿色长衫。

  三人一般的身长,头上都戴着青一色的象牙发冠,绿玉簪别顶。

  两位姑娘急忙拜倒行礼,口称“家主安好?奴俾不知家主回来,望讫恕罪。”

  黄衫小伙伸手把她们扶持起来,接着问道:“那边是怎么回事?谁在里面?”

  姐姐回头瞥了一眼,低声回道:“是今天刚进来的一位公子,姓程,不知道怎么就跑到墙边去了,已经被食人藤抓住大半天了。”

  三位庄主闻听齐齐吃了一惊,互相望了一眼,眼神里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黄衫小伙昂首望着食人藤,迷惑道:“你说大半天了?这怎么可能呢!外面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人类存在,除非他也和我们一样是……”

  “等等!”青衫小伙忽然抬手避免他继续说下去,然后拉着姐姐的手声音急切地问道:“他说他姓程,是他亲口告诉你的吗?”

  “是!”姐姐仍旧低着头,淡淡地回了一句。

  绿衫小伙斜了斜眼珠,不明所以地问道:“一个姓程的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也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你要是喜爱姓程的,回头我抓一堆回来给你玩儿。”

  “啧!”青衫小伙侧目白了他一眼,回头接着问道:“他有没有说过他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到这儿来干什么?”

  姐姐再次摇了摇头,淡淡地回道:“他只说姓程,其余的什么也没说。”

  “嗯!”青衬小伙轻轻点了点头,摆手说道:“好啦!你们下去吧。”

  “是!奴俾告退。”姐妹二人揖身行礼后慢慢退开,然后转身离去。

  黄衫小伙摇了摇头,淡淡地道:“咱们虽然在峡谷石壁上刻画警告外面那些无知的人类不要进来,只可惜自两千年前开始这些人就已经不信邪了,越是不让进的地方他们就必然要弄个清楚,探个明白,根本不知道好奇会害死人。”

  绿衫小伙附和道:“谁说不是,要不是因为死在山庄里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也不至于到现在还留在这里,早就转凡成圣飞升仙界了。”

  黄衫小伙跟着叹道:“现在看来,我们想飞升仙界恐怕还要再等万八千年。就是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能不克不及坚持到阿谁时候,所以,那件东西必需尽快找到,越早找到越好。”

  绿衫小伙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道:“是啊!只可惜,那件东西远在天边,而我们又离不开大地,就连虚无缥缈境徐道长的神宫藏经阁里都没有收录,还能到哪儿去找呢?”

  青衫小伙忽然朝二人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先不要说话,稍后才若有所思地道:“前段时间,我到华夏国情局查资料的时候见到了一件怪事,资料里说原本安装在香格里拉深奥空间中的时间轴心已经不在那里了,据说不知道被什么人搬走了。”

  “还有这种事情?”

  “你为什么不早说?”

  别的两位小伙听后全都吃了一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