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4章 元枫公主怀春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343 2020-11-03 07:00:38

  一个月后,只有程宗勖一人回来了。

  猿剑仙直接告辞走了,至于去了哪里,程宗勖也不知道,总不过乎满世界遛达呗。

  北静王陈东林和王妃朱莺莺在家里置酒设宴,为后辈接风洗尘。

  席间,王妃向宗勖问起天眼神通术修学的如何了?程宗勖说本身还远远无法做到闭目视物,夫妻二人全都摇了摇头,确信猿剑仙所言非虚。

  酒席过后,宗勖花了两天时间手录了一本《天眼神通术》秘藉,留给两位前辈慢慢参究。夫妻二人大至上看了一下,都感到这门秘术实在不容易练成,不然猿剑仙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有超过师父当年的境界。

  陈东林又抄录了一部,准备等下次再去圣境的时候带给张老祖作为觐见时的礼物。

  程宗勖起身告辞,北静王妃又拿了两件礼物来让他带回去,又说是送给他的两位母亲的。王妃还开玩笑说“这次千万别再让你阿谁不争气的媳妇儿抢去啦”。

  宗勖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两只盒子里各是一对玉镯,都是羊脂白玉中的上品,十明显贵。再加上这两套都是明代早期的古董,其价值更是不菲。

  宗勖替两位母亲道了谢,才将礼物收起来放进背包里,回身刚要走时却见到药王和先师也来送行。二人没什么像样的礼物,药王仍旧是两斤茶叶,先师则将一部讲针灸的手录本《扁鹊神针》交给他带回去,里面都是他行医多年的心得。

  宗勖又向二人道了谢,将礼物收起。药王的茶叶早就不克不及吊住他的钨了,而针灸术对于现代人所生的种种怪病作用也不大,但作为文物的价值还是很高的,相信皇城博物馆必然非常乐意保藏。

  “或者捐给华夏中医药协会,又或是送给科研院的中医药研究所保藏也可以吧!”

  众人送他送到药王谷谷口,程宗勖回身与大家挥手道别,然后展开三仙剑法的身形步法瞬间消退无踪,回到了西夏共和国和南夏王国所处的梦幻空间。

  外面正值中午,他要比及晚上才能起飞回南夏王国去。于是点开手机给姚誉君打电话,先熟悉了一下元凤的病情。当他听完姚誉君的陈述后立刻吃了一惊,怎么都有没想到南夏女王为了留住元凤会祭出这种招术。

  若非程宗勖还有一招仙宫大门可以使用,女王的心计真的就得逞了。

  宗勖忽然想起前次东瀛辉月基地陷落的事实,十分害怕东山岛的情况,急忙冲姚誉君问道:“那之后,你有没有再去严宗仁的山顶别墅查看过?”

  姚誉君不知道他有这样一重害怕,摇了摇头沉声道:“没有。太空飞行器完全毁坏了,元凤知道后已经掉了两天的眼泪了,我哪儿还有心思去看那堆残骸废墟呀!”

  “嗯!我知道了。”宗勖点了点头,并没有把辉月基地陷落的事陷落的事情告诉他。时间既然已经过去三天了,该发生的事情早就发生了,等本身回到南夏再过去不雅察好了。

  “告诉元凤让她别悲伤了,没有太空飞行器也可以回去,因为他表哥我还有仙宫大门这一招没用过呢。这一招啊,难是难了点儿,但是如果只送一两人回去的话问题还不大。”

  他没有说可能还需要再等几天,怕得就是元凤会误以为他还没有学会。

  “好好好,太好了!”姚誉君连声喝彩,就知道程少校还有绝招没用呢。

  “不过,表哥!你这一招是不是还没有练成啊?”

  姚誉君很聪颖,一下子就猜到了。其实不怪他会这样想,不然程也用不着去火星借飞船了,他害怕如果强行开启阵法的话,会不会对元凤和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不过,程宗勖却满不在乎地道:“安心吧!我在药王谷的这一个多月,境界又有了必然的提升,再给我几天时间,传送两个人的话应该不是问题。”

  “这么快就又有进步啦!”姚誉君简直羡慕得不可。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程宗勖的进步从来没有嫉妒过,想的只是本身什么时候可以学成他那样。所谓见贤思齐,姚誉君是实实在在地做到了。

  当天晚上,程宗勖运用御空飞行术飞回了南夏王国,首先到东山岛山顶别墅上空不雅察了一下山顶的情况。事情果真不出他所料,山顶别墅已经完全陷落,变成了一个直径近百米的大洞。由于是晚上,山洞深不见底,仍旧有大量的水汽正在汩汩地往外冒。

  好在东山的海拔足够高,太空飞行器上加载的特别能量晶体之前已经受到很大的消耗,所剩不多,再加上山体里面的含水层被蒸发时带走了大量的热能,这才没有烧穿地壳,形成火山喷发。不然,整个东山岛将遭遇毁灭性破坏。

  当程宗勖回到南夏白玉宫见到姚誉君和元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元凤果真不再悲伤,抢着问表哥什么时候回去?宗勖告诉她再过几天就可以带着孩子回家了,只不过“在回去之前,你是不是还要向女王道别?”

  “是啊。”元凤点了点头,神情忽然低落下来,幽幽地道:“不论母亲对我做了什么,总之都是为了我,不管怎么说我要回去了都得告诉她一声,表哥不是要反对吧?”

  宗勖摇了摇头,道:“你遵守孝道我当然不会反对,我只是害怕她又要想别的办法留住你。因此,不如我先送誉君和孩子回去,然后再……”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忽然响了起来,门外有人。

  姚誉君过去开了房门,门前站着的正是元枫公主。姚誉君身子一侧,摆手请她进屋。

  元枫公主并没有进来,而是笑着朝程宗勖招了招手,示意他到外面说话。

  宗勖和元姚二人打了声招呼,起身来到外面。元枫转回身走在前面,步行回了本身的住处,摆手请程宗勖到客厅说话。

  宗勖进了屋,屋里的仆从都十分见机地藏到外面去了,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元枫请他坐下后,淡淡一笑,开门见山地问道:“程表哥准备什么时候带我姐姐回去呀?姐姐都哭了好几天了,我瞧着好悲伤啊!”

  声音婉转,闭眼听来必定会认为她们姐妹情深,妹妹不忍见到姐姐悲伤的模样。

  但是,程宗勖心知肚明她绝不是这个意思,元枫所害怕的是如果元凤真得留下来,势必会夺回王储的位置,难道她要再给姐姐下一次毒药吗?就算成功了,姚誉君能放得过她吗?

  “公主殿下安心,我们下周就回去,以后再来省亲也不会住这么久了。”

  “是啊?”元枫公主立刻喜行于色,对于程宗勖的话她是信得过的。只不过她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向宗勖请教,“程表哥平时喜爱吃什么,做什么,喜爱什么样的女孩子?”

  说话的同时低眉浅笑,俏丽的脸蛋上尽是妩媚的神色,不明本相的人必定会会错了意,以为她对本身有意思了。

  程宗勖洞察心机自然明白她的想法,知道她已经打听到西夏国中也有一个叫做程宗勖的男生正在京都大学学习,元枫正准备去京都留学,目的自然是冲着那位程宗勖去的。

  “我是胎里素,除了不克不及吃肉基本上没有忌口的;最喜的事情就是郊游,并且喜爱去一些荒无人烟的地方翻山越岭;喜爱活泼没有心计的女孩,可惜的是我没有遇到这样的女孩。”

  “呵呵!”元枫听他说得有趣立刻笑起来,声音十分好听,跟着叹惜道:“希望他也像你一样这么有本领,也像你一样运气不好,只能……嘻嘻……”

  “或许吧!”宗勖点了点头。

  说起这位元枫公主,心机就好像江淑华,可谓是心机婊一枚;气质又和朱莺莺差不多,美艳不在元凤及萧箫之下;心肠狠起来比向酉雪有过之而无不及。哎呀!简直就是程宗勖所需要的抱负型。

  “我想他应该会喜爱你的。努力吧!”宗勖说完之后,起身告辞。

  元枫公主站起身来送他到门外,最后说了一句“安心,我会的。”

  程宗勖不是八卦男,并不关心她的爱情故事,迈开大步早去得远了。在路上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午夜十一点多了,没必再去元凤的住所打挠便回了款待处。

  他在款待处住的还是当初住过的阿谁房间,只是没有了齐斌等王宫卫队的监视。

  熄灯后,宗勖躺在卧室的小床上盯着天茶板发呆,心里想着如何排布仙宫大门的阵法。

  这门秘术虽然不需要六十柱巨石阵加以附助,但对于布阵者个人的境界修为要求极高,若是心中稍有犹疑怠慢必至前功尽舍。

  而整个阵法又必需做到一气呵成,中间不克不及有丝毫的停顿,并且阵法以心法运用为主,更加重了布阵时的难度。他曾经向张梁和猿剑仙请教过阵法的诀窍,他们的回答都是两个字,禅定。只要做到了禅定境界,世间所有秘术方法都能运用自如。

  也可以说,禅定是人定胜天境界的另一种表述方式,或者说是一种更高层次的描述。臻达于此境界的人,已经有能力超越九重天,功夫若是进一步加深的话,就有机会直接飞升。

  程宗勖虽然不想那么遥远的事情,但眼下他必需要将自身的境界提升至顺利开启仙宫大门的程度才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或许勉强了一点,却也不失为一个机会。回想以往的几次境界跃迁,不都是在十分特别的情境之下实现的吗!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程宗勖把本身闷在屋里不出门。元凤和姚誉君过来时,他才勉强陪着两人喝了杯茶,说话时也是词不搭意,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阵法的修习上了。

  姚誉君是秘术方面的行家,自然知道一个人的境界若想在短时间内有较大的提升,除非有奇迹发生,不然很难实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