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第37章 他乡遇故人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南华传人 3354 2021-03-19 08:06:36

  九头仙子接着道:“这个人啊,也没那么可怕,只要你的心里别装着他就行了。”

  语气微微带着几分幽怨,两人先前仿佛有过一段感情,只是没有结果罢了。

  阿娜吉瑞、优波姨和稀拉玛三人再坐一会儿,起身告辞。

  九头仙子没有挽留,直接叮嘱侍女送她们下山。她居住的内院既无茶点又无鲜果,实在无法款待凡夫俗子。

  程宗勖正同姚、项二人并排站在海边的礁石上,一同欣赏着风平浪静碧波万顷的大海。

  项尤雪自幼就生活在内陆,除了看过湖泊和江河以外,基本没见过海。此时见到牛贺国的大海,神情格外激动,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程宗勖笑着问姚誉君要不要上去见一见这位九头仙子?

  姚誉君双手乱摇,他自知定力不敷,哪敢上去献丑。直到现在见了阿娜吉瑞仍然有种不想挪开眼睛的感觉,“前次都未得月宫仙子召见,九头仙子更不会见我啦!”

  众人待阿娜吉瑞、优波姨和稀拉玛三人回来后,即刻起程飞往大陆深处位于北方的天垄山脉中段的莲花清苑。

  大地悠悠辽阔无垠,处处活力盎然几乎见不到黄沙白地,飞禽走兽竞追雀跃,物产极其丰富,人民生活富足安居乐业,整个牛贺国呈现出一派祥和、快乐的社会形态。

  天垄山脉宏伟耸立,起伏连绵望不见尽头,无人引路要找到一座小小的莲花清苑还真不容易。宗勖接连打听了十来个人才大致上摸准了标的目的,又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带领众人抵达清苑的山门外。

  他上次来时正值天黑,此次正好欣赏一下谷中的美景。

  山谷中格外清僻静雅,草木竟相生长,溪水潺潺汩汩地淌过谷底形成一条小河流向远方,诗情画意。道场中香火旺盛,山道上来来往往的信众很多,人人都是虔心向道诚意礼忏。

  众人来到荷花池旁,程宗勖又想起芍药和牡丹两位姑娘来,不知道她们是否还在莲花仙境里做事?“这次只怕无缘再见故人了。”

  转念一想,此番前来为的是接回阿娜吉祥,只要这个目的达到了少见一两位伴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想到这里,程宗勖纵身浮到荷花池上空,学着芍药的样子借助池上潜藏着的阵法启开了通往莲花仙境的时空之门。

  回身冲众人道:“要入莲花宫必走七伤路,七伤路上的一切皆依人的七情而变现,伤人于无形。定力未臻于上乘境界的人最好不要跟着过来。”

  阿娜吉瑞等三位姑娘自然呆在原地,余下的阿娜吉古、阿麻依、亚档夏、姚誉君等男士互相望了几眼谁都没有说话,既畏惧七伤路又怕折了男子汉的气概,一时纠结不已。

  项尤雪天不怕地不怕,除了程宗勖外他还没见过令她芳心不克不及自已的男人呢,即使是阿娜吉古、亚档夏、阿麻依、风尘道和坤莱弟等一众美男子也没能让她有过移不开眼的感觉,自然也就不怕见阿哪吒耶了。

  “师兄!我跟你去吧。我倒想见识见识,阿谁七伤路真有你说得那么厉害。到时候师兄教我个破解的法儿不就得啦!”

  好天真的话!程宗勖淡淡一笑,“呵呵!你最好别去,万一受了伤,我怎么跟誉君他爷爷交待呀!”

  “切!”姚、项二人对望了一眼,个自切了一声转回头去。姚誉君很不肯意认这门亲,如此一来他得喊项尤雪一声姑姑。

  项尤雪嘴虽然硬,听了宗勖话心里多少有些害怕起来,知道师兄衡量得出轻重,七伤路以及阿哪吒耶都是本身应付不来的,只好点头不去了。

  姚誉君不敢见月宫仙子和九头仙子二位女仙,这次干脆连圣者阿哪吒耶也不去见了。

  宗勖没有勉强,因为姚誉君是头一次来牛贺洲,如果阿哪吒耶实在想见他的话,必定会提前派来接引。既然无人前来接引,说明阿哪吒耶认为凭他的境界修为根本过不七伤路。

  所谓真金不怕火炼,若是自知境界修为不足者,也没必要入七伤路考试了。

  当下,程宗勖移身穿过时空之门自进入莲花仙境,望见远方的山峦疾飞而去。过七伤路入连花宫,直上翡翠玉石山阿哪吒耶的居所而来。

  殿前落地后向宫中侍者说明来意,待者回身还将来的及通传,就见到芍药和阿娜吉祥飘飘而出。

  细不雅二女的境界修为已经远非去年来时的样子。芍药的人定境界已经不乱在初级,不需要依靠阿哪吒耶的护持便能自由出入七伤路;阿娜吉祥的进步最大,早已脱却了当初小迷妹的神情气质,突破了自身的极限向着人定境界稳步前进了。

  宗勖不禁暗暗点头,假若留阿娜吉祥继续呆在莲花宫中一年的话,她的成就必定非同凡响。亦可以看出,当初阿哪吒耶执意留她在宫中原是一番好意。

  阿娜吉祥冲他嫣然一笑,摆手说道:“你来得真不巧,圣者刚刚离开仙境到妙高山赴蟠桃会去了。”

  “呵呵!”宗勖抱以淡淡一笑,叹道:“这蟠桃会每年按期召开一次,对于西王母来说一天就得开一百次,她白叟家也不嫌烦。”

  芍药笑道:“妙高山上长寿长者的境界可不是咱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揣度的,也不适合随便议论,还是说一说龙芽珠的事吧!圣者临行前可以格外交待过的,已经派人通知大龙王派人来取,龙宫的使者很快就到。”

  宗勖点了点头,“嗯!到里面慢慢聊吧。”

  二女闻言侧身摆手把他让进殿中,穿过正殿来到后面天井石桌旁。吉祥泡了壶茶来,三人围坐边品边聊。

  宗勖自怀中取出龙芽珠放在石桌上,“前次就是从那这里拿走的,仍旧放归原处。”

  接着神情欠然地说道:“你们天空之国虽然没能用得上,却拯救了地球文明,也算没有白折腾吧!只是……呵呵……”

  来时路上想好的那些安慰阿娜吉祥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阿娜吉祥仿佛已经听说了部族搬家的事情,举起杯来以茶代酒向他致谢,“族人期盼了年近两百年的心愿终于得以实现,他们没能向你敬一杯庆功酒,我代他们谢谢你。”

  言罢,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放下茶杯后起立躬身向程宗勖深深施了一礼。

  宗勖连忙站起身来伸手相搀,客气道:“没什么,真得没什么。都是托了混元一气铃的福,我们都应该感谢那位梵天长者的恩赐才对。”

  阿娜吉祥拉着他重新坐下,欠身说道:“毋庸质疑,你是第一功臣。”

  芍药揭开盒盖瞧了瞧,微微点丁点头,笑着说道:“除了灵力大损,连一丝擦伤都没有呢!要是换成我姐姐的话,不给你研成粉末才怪,嘻嘻!”

  “呃……”程宗勖真得要

  阿娜吉祥用胳膊肘推了她一下,微笑道:“别开玩笑啦,你姐姐有那么邪恶吗?”

  芍药回头道:“差不多吧!反正什么东西到了她的手里你都不克不及安心,保不齐哪里就坏了。我妈给我定做过三件首饰,放在家里全是姐姐弄坏的,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呵呵……”三人一齐大笑起来。

  像这种不让人省心的人虽然不多见,每个人都会遇到几个。向酉雪本来就是个能破坏东西的人,毕业式作后这个弊端才渐渐改掉了。

  吉祥笑着说起弟弟吉古小时候也有弄坏东西的弊端,本身许多心爱的玩意儿都是让他毁掉的,闹得二妹吉瑞经常因为弟弟弄坏了东西哭鼻子。

  童年时代的懵懂旧事,现在聊起来倒也颇觉有趣。

  俄尔,殿外有侍着引着一位一身白色袍服的男子进来,直接行到石桌前。白袍男向桌旁三人躬身行礼,三人急忙起身恭敬还礼。

  白袍男说明来意,本来是奉了西海大龙王的命令前来取回龙芽珠的。

  芍药捧起宝盒交给他,白袍男打开盒子仔细看了看,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向三人见礼,转身告辞而去。

  三人送到殿门外,白袍男举手挥别,金光闪烁处消退不见。

  阿娜吉祥也向芍药告别。姐妹俩相处一年多,彼此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芍药专门取来一件首饰送给吉祥,吉祥拒绝不受。芍药再三坚持,吉祥却之不过只好接受了。

  依依惜别之后,阿娜吉祥和程宗勖双双离开莲花宫,飞过无限宽敞的荷塘回到七伤路前。

  吉祥落地后略微迟疑了一下,咬一咬嘴唇取下头上的花冠丢到地上,然后纵身飞入山中。花冠落地后立即消退无踪,犹如遁入土中似的。

  她在莲花宫中这一年多,从破除对阿哪吒耶的痴迷到将境界修为提升至人定初级花了大半年时光。虽然阿哪吒耶说七伤路中的阵法已经无法伤到她和芍药二人,但两人都没有再试着走过七伤路,所以依旧没有信念。

  阿娜吉祥屏息凝神步入七伤路,路中的阵法果真没有发动,与程宗勖顺利通过后再飘过宽敞的荷塘,眼前便是程宗勖启开的时空大门。

  阿娜吉祥归心似箭,移身穿过时空之门。迎面正好见到妹妹阿娜吉瑞和和弟弟阿娜古古,姐弟二人乍然见到长姐顺利归来,立刻激动得热泪盈眶,两人顾不许多一齐抱住姐姐喜极而泣。

  阿娜吉祥同样激动万分,正要好好叙一叙姐妹姐弟之情,不想被旁边打斗呼呵之声打断了,不得扭头细看。

  因为战斗场面在牛贺国难得一见,所以此时荷塘岸边聚集了许多信众,全都伸着脖子注视着眼前战斗的两人。既不知道二人因何打斗,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来,只是觉得两人耍的好看罢了。

  程宗勖认得场中拳来掌去的两人正是姚誉君和神剑飞雪张善的大弟子阮立人。姚誉君内功深厚,力大招沉比阮立人更胜一筹;阮立人嬴在经验丰富,身法灵活巧妙,尤其御空飞行术较之姚誉君要灵活得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